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秩序的归零

周轶君:秩序的归零

评论
摘要: 同日本设计师手冢由比夫妇坐在他们位于富士见的一处著名建筑内谈天——那是一个意为“禅”的圆形场所,浓荫绿草,万物静好。却不时有军用直升机轰然飞掠。“可能是特朗普吧,”手冢笑言,其实特朗普已经离开日本,“附近是一个美军基地,我们日本还活在二战里。”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周轶君


同日本设计师手冢由比夫妇坐在他们位于富士见的一处著名建筑内谈天——那是一个意为“禅”的圆形场所,浓荫绿草,万物静好。却不时有军用直升机轰然飞掠。“可能是特朗普吧,”手冢笑言,其实特朗普已经离开日本,“附近是一个美军基地,我们日本还活在二战里。”


手冢其实本人在美国求学,但句句透露“反美”情绪(或许只是“厌”吧)。他们夫妇设计的这所不同寻常的幼稚园,一开始也饱受争议。许多日本人到这里惊呆了:教室之间怎么没有分割?孩子怎么能在大树下爬上爬下?怎么能没有拘束,处处自由?结果这个建筑获得国际大奖,一下子国内意见反转。“我们日本人不能接受改变,除非你被西方国家承认了,他们马上接受你了!”他连自己的国家一样冷嘲热讽。


但是他所谓日本依旧“活在二战”中发人深省。战争结束已经七十多年,它的阴霾却渗透进当事国所有细节中。跟德国一样,战后对“制服”敏感,日本的学前班和幼稚园许多不穿校服,但也有一些穿整齐划一的制服。手冢说,在他看来,完美的童年最重要是“有选择”——他设计的这家给了孩子各种颜色,每天自己选择,更可以选择不穿。这是对日本社会集体性的反抗。


历史塑造的国际秩序一方面影响深远,另一方面也在面临“归零”的新局面。“后美国时代”已经谈论了十多年,眼下才更为清晰。最近联合国秘书长宣布84%的成员国拖欠会费,这个世界超大集团很可能要倒闭。其中最大欠费户是美国。讽刺的是,联合国最初的种子,真是一个美国人的梦想。美国总统威尔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提出“十四点和平原则”,提出要成立首个维护世界和平的国际组织。时至今日,最反对联合国存在的,恰恰是他的继任者。


或许,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真的要见证大变革。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