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希腊新总理上任:国家经济有救了?

希腊新总理上任:国家经济有救了?

评论
摘要: 希腊左翼领导人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在雅典市中心一条绿树成荫的街道上与新民主党领袖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悄悄握了手,并将总理职位交接给他。这一平淡的权力交接,预示着希腊在经历了全球经济史上最动荡时期之一的“归零地”之后,又回到了正常状态。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希腊左翼领导人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在雅典市中心一条绿树成荫的街道上与新民主党领袖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悄悄握了手,并将总理职位交接给他。这一平淡的权力交接,预示着希腊在经历了全球经济史上最动荡时期之一的“归零地”之后,又回到了正常状态。


希腊新总理上任


政治造成了问题,而政治将解决问题

早在米佐塔基斯竞选总理之前,米佐塔基斯家族就以改革派而闻名。他的父亲在1990—1993年担任希腊总理。他的妹妹曾担任雅典市长和外交部长,并在2009年的一次党内竞选中落败。


从政以来,米佐塔基斯的政党对他十分满意——他在党内议员和受过外国教育、拥有丰富私营部门经验的技术官僚之间进行了谨慎的平衡,这显示出他想要保持党内团结、有效执行政策的双重愿望,并热衷于根据候选人的优点和资历来选择合适的内阁人选。“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一个看起来像改革派、有能力、能够胜任这项任务的内阁。”政治分析人士尼古拉迪斯(Nicholas Nikolaidis)表示。


政治造成了问题,而政治将解决问题


米佐塔基斯为自己、新民主主义和他的政府设定了很高的目标。“问题是政治造成的,政治会解决它。”“但不是我们所知道的政治;这是一种不同的政治,它把真相、坚持到底、信守诺言、努力工作、精英主义放在首位。”他曾说。现在,他必须努力证明自己的支持是正确的。


一直以来,经济问题是希腊民众们最关心的问题。而米佐塔基斯很重视商业领域的发展,上任后他打算尝试解除一些私有化项目的封堵。他承诺将基本盈余(不包括偿债能力的预算盈余)从目前希腊债权人要求的占GDP的3.5%削减至2.5%,以腾出更多空间用于他向中产阶级承诺的减税。


政治造成了问题,而政治将解决问题


目前,米佐塔基斯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是试图改变一个监管过度、功能失调的国家,因为他试图迅速兑现投资和改革的承诺,这些承诺将创造更高收入的工作岗位。


曾在2012年至2014年担任希腊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主席的雅典大学经济学教授帕诺斯(Panos Tsakloglou)说:“要实现市场自由化,你必须相信市场自由化。”他说,“米佐塔基斯将更有能力推进其中一些改革,他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改革,也知道如何进行这些改革。”


米佐塔基斯开创性的改革主义竞选纲领包括国家医疗计划、大学体系和社会保障的部分私有化。事实上,希腊人大多数是国家主义者,在这样的境遇里选举出了米佐塔基斯,这表明危机已经改变了选民的价值观。


齐普拉斯做错了什么?

2009年末,希腊爆发主权债务危机。在2010年、2012年和2015年,欧洲联盟、欧洲中央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共向希腊提供了三轮纾困贷款,总计约2890亿欧元。然而在两轮救助过后,希腊的经济增长迟迟未见明显起色,为争取援助所采取的紧缩政策却已让希腊人民崩溃。


齐普拉斯做错了什么?


于是,民众纷纷开始进行大规模罢工,抗议新民主党政府的保守做派,并在2015年1月的议会选举中,把票投给了承诺抵制紧缩政策的激进左翼联盟。时年40岁的齐普拉斯也借此击败了新民主党时任领导人萨马拉斯,摇身成为了希腊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


不过,这位年轻总理在随后几个月代表希腊与国际债权人谈判的过程中并没有取得主动权,反倒使希腊差点退出欧元区,银行出现挤兑潮。最终,齐普拉斯也不得不向第三轮救助计划低头,并在2015年9月再次胜选组阁后,采取了削减开支与增税等与竞选承诺相悖的妥协措施。


齐普拉斯做错了什么?


尽管齐普拉斯向布鲁塞尔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承诺,要对抗和重组希腊庞大的公务员体系及其客户主义经济,但他最终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布鲁塞尔经济研究机构勃鲁盖尔的副主任玛丽亚•德默茨斯(Maria Demertzis)说,从很多方面来看,这是一种浪费,这些危机本可以用来实现希腊国家的现代化。


原本,希腊大选将于2020年举行。但是,鉴于齐普拉斯所在的执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和国内地方选举中接连受挫,被新民主党超越,齐普拉斯便提请希腊总统提前举行大选。


希腊的民粹主义实验为欧洲提供了教训

传统的中右翼政党在选举中获胜,标志着希腊与激进左翼民粹主义政治之间的暧昧关系宣告结束。齐普拉斯的实验为欧洲及其新的反建制民粹主义者提供重要教训。就像在意大利一样,许多人对欧盟及其规则嗤之以鼻,但一旦这些人掌权,他们的反抗行为可能带来的风险反而会把他们从极端主义中拉出来。


希腊的民粹主义实验为欧洲提供了教训


欧洲改革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Reform)主任查尔斯•格兰特(Charles Grant)表示,希腊是一个特殊的、痛苦的案例,但它的经验表明,尤其是对小国而言,如果你身处欧元区,你无法自由地实施激进的金融政策。格兰特说,“另一个重要教训是,一个小国退出欧元区的想法是疯狂的,不管欧元是好是坏,欧元本身不会分崩离析。”


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欧洲董事总经理穆杰塔巴•拉赫曼(Mujtaba Rahman)强调了这一点。他说:“希腊的实验与其他欧盟成员国的经验是一致的,这些成员国也试图挑战欧盟和资本市场,但都以失败告终,比如葡萄牙和最近的意大利。”


希腊的民粹主义实验为欧洲提供了教训


对于民粹主义者形象的问题,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任马克•伦纳德(Mark Leonard)表示,“民粹主义者在职时并不总是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样可怕,他们执政时依旧能建立一个负责任的形象。”齐普拉斯在布鲁塞尔和华盛顿赢得了赞誉,是因为他转变了,虽然这种转变被一些人视为背叛——批评他的人说,只有在他对希腊经济造成严重损害之后,他才愿意改革。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