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特朗普会赢?揭秘他的2020年连任战略

特朗普会赢?揭秘他的2020年连任战略

评论
摘要: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和《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联合进行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全国选民中的支持率为45%,反对率为52%,净赞成率为(赞成-反对)为-7%。然而,距2020总统大选还有一年多,美国媒体却分析特朗普还是会赢。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和《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联合进行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全国选民中的支持率为45%,反对率为52%,净赞成率为(赞成-反对)为-7%。然而,距2020总统大选还有一年多,美国媒体却分析特朗普还是会赢:2016年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得到的“人头票”比特朗普多290万,但他还是取得了大选胜利。2020年可能还是这样,就算特朗普获得的“人头票”比他的竞争对手少500万,最终还是能赢。那么特朗普的连任战略真的能起到作用吗?


特朗普会赢?揭秘他的2020年连任战略


2020年战略全面展开

CNN指出,特朗普的2020年连任战略似乎从上周开始全面展开。他似乎正在加倍努力推行强硬的移民政策和渲染种族仇恨。他在推特上发表了种族主义的长篇大论,让四名“进步的”民主党国会女议员回去帮助修复那些完全破碎的犯罪猖獗的地方。


CNN认为,特朗普的策略非常简单:1.为了弥补自己的低支持率,提高民主党对手的不利支持率。2.把希望寄托在选举人团制度与普选的分裂上。3.利用一场种族仇恨的运动,在支持他的群体中进一步提高投票率。


2020年战略全面展开

▲一般的普选,是选民一人一票,算“人头数”,得票多的获胜当总统。但美国的总统不是这样的“直接选举”,而是“间接选举”。美国国会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参议员每个州两个固定名额。众议员根据各种的人口情况,隔一段时间重新分配一下:人口非常少的州至少保证一个众议员的名额;人口多的州众议员名额就多。这样,各个州所获得的两名参议员,和数量不一的众议员加起来,就是这个州的“选举人票”;该州的选民再投票决定:他们把“选举人票”投给谁


特朗普虽然在2016年失去了普选,但不影响他取得胜利。他获胜是因为他把缅因州的一个国会选区(一个选举人票就足够)以及佛罗里达州、爱荷华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从2012年的蓝色调到了2016年的红色。


2020年战略全面展开


民主党候选人的潜在问题在于威斯康星州。在2018年的出口民调中,特朗普在该州的净支持率为-4个百分点,这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5个百分点(平均民调显示,特朗普在选民中的净支持率为-9个百分点)。而目前,民主党众议院候选人在威斯康星州的得票比在全国范围内少4个百分点。换句话说,到2020年,这个在选举团中可能举足轻重的州的共和党支持率可能比全国整体水平高出4到5个百分点。这意味着,选举人团制度与普选结果对特朗普有利的可能性仍然很大。


抨击女议员其实是策略

不过,如果2018年中期选举的选民在2020年不改变自己的偏好,特朗普将失去威斯康星州和总统大选。这就是特朗普对付四位国会女议员的策略发挥作用的地方,特朗普希望重现2016年的局面,让2020年最终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不得人心。


抨击女议员其实是策略


特朗普希望把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明尼苏达州众议员汉·奥马尔(lhan Omar)、马萨诸塞州众议员阿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和密歇根州众议员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与任何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人联系起来,这正是他在2016年获胜的原因。


例如,2016年,在威斯康星州特朗普的支持率只有35%,但在对希拉里和特朗普都持负面看法的22%的选民中,他以37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了希拉里,赢得了这个州。


要赢?关键是民主党提名自由派候选人

如今,特朗普不那么不受欢迎了,但仍然资不抵债。为了给自己一个机会,特朗普明智的做法是让最后的民主党提名人成为一个与外界脱节的自由派候选人。尽管影响可能不是很大,但民调和对过去选举的研究显示,一个非常自由派的候选人可能比中间派候选人更不容易当选。


要赢?关键是民主党提名自由派候选人


目前,民主党四名主要候选人中的三名[加州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都非常得自由派。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安德鲁•霍尔(Andrew Hall)和丹尼尔•汤普森(Daniel Thompson)对2006年至2014年的国会选举进行的一项标志性研究表明,温和派候选人的表现更为强劲。这是因为一方的极端候选人倾向于提高反对派的投票率(这与基本候选人提高投票率以帮助他们一方获胜的目的背道而驰)。专注于民意调查分析的538网站的分析人员内特•西尔弗(Nate Silver)的研究表明,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更温和的总统候选人平均表现得更好。


意识形态可能是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的部分原因。他被认为是自1976年杰拉尔德·福特以来最不保守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之所以能够摆脱这个非常保守的标签,很可能是因为他在从基础设施到社会保障网络,甚至同性恋权利的方方面面都发表了更为温和的言论。


要赢?关键是民主党提名自由派候选人


此外,意识形态远非影响选举结果的唯一因素。例如,好的个人故事很重要,有时候,实力强大的候选人可以克服极左或极右的劣势,而实力较弱的中间派候选人则无法获胜。人们普遍认为奥巴马是典型的自由派,但他赢得了两届任期。乔治•W•布什在2004年的表现实际上好于2000年,尽管选民们在第二次投票时认为他要保守得多。


不过,考虑到目前的民调,提名一位非常自由派的候选人是一个冒险的赌注,目前也还不清楚特朗普这次能否通过妖魔化民主党提名人来弥补自己的不受欢迎。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