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变形记

周轶君:变形记

评论
摘要: 互联网有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好?起码最初看起来是的。但是,最近几年对此的悲观也从中而来,甚至在美国,要求拆分大互联网公司,已经不是一句空话。美国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一直跟脸书、亚马逊这些公司死磕,认为它们不断收购对手,构成垄断,所以应该把它们的一些业务从母公司剥离出去。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互联网有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好?起码最初看起来是的。但是,最近几年对此的悲观也从中而来,甚至在美国,要求拆分大互联网公司,已经不是一句空话。美国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一直跟脸书、亚马逊这些公司死磕,认为它们不断收购对手,构成垄断,所以应该把它们的一些业务从母公司剥离出去。问题是,即便剥离出去,恐怕行的也是同一套规则,比如免费敛聚、转卖利用用户数据,这几乎跟西部开发时代一样,是无纪律的。


互联网的产生,一开始仅仅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到现在,实际上扭曲了我们之间的共有时空。A讲的一句话,一个观点,原来只能让A周围的人知道。现在不认识A的人也能听到、看到,甚至A不想让这些话抵达的B人群也听到了。A的讲话批评,或仅仅是提到了B,最终是想跟自己人分享的。现在,A无法阻止B人群听到,更何况B人群可能生活在一个边界由哈哈镜建立起来的国度里,任何消息传到这里都会被扭曲。B人群愤怒了。


C生活的国度周边没有哈哈镜,却有玻璃回音壁似穹顶笼罩。任何一个声音都会被反射、增强,重新跳起。C国的人说话很大声,因为他们生活在噪音中,每天以分辨噪音为主要生活内容。A国没有穹顶也没有哈哈镜,但他们的国界是五彩斑斓的玻璃,他们看任何外界事物都有固定的颜色。


这大概是互联网最初开始时并没有料到的“变形记”。是的,一切边界都是玻璃,一切都是透明,可是一切也会弯曲走样。这样的世界是危险的。高科技拆除了许多壁垒,但跟不上旧权威建立新壁垒的速度,更何况高科技自己也陷入利益的诱惑中。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