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马里屠村案:当圣战极端分子遇上部族冲突

马里屠村案:当圣战极端分子遇上部族冲突

评论
摘要: 马里“屠村”惨案已过去了3天,据最新数据显示,共有95人在这场悲剧中遇害,其中包括24名儿童。谁能够想到,如此大规模的杀戮竟发生在现代文明社会之中。对于马里民众而言,他们正在成为部族冲突和圣战的无辜牺牲品。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马里“屠村”惨案已过去了3天,据最新数据显示,共有95人在这场悲剧中遇害,其中包括24名儿童。谁能够想到,如此大规模的杀戮竟发生在现代文明社会之中。对于马里民众而言,他们正在成为部族冲突和圣战的无辜牺牲品。


幸存者回忆 “恐怖而野蛮”的集体杀戮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10日凌晨3点,马里中部一个多贡族村庄遭遇了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袭击,穷凶极恶的武装分子对全村进行了无差别屠杀,死者将近百人,其中以老人妇女居多,另有19人失踪。杀戮完成后,武装分子点火焚毁了房屋、仓库和牲畜。这场地狱般的杀戮总共持续了7小时,除了少数村民侥幸逃生外,其余无一生还。


幸存者回忆 “恐怖而野蛮”的集体杀戮


“袭击者向一切会动的东西开火。”村长古诺·达拉(Gouno Dara)说,“他们一边扫射一边高呼‘真主至上,真主至上’。”回忆起当天的惨状,每个人都流露出深深的绝望。“有人被割喉,有人被剖腹,路上全是被火熏黑的尸体。”“我失去了我的父母、我的妻子、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我们什么都没有了。”30多岁的幸存者让达拉(Jean Dara)哭着说。


幸存者回忆 “恐怖而野蛮”的集体杀戮


罪恶行径引发众怒

屠杀发生后,马里总统易卜拉欣·布巴卡尔·凯塔(Ibrahim Boubacar KEITA)立即缩短了对瑞士的访问行程,于11日提前回国。10日,凯塔在瑞士首都日内瓦向马里官方电视台ORTM表示,马里不能被“复仇的循环”所主导,他会陪伴马里人民共同度过痛苦。11日,马里总理布布·西塞(Boubou Cisse)和政府的高级部赶赴屠杀现场,西塞向遇害者致哀,并谴责袭击是一种“恐怖和野蛮”的行为。西塞说:“作为国家领导,我们有责任加强国家安全,愿这些无辜受害者的灵魂安息。”


罪恶行径引发众怒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于10日当天发表强烈谴责。古特雷斯向所有受害者的家人、马里人民和政府表示慰问,并呼吁所有马里利益攸关方表现出克制并避免报复行为。他敦促马里政府开启部族间对话,以调停分歧。


恐怖组织与部族冲突酿成的恶果

近年来,由于马里中部萨赫勒地区(非洲南部撒哈拉沙漠和中部苏丹草原地区之间的一条长超过3800千米的地带)自然条件差、民族宗教成分复杂等因素,游牧部族富拉尼族与农耕部族多贡族人之间频频发生暴力冲突,并造成数百人死亡。


恐怖组织与部族冲突酿成的恶果


多贡族与富拉尼族常年因争夺耕地水源产生摩擦。此外,多贡族认为信奉伊斯兰教的富拉尼族与当地伊斯兰极端组织有联系,富拉尼族认为马里军方对多贡族进行援助,两方“互看不顺眼”,积怨继续加深。


今年3月,多贡族的一支民兵武装打死了160多名富拉尼人。这起马里近代史上最严重的流血事件之一,让时任马里总理和政府官员引咎辞职。自此,两族之间的紧张关系升温。本次的“屠村”又一次给马里拉响了警报,外界猜测很有可能是富拉尼族的报复性行为。


恐怖组织与部族冲突酿成的恶果


马里研究人员、地区专家奥斯曼·迪亚洛(Ousmane Diallo)表示,最新袭击的细节还显示出“具有圣战分子的影子”。


长期以来,伊斯兰武装分子一直在利用撒哈拉和萨赫勒地区部族之间的紧张态势,进一步制造混乱,传播极端思想,以扩大自己的势力。目前来看,马里和布基纳法索的圣战者已然加大了袭击力度。


恐怖组织与部族冲突酿成的恶果


尽管法国在萨赫勒地区部署了总计4500人的军队,联合国也于2013年设立了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但圣战分子与部族冲突反而变得比以往更加猖獗。正如马里总统凯塔所言,混乱中的马里人正变得越来越沮丧。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