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飞

周轶君:飞

评论
摘要: 大概很少人注意到,曹雪芹是一位风筝大师。他曾经写过《北鸢南鹞》,讲述风筝的历史,而《红楼梦》中也多风筝描写。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周轶君


大概很少人注意到,曹雪芹是一位风筝大师。他曾经写过《北鸢南鹞》,讲述风筝的历史,而《红楼梦》中也多风筝描写。中国古代建筑师也有以飞为梦,传说鲁班就曾造过木风筝,可以御风三天三夜。世界历史上仰望天空的机械大师更是不胜枚举。美国人莱特兄弟,最终能发明飞机,因为他们的本行是修造自行车。自行车是一种在不平衡中寻找平衡的工具,跟那些把笨重羽翼带上天的失败者不同,所以他们才能最终发明可以在空中受控制的飞行器。


同样以航空业领先的法国,有一个人比莱特兄弟更近一步,幻想人不依靠任何承载工具,天地任我行。一开始法国当局不给他发许可证、逮捕他,直到他真的离开大地,甚至能够飞越海峡,法国总统向他发出邀请参与阅兵式、给予资金。发明家弗兰基·萨帕塔成为本期的“改变者”,与大家分享他不羁爱自由的梦想。他说,如果人人会飞,其实就都变成了“超人”。


人与动物的差异在于,动物只有环境,而人有世界。人能够超越自己的环境,这甚至是一种本能。一切能够唤醒这种本能的行动,都能引起人类深深共鸣。萨帕塔是真的腾空而起,而本期封面致敬的人物,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黑人女性托妮·莫里森,也是用文字,让自己飞起来,摆脱自己与生俱来的环境和被赋予的定义。


文学家、艺术家最了不起的,便是能够飞起来,以超越的眼光审视人生。如果能够破解此生由造物主设定之谜,便是赢家。莫里森认为对于“种族”的界定,不过是一件让人分神的事情。许多人为此耗费精力,极力证明什么,而那从一开始就应该被无视的。人,生而以历史为经,社会为纬,能够超越那些定义,才是真正放飞了生命。正因如此,莫里森的写作,拥有永恒的力量。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