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摄影大师彼得·林德伯格,解放对完美的恐惧

摄影大师彼得·林德伯格,解放对完美的恐惧

评论
摘要: 时装摄影大师彼得·林德伯格(PETER LINDBERGH)于9月初在巴黎逝世。他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时装摄影师之一,擅长在黑白照片中捕捉人物的真实面貌,拒绝后期加工修饰。林德伯格曾说只有真实才能带来美丽,摄影师的责任是将女人乃至所有人从必须完美、永远年轻的恐惧中解放。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时装摄影大师彼得·林德伯格(PETER LINDBERGH)于9月初在巴黎逝世。他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时装摄影师之一,擅长在黑白照片中捕捉人物的真实面貌,拒绝后期加工修饰。林德伯格曾说只有真实才能带来美丽,摄影师的责任是将女人乃至所有人从必须完美、永远年轻的恐惧中解放。他帮助开启了1990年代的超级模特浪潮,用镜头记录明星名流最真实的模样。由他帮助捧红的超模辛迪·克劳馥在社交媒体上回忆:“当林德伯格拍摄时,他拍摄的是女人,而不是她的头发、妆容或者造型。他有一种特别的能力,将你的不完美变成独特的魅力。他的作品是永恒的。”


2010年,林德伯格在俄罗斯举办摄影展

2010年,林德伯格在俄罗斯举办摄影展,他身后的照片(左一)拍的是英国演员海伦娜· 伯纳姆· 卡特。


70多岁的女演员夏洛特· 兰普林神态自若地看向镜头,她的脸上和手上有清晰可见的皱纹和斑点,却不施粉黛。兰普林在拍摄现场随意地晃动双腿,和摄影师彼得· 林德伯格闲聊。这是2017年倍耐力年历的拍摄现场。林德伯格在这组照片中拍摄了15演员与模特,她们穿着最简单的衣服,将皱纹、斑点、黑眼圈等真实素颜大方展现在他的镜头之中。


“我想在镜头下展现的是她们对完美的恐惧、反对和悲伤。”林德伯格在拍摄后的采访中说,“有什么比裸露身体更重要?我认为是当你完全袒露自我的时候。没有真实,就没有美丽。现在有太多包装,将一个人塑造成完全背离本性的样子,那不是美丽,那是荒谬。”从业近半个世纪,林德伯格被认为是当今最杰出的时装摄影师之一,他的作品曾帮助建立1990年代的超级模特潮流,长期与无数名流、模特和品牌合作。9月3日,林德伯格在巴黎去世,享年74岁。他擅长拍摄黑白照片,尤其是肖像照,追求真实的光影变化。《纽约时报》在讣告中写道:“林德伯格在他的作品中传达了一种永恒、人性而浪漫的风格。他的作品因此有很高的辨识度。”


“我讨厌修饰与化妆”

“你不会相信,有多少美丽的女人曾经要求我把她们的腿修长、调整她们的眼距,这是一种疯狂的文化。”林德伯格曾经向时装编辑艾丽·皮瑟斯透露。身处更新换代极快的时尚圈,林德伯格的个人形象和艺术风格一直很朴素简单。他常年穿着黑色T恤衫和卡其色长裤,戴一副眼镜。林德伯格说自己讨厌修饰与化妆,经常在片场要求被拍摄对象卸妆。因为“今天的摄影师身上肩负着一种责任:首先将女人,然后将所有人,从必须永葆青春和完美的恐惧中解放出来”。


这种对真实的追求也许与林德伯格的成长环境有关。1944年,林德伯格出生在当时还被德军占领的波兰城市莱什诺,之后在德国城市杜伊斯堡长大。他出生的第二年,二战宣告结束,各地重新发展工业。林德伯格回忆,自己年幼时对那些重工业工厂兴趣浓厚,一度专门拍摄这些建筑,机器和厂房等元素经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14岁,他到百货商店做橱窗设计,随后在柏林学习绘画,但经常翘课去看梵·高的作品,而不愿意完成绘画作业。


1971年,林德伯格偶然发现自己很喜欢给侄子们拍照,因此进入摄影行业。他先做摄影助理,之后开设自己的工作室并迁往巴黎。《好莱坞报道》披露,林德伯格偏爱黑白照片是因为受美国大萧条时期的摄影风格影响,追求真实瞬间。他曾说:“我的想象力被多萝西· 兰格和沃克· 埃文斯这些纪实摄影师影响,他们镜头下的面孔直率而充满现实主义,是不朽的面孔。虽然现实生活是彩色的,但在我看来,只有黑与白才能和图像中深层的真相连接,才能带出最隐蔽的意义。”


1987年,林德伯格婉拒了一份为美国时装杂志工作的邀请,因为不喜欢当时那种“正式、经过精心造型、完美、过于关注与社会融合、被社会接受”的风格。时装杂志编辑邀请他创作一组真正符合林德伯格自己审美的系列照片。林德伯格将琳达· 埃万杰利斯塔和克里斯丁· 杜灵顿等模特带到加州海滩拍摄。她们身穿宽松的白衬衫,几乎没有化妆品修饰,在一起聊天、大笑。林德伯格回忆,自己想在这组照片中表达的是“直言不讳、敢于冒险的女人,她能控制自己的生活,从男性的掌控中解放,一个能为自己说话的女人。”这组照片并未获得当时的时装编辑格蕾丝· 米拉贝拉的肯定。直到个月后,新官上任的安娜· 温图尔才决定刊登这组照片,认为这是近十年来最重要的时装摄影作品之一。


1990年,娜奥米·坎贝尔、辛迪·克劳馥、克里斯丁· 杜灵顿、琳达· 埃万杰利斯塔和塔嘉娜· 帕蒂斯五人一起登上英国时装杂志的封面,时装评论界普遍认为,这张五人封面开启了超级模特浪潮。“超模”(supermodel)这个词从此落地成真,成为一种时装现象。这些模特健康而性感,兼具美貌和头脑,影响了全球的时尚潮流,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林德伯格离世后,辛迪·克劳馥在社交媒体上回忆:“当林德伯格拍摄时,他拍摄的是女人,而不是她的头发、妆容或者造型。他有一种特别的能力,将你的不完美变成独特的魅力。他的作品是永恒的。”


“永恒”,这个词多次出现在对林德伯格作品的评价中。2017年,时装媒体平台SHOWstudio 曾对林德伯格提出疑问,他是如何创作出风格永恒、从不过时的作品?


“如果你一直不停地打扮你的模特,那不是永恒的。”林德伯格回答,“任何装饰在10年、15年之后都会显得过时。如果你将一切外在因素剥离,将一切做到最少,那就是永恒的。我心中对美的标准从未改变,只要一个人在镜头下毫不掩饰地做自己,对我来说就是美的。”


“我讨厌杂志里那种站在有钱丈夫旁边的女人。”林德伯格曾在《卫报》的采访中说,“我从未被那些挽着鳄鱼皮包走进门的女人打动。”


图集
林德伯格拍摄的演员朱利安· 摩尔在2017年倍耐力年历中。


自拍和修片属于失败者

五人封面之后,林德伯格为各大杂志拍摄照片,也为商业品牌拍摄广告。他是历史上唯一一个三次掌镜倍耐力年历的摄影师,也是年历历史上第一个提出不让模特化妆的人。这套年历有超过50年的历史,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明星年历之一。2019年,英国王妃梅根客串时装杂志编辑,邀请林德伯格为15名女性拍摄主题为“变革的力量”的封面。林德伯格将镜头对准气候活动家格丽塔·桑伯格和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等女性,这是他离世前拍摄的最后一组重要系列大片。林德伯格也曾导演电影和纪录片。


1990年代至今,时装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超级模特变成网络红人,胶卷相机也被数码相机和修图软件取代。为了保持作品的真实感,林德伯格要求与杂志签订合约,保证拍摄之后绝不修片。有时他甚至不关心当天是为哪个品牌或者杂志拍摄、需要展示哪些最新时装。《卫报》记者曾在林德伯格拍摄模特拉娜·斯通时探班,林德伯格向记者展示拍摄的照片。现场有人提出,斯通看起来有些疲惫,鼻子也太红了,需要修饰。“她看起来很累又怎么样?她疲倦而美丽。”林德伯格反驳道,“谁会在乎她的鼻子有些红?你难道没有看见不完美所带来的力量和诗意吗?”


“化妆品公司将每个人洗脑了。”林德伯格说。在充斥网络自拍和精修图的今天,他对这些新兴事物持坚定的反对态度。在与德国《Monopol》杂志的采访中,林德伯格就说自拍是世界最愚蠢的事情,与明星自拍则是自我矮化的行为。他形容今天的时尚圈在走下坡路,因为修图软件已经彻底改变了女性形象。他依然坚持不修片的原则,甚至对提出修片要求的人回以脏话。但在日常工作中,林德伯格性格温柔,讲话语速平缓,不少合作对象评价他为人非常和善,经常出手帮助圈中的朋友。在飞速发展的时装界,林德伯格用缓慢的步伐前进。林德伯格的妻子帕特拉曾在社交媒体中上传照片,照片中的他背着手,独自在海边散步沉思。“当我的摄影师丈夫不拍照时,他是这样的。”帕特拉写道。在宣布他的死讯时,林德伯格的官方社交媒体主页放了一张照片,上面是孤零零的椅子和空无人烟的海滩。


“ 他为世界留下一片巨大空白。”账号写道。


撰文— 褚星 编辑— Y 图片— 视觉中国、东方IC、AFP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