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传奇主播泰勒·布莱文斯,定义电竞新主流

传奇主播泰勒·布莱文斯,定义电竞新主流

评论
摘要: NINJA泰勒·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重新定义了什么是专业的电竞主播。作为全球最大电竞直播平台TWITCH上第一个拥有1000万粉丝的主播,他在去年成为了首个入选《时代》杂志“ 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的电竞选手,还登上《ESPN》杂志的封面。布莱文斯的野心并不止于此,他曾说过:“我的目标比游戏更大。”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NINJA泰勒·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重新定义了什么是专业的电竞主播。作为全球最大电竞直播平台TWITCH上第一个拥有1000万粉丝的主播,他在去年成为了首个入选《时代》杂志“ 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的电竞选手,还登上《ESPN》杂志的封面。布莱文斯的野心并不止于此,他曾说过:“我的目标比游戏更大。”他开始拓展自己在其他领域的影响力:上各大电视台的脱口秀节目;在超级碗中场休息时客串广告;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还发表了一张音乐专辑。然而直到今天,布莱文斯依旧保持着一天12小时的直播,因为停播就意味着粉丝和金钱的流失。布莱文斯的个人品牌也许真的能如他所愿,最终超过游戏本身的影响力。但对于职业玩家来说,保持这种知名度和财富水平并不容易,从TWITCH巨星转型为一名真正的主流明星更加不易。许多媒体认为布莱文斯很可能会为其他职业玩家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但这条道路将通向何方,还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泰勒·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

泰勒·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是全球最大电竞直播平台Twitch上第一个拥有1000万粉丝的主播。


泰勒·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

布莱文斯被邀请在纽约时代广场参加跨年活动,他左边是美国女演员艾莉森· 珍妮,右边则是他的妻子杰西卡。


从只有两万粉丝的游戏主播到电竞实况第一人,泰勒· 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只用了一年。现在,不管走到哪里,他都会被一群十几二十岁的粉丝团团围住。人们更喜欢用Ninja称呼他,从他18岁开始职业电竞生涯时,他就用了这个网名。2018年对于他来说是疯狂的一年,他迎来了大爆发。27岁的他成为首名入围美国《时代》杂志“100大最具影响力人物”的电竞选手;首个登上体育杂志《ESPN》封面的职业电子游戏玩家;全球最大电竞直播平台Twitch上第一个拥有1000万粉丝的主播。他还被邀请在时代广场上演一场跨年电竞秀,一跃成为了电竞直播界无人能及的角色。但是他开始对这一切感到深深不安。他计划减少直播,哪怕粉丝以光速减少。


与《堡垒之夜》一同崛起

说到布莱文斯,就不得不提到游戏《堡垒之夜》。他的走红始终与《堡垒之夜》的流行交织在一起,他甚至被称为这款游戏的非正式代言人。从《光环》(Halo)系列开始,布莱文斯已经参与电竞十年了。多年来,虽然他逐渐建立了一批小小的追随者,但他与一线的大牌主播仍有着巨大的差距。在开始直播的前三年,他在Twitch上只有1000名粉丝,2017年初也仅增长到两万名。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玩的游戏在电竞界已经开始走下坡路,越来越多的玩家流失,主播和电竞选手争相转向新游戏。那几年,布莱文斯总是慢人一步。直到2017年底,《堡垒之夜:大逃杀》(Fortnite Battle Royale)的出现,他的电竞主播生涯才迎来转机。


《堡垒之夜》是“吃鸡”类游戏中的后来者。在这款游戏出现时,《绝地求生》还正热门。所谓“吃鸡”类游戏,通常就是指在大逃杀中存活下来的最后一名玩家为胜者的模式。在《堡垒之夜》中,一百名玩家被送到孤立的岛屿上,相互残杀,直到只剩下最后一名玩家,类似于《饥饿游戏》中所描述的情节。《堡垒之夜》迅速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这款游戏拥有2.5亿多用户,2018年的销售额达到24亿美元。《堡垒之夜》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有很多因素。它把《绝地求生》变得简单,加上了音乐、影视的各种元素。它不仅是一个游戏,而是开拓了一种互联网时代新兴的社交方式。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 作者Bijan Stephen 将《堡垒之夜》称为2018年最为重要的社交网络。自从2016年的Pokemon Go之后,再也没有一款游戏可以像《堡垒之夜》这样在全美国掀起热潮。2018年2月中旬,《堡垒之夜》正式宣布同时在线用户达到340万,创造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而作为最早加入这款游戏、同时又是最优秀的玩家,布莱文斯享受到了《堡垒之夜》的红利,他在各平台上的订阅数迎来了惊人的增长——直播《堡垒之夜》的最初六个月,他在Twitch上的订阅数翻了250倍。这也让他赢得了与美国著名歌手德雷克(Drake)、匹兹堡钢人队等名人的比赛。去年3月,德雷克在布莱文斯的Twitch直播间组队打了一场比赛,这场世纪之战打破了Twitch同时观看人数最多的纪录,观众人数达到了63.5万人。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德雷克的3690万Twitter 粉丝。在那场比赛之前,布莱文斯的平均观众人数约为10万。“那一夜改变了我的生活,”他说,“德雷克是一个传奇。他推动了我的事业,加速了一切。”在那之后,布莱文斯的粉丝继续保持一路飙升,2018年8月,他成为了Twitch上首个关注数超千万的主播。今天,他在YouTube上有2200万粉丝、Twitch则有1400粉丝。


泰勒·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

2019年,布莱文斯称为首名登上《时代》周刊“百大影响力人物”榜单的电竞选手。


泰勒·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

电子游戏《堡垒之夜》在美国掀起热潮,这也直接帮助布莱文斯登上了电竞实况第一人的位置。


融入主流

追随者们每天虔诚地观看布莱文斯的游戏直播。随着数百万观众的涌入,不少广告商也都向布莱文斯伸出了橄榄枝。他去年就已经和包括红牛(Red Bull),Uber Eats 和NZXT 在内的多家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红牛还为布莱文斯在他的地下室建了一个最先进的流媒体工作室,安装了超过20,000美元的设备。对于布莱文斯的收入,外界一直众说纷纭。在2018年3月时,他透露自己每月靠打游戏能挣50万美元。而在跨年庆典上,布莱文斯亲口对CNN表示,2018年差不多挣了1000万美元,其中七成来自于Twitch 和YouTube两大平台,此外还有参加各种电竞比赛的收入以及来自品牌赞助商的代言费等。虽然1000万美元的年收入比起那些传统的顶级运动员还低不少,但布莱文斯的收入在电竞和游戏主播界已经算是第一人。去年底在伦敦举行的2018年电竞大奖(Esports Awards)上,布莱文斯拿下年度风云人物(Esports Personality of the Year)与年度最佳实况主(Streamers of the Year)两项大奖。


布莱文斯在2018年的火速蹿红表现出电子游戏对流行文化的巨大影响,他用了短短几周的时间,从一名资深职业玩家变成了名人。Twitch 的预测显示,布莱文斯在网上的人气只会越来越高。尽管如此,布莱文斯认为自己还远没达到职业生涯的顶峰,他开始拓展自己在其他领域的影响力:上各大电视台的脱口秀节目,开创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还发表了一张音乐专辑。布莱文斯不希望自己的名气只与一款游戏有关,就像一个演员永远扮演某个特定类型的角色一样。去年底,在与《纽约时报》采访中,布莱文斯表示:“我的目标比游戏更大。这是每个人都在努力的事情。就像迈克尔·乔丹,勒布朗·詹姆斯一样。”布莱文斯现在最不喜欢的是被人叫做“那个玩《堡垒之夜》的家伙”,他认为这听起来像一个戴着头巾、爱冒险的“杀人机器”。


布莱文斯的妻子杰西卡(Jessica)也是他的经纪人。她也认为布莱文斯的职业生涯可以超越电竞。“我们想让他在好莱坞出名。我们想让他在体育界出名。”杰西卡去年在接受《商业内幕》采访时表示。“我们想让他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所以我们正试图把他从单纯的游戏推广到其他地方。”


《时代》周刊在百大人物点评中写道:“Ninja是一位绝对意义上的传奇人物,他对于电子竞技事业的贡献极为突出。可以说正是因为他的广泛影响力,对游戏行业今天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在布莱文斯之前,即便在网络上最红的电竞主播也无法融入主流,与蕾哈娜(Rihanna)这样的流行文化巨头相比,成功的Twitch主播只能算是一个“微名人”。但布莱文斯的崛起让情况发生了改变,他重新定义了成为专业视频游戏玩家的意义。


布莱文斯说:“去年,我每天尽可能地多做直播。现在,我们后退了一步,正考虑未来3-4年,开始考虑生活。七年来,我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直播平台,但现在有很多其他的收入渠道。只要我能做些什么来帮助自己融入主流,我就会对妻子说‘你觉得这值得吗?’如果我们认为它比流媒体带来的损失更重要,我们就会这么做。因为我现在的目标比流媒体和《堡垒之夜》更大。”


去年6月,他前往洛杉矶参加他一生中最大的比赛——《堡垒之夜》慈善赛(Fortnite Celebrity Pro-Am),布莱文斯与音乐制作人马斯梅洛合作,对抗NBA球星保罗·乔治、安德烈·德拉蒙德和演员乔尔· 麦克海尔。在今年的超级碗中,布莱文斯还担任了广告的主角,与美式足球明星培顿· 曼宁(Peyton Manning)、艾伦· 唐纳德(Aaron Donald)、演员迈克·斯特拉恩(Michael Strahan)等人合作。整个广告都是关于布莱文斯的,曼宁称他为“电子游戏大师”。他的影响力的确正超越电竞,向更主流的领域渗透。


泰勒·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

2019年,布莱文斯在超级碗亮相。


泰勒·布莱文斯(Tyler Blevins)

2018年6月,布莱文斯在洛杉矶参加《堡垒之夜》慈善赛,与音乐制作人马斯梅洛合作,

对抗NBA球星保罗· 乔治、安德烈·德拉蒙德和演员乔尔· 麦克海尔。


不安全感

但直到今天,布莱文斯也依旧保持着一天12小时的电竞直播。为保持自己的热度,布莱文斯每天早上九点半开播,一直玩到下午四点。然后他会休息三四个小时,陪陪家人,遛遛狗。在晚上七点再回到电脑前继续播,一直到凌晨两三点。仅2018年一年,他就工作了近4000个小时,一共直播了1.3万场《堡垒之夜》比赛。在这个注意力经济时代,停播一天就意味着粉丝的流失和金钱的损失。这是一个财务问题,当他没有上线时,他就失去了订阅者,这意味着他也在损失金钱。布莱文斯不得不权衡每一次旅行、每一次采访、每一场活动与他可能损失的订户数量和金钱。而这也是大多数电竞主播的现状,大量的时间和超强的抗压能力成为通向成功的最基本条件。


对于这一点,布莱文斯自己有着很清晰的认知,他说:“就好像经营一家小咖啡馆,必须一直营业。如果你打烊,用户就会去找另外一家店消费。”压力是巨大的。去年在洛杉矶参加慈善比赛的四天中,布莱文斯失去了10万订阅者。面对媒体时,他并不羞于表达这种焦虑。在今年5月《洛杉矶时报》的采访中,他告诉记者,在享用他的鸡蛋培根时,他失去了大约200名订阅者,所以他要将咖啡打包带走。


对布莱文斯来说,依赖于一款游戏让他缺乏安全感。早在2016年,他就曾凭借大逃杀游戏《H1Z1:杀戮之王》崭露头角,但随着灵魂人物的出走,这款游戏开始走下坡路。这对布莱文斯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今天,布莱文斯被大多数主流指标认为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电子游戏玩家,但过去的经验让他仍然总是担心被取代,被遗忘。“我希望人们记住我是游戏之父,”布莱文斯说。“我知道对于一个27岁的人来说,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我希望人们记住我。“我不希望其他人来接替我的位置。”在变化无常的电子竞技世界里,游戏的受欢迎程度起起落落。布莱文斯的成功得益于《堡垒之夜》的流行,当这款游戏不再那么受欢迎,布莱文斯的订阅者必定会以光速流失。这也是他和妻子想要更多、更快融入主流名人圈的最根本原因。


从《光环》(Halo)和《H1Z1》等游戏中走出来之后,布莱文斯的个人品牌也许真的能如他所愿,最终超过《堡垒之夜》的影响力。但对于职业玩家来说,保持这种知名度和财富水平并不容易,从一名Twitch巨星转型为一名真正的主流明星更加不易。电子游戏和大众娱乐的前景都在迅速变化,许多媒体认为布莱文斯很可能会为其他职业玩家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但这条道路将通向何方,还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当被问及假如有一周的假期,他会做什么时,布莱文斯叹了口气说:“第一天,什么都不做。吃一堆垃圾食品,看电视,看电影。第二天,我们会去任何地方旅行,任何地方。我听说牙买加很棒。我们就坐在那里,在海滩上喝着冰镇果汁。”


撰文— 朱怡 编辑—万有道 图片— 东方IC、视觉中国、RED BULL、FORTNIT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