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黑人女性接棒007,传统英雄进化论

黑人女性接棒007,传统英雄进化论

评论
摘要: 军情六处很可能会迎来新的007特工,一名黑人、女性特工。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英国演员拉什娜·林奇(Lashana Lynch)将在下一部邦德电影里从邦德手中接过代号007。大众心目中的白人男性英雄被黑人女星取代,这无疑是一个颠覆性的尝试。这项创举背后则是另一个女人——近两年炙手可热的编剧、制作人菲比•沃勒-布里奇(Phoebe Waller-Bridge)。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军情六处很可能会迎来新的007特工,一名黑人、女性特工。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英国演员拉什娜·林奇(Lashana Lynch)将在下一部邦德电影里从邦德手中接过代号007。大众心目中的白人男性英雄被黑人女星取代,这无疑是一个颠覆性的尝试。这项创举背后则是另一个女人——近两年炙手可热的编剧、制作人菲比•沃勒-布里奇(Phoebe Waller-Bridge)。她凭借《伦敦生活》 (Fleabag)和《杀死夏娃》(Killing Eve)成为当代最杰出的女权主义者之一。沃勒-布里奇是007系列电影近60年历史上第二名女编剧。她明确表示正在认真对待角色的性别政治,希望确保新电影中的女性角色“感觉像真人”。几十年来,邦德是男性的终极幻想。然而,回过头来,再看一遍这些电影,就会发现邦德这些年与女性的大部分互动几乎都是从暴力开始。在重新点燃女权主义运动的背景下,邦德系列电影中对女性独立人格的摒弃,显示出艺术产业对女性极度保守的态度。邦德的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和鲁莽行为已经被证明是不可忽视的问题。用克雷格自己的话来说,这个角色一直是一个“非常孤独、性别歧视的厌女症患者。如果邦德的新电影想要纠正错误,那么它的创作者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今年初上映的《惊奇队长》中,林奇饰演惊奇队长的好友、战斗机飞行员玛丽亚· 蓝博。

在今年初上映的《惊奇队长》中,林奇饰演惊奇队长的好友、战斗机飞行员玛丽亚· 蓝博。


林奇在邦德电影片场,IMDb页面列出了她的角色为Nomi。

林奇在邦德电影片场,IMDb页面列出了她的角色为Nomi。


当走进电影院,观看下一部007系列电影时,你也许会发现代号007的特工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詹姆斯· 邦德了。观众可能会看到这样的片段——拉尔夫· 费因斯(Ralph Fiennes)饰演的角色M说:“进来吧,007”,跟着,英国黑人女演员拉什娜• 林奇(Lashana Lynch)走入房间。没错,代号007不仅变了肤色,甚至还换了个性别。有人用“爆米花掉地的时刻”来形容这一场面,似乎一点也不夸张。丹尼尔·克雷格辞演邦德的消息已经传了许多年。关于谁将继承这一角色的猜测从未停止,从汤姆·希德勒斯顿到伊德里斯·艾尔巴,再到最近的哈里·斯泰尔斯。克雷格在2015年时就说过,不想再出演007系列电影。克雷格饰演的邦德被誉为007系列电影中最出色的角色之一,这个角色为他带来了人气和财富。然而,电影的节奏和工作量也让他身心俱疲。在接受《Time Out》采访时,他表示:“我宁愿割腕也不愿意在《007:幽灵党》之后再演邦德,如果我再演一部邦德电影,那也只是为了钱。”他并没有撒谎。据报道,克雷格在《007:25》中扮演的角色为他带来了高达2500万美元的片酬,这笔钱让他重新跳进了阿斯顿·马丁里。只不过,在这部电影中,他的代号已经被授予了林奇所饰演的角色。


人们一直在呼吁让邦德系列电影多元化,黑人演员伊德瑞斯·艾尔巴(Idris Elba)一度成为呼声最高的邦德“继承人”。不过,黑人女性的出现显然是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当大众心目中的白人男性英雄被黑人女星取代时,立马引起了轩然大波。7月初,林奇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新邦德电影片场化妆椅上的照片。但值得注意的是,林奇并不是新的詹姆斯·邦德。邦德仍然是邦德,只是他已经被林奇取代了007的角色。IMDb页面列出了她在下一部007电影中角色为Nomi。据消息人士说,电影中邦德被新来的女007所吸引,并尝试了他惯用的诱惑手段,然而林奇扮演的007不为所动。


现年32岁的林奇是牙买加后裔,出生在伦敦的哈默史密斯。她毕业于伦敦艺术戏剧学院表演学专业。2007年,她在《旧日火焰》(The Bill)的一集中首次亮相。对于漫威粉丝来说,林奇并不陌生,在今年初的《惊奇队长》(Captain Marvel)中,她饰演惊奇队长的好友、战斗机飞行员玛丽亚·蓝博(Maria Rambeau)。她在电影中出现的镜头相对有限,但却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据悉,林奇在试镜时,曾让制片人瑞安·佛瑞克(Ryan Fleck)泪流不止。佛瑞克后来回忆道:“当时我躲在角落里擦眼泪……后来我跟她说了这件事,她说,‘你知道吗?就算我没有得到这个角色,我也挺开心的。’”


坊间不停有人在猜测,007系列会不会大胆启用女演员来扮演军情六处的核心特工。2015年,制片人芭芭拉·布罗克里曾在接受采访时传递过这种可能性。她说:“这就像哈姆雷特一样,有很多不同的人扮演过他,包括女人。”美国《GQ》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过几个最可能接棒克雷格的人选,其中就包括美国女星吉莉安· 安德森(Gillian Anderson)。《GQ》在文中写道,安德森可以饰演第一位女性邦德,更为她取名简·邦德(Jane Bond),称这将是对这部系列电影的一次更新换代。这在当时无疑是个大胆的猜测。而当林奇出现时,这些猜测都显得太过于保守了。


英国演员拉什娜· 林奇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英国演员拉什娜· 林奇将在下一部邦德电影里从邦德手中接过代号007。


左起为主演:蕾雅· 赛杜、安娜· 德· 阿马斯、丹尼尔· 克雷格、娜奥米· 哈里斯以及拉什娜· 林奇。

下一部邦德电影定档2020年4月,

左起为主演:蕾雅· 赛杜、安娜· 德· 阿马斯、丹尼尔· 克雷格、娜奥米· 哈里斯以及拉什娜· 林奇。


新007背后的女人

一个有着黑皮肤的美女007,这无疑是个颠覆性的创举。这项创举背后则是另一个女人——近两年炙手可热的编剧、制作人菲比• 沃勒- 布里奇(Phoebe Waller-Bridge)。沃勒- 布里奇凭借《伦敦生活》(Fleabag)和《杀死夏娃》(Killing Eve),一跃成为大受欢迎的明星编剧,她也通过这两部作品成为当代最杰出的女权主义者之一。同时,她还是《伦敦生活》的女主角。招募沃勒- 布里奇为第25部007系列电影润色剧本的消息,让不少影迷们松了一口气。这部剧在前期制作经历了颇为坎坷的过程。去年,导演丹尼·博伊尔因“创作分歧”离职。博伊尔后来证实了一些谣言,表明分歧集中在他和长期合作伙伴约翰·霍奇所写的剧本上。之后,为了给共同编剧尼尔· 珀维斯(Neil Purvis)和罗伯特·韦德(Robert Wade)完成新剧本留出时间,电影制作被再次推迟。然而,完成剧本后,他们又聘请了《谍影重重3: 最后通牒》(Bourne Ultimatum)的作者斯科特·伯恩斯(Scott Z Burns)对剧本进行了一次彻底的修改。今年4月底,影片终于开拍,但克雷格脚踝严重受伤,开机时间又被拖延了两周。电影的上映档期也一再被推迟,从最初的2020年情人节改到了现在的2020年复活节。


沃勒- 布里奇是007系列电影近60年历史上第二名女编剧。上一个女编剧约翰娜·哈伍德(Johanna Harwood)出现在1960年代,她与其他编剧共同改写了《诺博士》(1962)和《来自俄罗斯的爱》(1963)的剧本。哈伍德的加入在当时曾引起不少男性工作人员的反对。今年4月,在克雷格的直接要求下,沃勒- 布里奇加盟剧组,为一个已经经过多次草稿的剧本进行润色工作。


沃勒- 布里奇表示,她一直被克雷格对这个角色的诠释所吸引。“当我第一次看到他扮演的邦德时,我就喜欢上了他的表演,”她说,“所以我真的很兴奋能为他写剧本。”在接受Deadline采访时,沃勒- 布里奇淡化了她在剧本创作中的地位。但她也明确表示她正在认真对待角色的性别政治,她希望确保新电影中的女性角色“感觉像真人”。她认为007系列电影“必须成长、进化,正确地对待女性。”创造一个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女人,而不是简·邦德,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第一步。沃勒- 布里奇和导演卡里• 福永(Cary Fukunaga)在没有给林奇的秘密特工起名的情况下,就把她塑造成了新的007。他们在电影中加入了一个有色人种女性的角色,同时保留了作家伊恩·弗莱明(Ian Fleming)在1953年创造的詹姆斯·邦德角色,是一个双赢的策略。


编剧、制作人、演员菲比• 沃勒- 布里奇g

编剧、制作人、演员菲比• 沃勒- 布里奇,

凭借《伦敦生活》 (Fleabag) 和《杀死夏娃》(Killing Eve),

一跃成为大受欢迎的明星编剧,她也通过这两部作品成为当代最杰出的女权主义者之一。


黑人演员伊德瑞斯•艾尔巴

黑人演员伊德瑞斯•艾尔巴,他一度成为呼声最高的邦德“继承人”。


007“需要进化”

自1953年伊恩• 弗莱明出版《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以来,军情六处特工詹姆斯• 邦德的世界一直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当小说开始被改编成电影时,这个角色真正一跃成为主流明星。几十年来,邦德是男性的终极幻想:男人想成为他,女人想和他在一起。然而,回过头来,再看一遍这些电影,就会发现邦德这些年与女性的大部分互动都可以归为性侵犯甚至强奸。尽管007系列是经典的、标杆性的间谍动作片,但邦德与女人的每一次互动都让观众感到纠结。邦德的许多浪漫互动都以赤裸裸的暴力、敲诈开始。电影中也有很多不舒服的时刻。为了获得内幕消息,邦德在《来自俄罗斯的爱》(1963)中折磨塔蒂安娜·罗曼诺娃,在《女王密探》(1969)中向特雷西· 迪·文森佐施虐。但这些早期电影中的女性似乎屈从于这种残忍,甚至觉得这很性感,充满了吸引力,这使得这些场景更加反常。对于从小看这些电影长大的小男孩和年轻人来说,这些有问题的关系不仅是可以被接受的,而且是令人向往的。


对007的性别歧视指控由来已久,也并非毫无根据。1958年,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在颇具影响力的文章《性、势利和虐待》(Sex, snobbery and sadism)中称弗莱明的《诺博士》是“我读过的最糟糕的书”。2005年,美国社会学家琳达• 林赛(Linda Lindsey)称:“在40年的詹姆斯•邦德电影中……女性被描绘成享受强奸的样子。”在重新点燃女权主义运动的背景下,邦德系列电影中对女性独立人格的摒弃,显示出艺术产业对女性极度保守的态度。


事实上,早在#MeToo运动之前,邦德电影就被认为存在问题——这不仅仅局限于性别歧视上。《诺博士》中邦德命令约翰· 基茨米勒(John Kitzmiller)饰演的开曼群岛黑人去拿他的鞋子,让犹太裔加拿大人约瑟夫· 怀斯曼(Joseph Wiseman)饰演有名无实的中德混血反派。只不过书中的种族主义并没有太多直接反映在银幕上,但对女性的厌恶却被广泛地传播开来。大约一年前,有人将邦德系列电影中一些不当行为的片段剪辑并上传到YouTube上,在网上引起了疯狂的讨论。这段视频也在提醒人们这位具有五十多年历史的角色也许不再符合现代社会对英雄的定义。在2019年,詹姆斯·邦德的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和鲁莽行为已经被证明是不可忽视的问题。


当然,多年来邦德也在改变。克雷格时代的邦德电影至少承认,邦德对女性的厌恶是有问题的: 在《皇家赌场》中,当邦德第一次见到伊娃格林(Eva Green)饰演的维斯珀(Vesper)时,她对邦德说:“不难想象,你认为女性是一次性的快乐,而不是有意义的追求。”用克雷格自己的话来说,这个角色一直是一个“非常孤独、性别歧视的厌女症患者。如果邦德的新电影想要纠正错误,那么它的创作者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博伊尔在离开邦德电影前也曾表示,他想让邦德与“现代世界”同步发展。


林奇的崛起标志着这部长期被困在20世纪的电影取得了重大进展。在此之前,世界上最伟大的特工角色都是由白人男性扮演的,代号“007”的特工更是和身手矫健、风度翩翩的英伦绅士形象画上了等号。对于此次破格选角,网络上也出现了激烈的意见碰撞。《纽约时报》认为,几十年来白人男性一直被赋予诠释文化的最大平台,黑人女性的声音才更需要被听见。但也有评论认为,007传统就此消失,这是在盲目追求“政治正确”。更有一些女权主义者指出,虽然看起来新的邦德电影做出了让步,但实际上毫无意义。因为邦德并没有把自己的身份交到女性手中,邦德永远只能是邦德。


撰文— 朱怡 编辑—万有道 图片— 东方IC、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