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滑板天才斯凯·布朗,用热爱战胜自我

滑板天才斯凯·布朗,用热爱战胜自我

评论
摘要: 斯凯·布朗(SKY BROWN)被多家媒体称为“神童”,她三岁开始学习滑板,七岁签下第一份职业运动员合同,开始和年龄是她两倍的选手同场竞赛。如果一切顺利,布朗将代表英国队出征东京奥运会,成为英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夏季奥运会参赛者之一。她有出色的身体平衡能力,爱滑板也爱冲浪、跳舞。像其他女运动员一样,布朗也曾因为性别被外界否认,冲刺奥运会是她证明自己的最新途径。2019年,一些女子运动员开始发出声音,要求市场给予她们应得的认可。东京奥运会将开设多个男女混赛新项目,女子运动员的进击时期正式开始。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穿白色T恤、黑色运动裤的斯凯·布朗(Sky Brown)踩着彩色滑板飞上一个坡道。她的黄色长发在空中扬起,右手缠着粉红色绷带,上面用黑色马克笔写着“因为你热爱”。布朗的滑板动作姿势极为老练,如果不和其他人站在一起对比身高,很难看出她只有十岁。在社交网站上,布朗说右手的伤病不算什么,“我不会因为一只翅膀受伤就停止飞翔”。这个有一口大白牙的日英混血儿是世界上最年轻的职业滑板运动员。今年3月,她和四名滑板运动员一起入选英国国家队,是队里唯一的女性和未成年人。如果成功通过7月的奥运会资格赛,她将成为英国历史上年纪最小的夏季奥运会运动员之一。


“我真的很想去东京。”有近40万社交网络粉丝的布朗对《卫报》说,“我想趁现在去体验,也想告诉所有女孩子没有什么不可能,哪怕你真的很年轻。”


布朗和父母、弟弟生活在日本宫崎,她与弟弟从小一起练习滑板和冲浪。

布朗和父母、弟弟生活在日本宫崎,她与弟弟从小一起练习滑板和冲浪。


布朗说弟弟是她最捧场的粉丝,“我们什么都在一起做”,弟弟也在考虑向职业运动员发展。

布朗说弟弟是她最捧场的粉丝,“我们什么都在一起做”,弟弟也在考虑向职业运动员发展。


乘风破浪的童年

布朗这种勇往直前的性格从她和弟弟的名字里可以看出端倪——布朗的名字意为“天空”,弟弟叫“大海”(Ocean)。她的一天从早上五点开始。布朗住在日本宫崎市,爸爸斯图是滑板爱好者。除了滑板,她也爱冲浪和跳舞。吃过早餐后布朗喜欢抱着冲浪板到海里,直到不得不去上学时才离开。“我总是说‘这个浪不好,再来一个’。”布朗在《彭博商业周刊》的采访视频中大笑着说。


三岁踩上滑板时,她已经表现出优异的平衡能力,靠着视频学习滑板技巧。七岁,布朗签下首份职业运动员合约。八岁,她出现在美国万斯滑板公开赛上,和年龄是她两倍大的选手一起竞争,是公开赛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赛者。至今,她在英国、瑞典和新加坡的滑板比赛上都获得过冠军。在训练视频中,布朗展现出非凡的跳转技巧。职业滑板选手、传奇运动员克里斯丁·霍索评价,布朗的技巧已经很成熟,可以将许多复杂的动作连接在一起。在她这个年纪,这是“一个非比寻常的现象”。英国滑板协会主席露西·亚当斯对《卫报》说,和年龄无关,布朗已经是英国最顶尖的女性滑板选手。


“神童”(prodigy),是《洛杉矶时报》等媒体用来形容布朗的词。7月即将满11岁的她已经手握体育巨头耐克的长期合约,BBC称这是该公司签下的最年轻运动员。这些世俗眼中的成功和布朗夫妇的支持密不可分,虽然他们像所有父母一样忧心忡忡。斯图在《每日邮报》上回忆,滑板是女儿当时唯一抱着不肯撒手的玩具,然而这项充满危险、少有女性出现的运动时常让他和太太感到紧张。


“如果你像我一样有女儿,你会希望把她裹在毛毯里,而不是放到滑板上。”斯图说。太太Mieko也坦白,女儿每次做高难度动作时,她的后背都会流汗。但是,“我们信任她。如果她说她可以做到,她就会做到。”和其他倾注所有精力训练、备战的职业运动员不同,布朗夫妇给了女儿绝对的自由和空间。她至今仍然没有全职教练,有时甚至好几周都不摸滑板,而是去玩别的项目。每天放学之后,布朗会玩音乐,天气好时继续冲浪。去年12月,她到美国参加舞蹈真人秀《与星共舞青少年版》,获得冠军。“她只有10岁,我们希望她尝试各种事物。”斯图说。“我们尽可能多地和她一起旅行,做更多事情。如果她擅长滑板,她也许会在其他方面表现得更好。”


初学滑板阶段,布朗靠视频网站上的教程自己练习。

初学滑板阶段,布朗靠视频网站上的教程自己练习。她的滑板视频曾在网上获得百万点击量。


她的良好平衡能力在冲浪运动上也有体现。

她的良好平衡能力在冲浪运动上也有体现。《商业内幕》网站称布朗正在考虑是否要参加专业冲浪比赛。


“如果她想要结束这一切,我们会随时做好准备。”斯图坦言,“如果她对我说:‘爸爸,我不想再玩滑板了,我想做别的。’我们会支持她。一切都由她来决定。”父母的支持让布朗有一种其他职业运动员身上少见的轻松和魅力。霍索说她“像一块磁铁一样”牢牢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在媒体采访中,布朗总是咧嘴大笑,她说滑板让自己感到快乐、自由,就像“在天上飞翔”,选择代表英国队出征是因为“他们对我说‘别有压力,去那儿好好享受’”。


“我经常想到东京奥运会。”布朗对法新社表示。多个采访视频中布朗都说:“我享受每个吓人的瞬间,因为我希望在这些恐惧中战胜自己。人们总会觉得这一次摔倒就是结局,其实站起来之后还有更多。”


“我住在日本的时候,好像是滑板场里唯一的女孩子,我总是和男孩子们一起玩。”布朗说。在竞赛场上,她也常常因为性别和年龄被轻视。布朗对BBC说:“我刚出现时,人们会摆摆手说:‘这只是个小女孩,她不怎么样。’等我踏上滑板下场,他们才会惊呼:‘哇,她很厉害!’男孩能做的,女孩也能做,凭什么只有男孩子能享受这些乐趣?”


在过去,滑板运动似乎只是男孩子们的街头运动项目,布朗的出现让体育界意识到,女孩也可能是这项运动的佼佼者。《华盛顿邮报》评价,布朗将给全球很多年轻女孩提供正面例子,鼓励青少年参加一些在过去被认为不适合女性参加的活动。在过去一年中,女子运动员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女性浪潮从娱乐圈、政坛刮到了体育界。女运动员们也想摘掉扣在她们身上的刻板印象帽子。去年9月,塞蕾娜·威廉姆斯在美国网球公开赛决赛上和裁判争吵,在赛后记者会上她质疑,同样的情况在男性运动员身上也许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今年3月,耐克推出专门针对女性的广告,其中就提到了那些将“女人”和“体育”联系在一起的偏见:女人哭是情绪化,想和男人一样是“精神有问题”,做得太好则是“她一定有什么毛病”,布朗和其他数十名女子运动员一起出现在这支广告中。6月,NBA克利夫兰骑士队首次聘用一名大学女篮主教练当球队助教。至今,女性教练还是NBA 联盟中的特例。《人物》杂志引述一名男性教练的说法,认为女教练不适合出现在球队中,因为如果她太性感,“球员们每天都会想跟她发生些什么”。


更残酷的现实是酬劳差距。2019年女子足球世界杯已经在7月落下帷幕。截至7月5日,美国女子队一共赢得过三个世界杯冠军、四块奥运会金牌,是世界上竞技表现最好的球队之一。然而她们的薪水和奖金与男子足球运动员的差距大到令人不敢相信——根据《卫报》的数据,女子足球队挺进2019年世界杯决赛的奖金是每人9万美元,如果换成男选手,他们将每人获得55万美元。如果美国女队赢得世界杯,她们每人可以获得20万美元,男子足球队在相同情况下,每人则可以获得高达111万美元的奖金,更别提随之而来的广告代言等商业收入。2018和2019年《福布斯》全球运动员收入榜中,前10名无一女性。全球球迷狂欢的是男子世界杯、欧洲冠军杯这样的赛事,能记住的是C罗、梅西这样的大牌,却很少有人知道亚历克斯·摩根是谁。女子世界杯开始前,美国女子前锋摩根就在《时代》周刊上说,女子运动员需要的是社会尊重和商业上的认可。今年3月,28名美国女子足球队成员对美国足协提起性别歧视诉讼,要求协会正面承认女子足球运动员长期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塞蕾娜• 威廉姆斯是当今国际上最有名、收入最高的女运动员

塞蕾娜• 威廉姆斯是当今国际上最有名、收入最高的女运动员,

但她仍未挤进《福布斯》最赚钱运动员前十名。

她曾多次表示网坛依然有许多对女性球员的歧视。


美国女子足球队前锋亚历克斯• 摩根是今天女子足坛最有名的球员之一

美国女子足球队前锋亚历克斯• 摩根是今天女子足坛最有名的球员之一,

她的推特粉丝仅有377万,男子足球明星C罗则有7860万。


“我们认为揭发这些是我们的责任。”美国队队长梅根· 拉皮诺埃对《纽约时报》说,“不只是为了我们自己或者美国未来的运动员,还有全世界的运动员,特别是全世界的女人,让她们明白我们始终站在一起,为自己的信仰奋斗,为自己应得的收获努力。”


“当美国球员在世界杯赛场上努力时,她们不仅是为了赢得比赛,还为了在场下证明更多。”《大西洋月刊》在美国队和英格兰队的半决赛之前刊文表示支持。在1972年之前,美国没有相关要求规定公立学校的女孩必须进行体育锻炼。从1972年至2015年,在大学中参加体育竞赛的女性人数上涨525%,在高中阶段的人数则飙升990%。这都要感谢比利· 简·金这样的著名女子运动员,她在1973年赢得的“性别大战”是现代体育史上的里程碑,直到那时人们才意识到女子运动员的能力和潜力。今天,奥运会上依然只有少数赛事能让男女运动员一起参加。为了吸引年轻观众,国际奥委会2017年就宣布将在东京奥运会上新设男女混合项目,包括乒乓球、铁人三项和滑板,这给布朗这样的年轻女运动员更多机会——身高只有1.34米的布朗至今仍然被一些专业滑板赛事拒绝,《日本时报》和《每日邮报》都说这是为了避免将一些成年职业选手比下去,让他们“感到尴尬”。布朗的爸爸斯图对此只是耸肩。


“他们不可能永远把她挡在局外。”斯图回复道。


撰文— 陈浓 编辑— Y 图片— 东方IC、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