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艺术家没了

周轶君:艺术家没了

评论
摘要: 最近一次去苏州园林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到了狮子林,总是要想起贝聿铭,想童年的他在叔祖父、颜料大王贝润生的园子里,在石洞、竹林、小径间穿梭、躲藏,想阳光与影子如何在幼小的心灵间慢慢显影,留下一生的印记。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TIM截图20190520115447.jpg


最近一次去苏州园林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到了狮子林,总是要想起贝聿铭,想童年的他在叔祖父、颜料大王贝润生的园子里,在石洞、竹林、小径间穿梭、躲藏,想阳光与影子如何在幼小的心灵间慢慢显影,留下一生的印记。不管走多远,看遍多少风景,贝聿铭始终珍视自己的“中国”根源。所谓“根源”,其实亦如童年记忆,慢慢幻化成一种印象,一种带有感情温度的意象,很难界定是哪国的,哪个属性的,就是长出一个独特的模样。于是,有了以竹为原型的中国银行大厦,有了很“东方”的玻璃金字塔,空灵秀逸的苏州博物馆等等。


一个策展人在朋友圈里发布他的诗:“一个人在荒岛/贝聿铭的建筑/里面住着孤寂/ 有历史的刺痛/他让建筑空置/ 植物动物肆意/他说这是伟大/ 因为不仅有人/ 还有万物生长/从自然中得来/ 回到自然中去”。我想,他是读懂了贝聿铭的心思。这也无分东西,是有点东方影子的人类智慧。


贡布里希说,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有段时间住在港岛对面,每天对着中银大厦,深夜会看到灯光沿着钻石型线条游走—原本是X,香港人觉得不吉利,贝聿铭改了。说风水不好,贝就种树。他也是个天分极高的商人,如何推销自己,说服客户,这些都是三言两语道不清的所谓“魅力”。他也曾失败,也曾遭遇极度诋毁,看看从青年才俊活成百岁人瑞,脸上的灵气、圆镜片后的智慧从未改变,又不停在变,他自己才是贝聿铭最好的作品。


艺术本没有标准。市场又从来盲目。百分之九十巴黎人反对的玻璃金字塔,最后变成今日游客必须膜拜的地标,这其中是什么魔力。你可以不喜欢,或不懂他的作品,但“贝聿铭”这件人生作品,值得细品。又如扎哈·哈迪德,多少建筑师告诉我他们不喜欢她的“不实用”,毁坏了建筑本身的定义,但这位原籍伊拉克的英国女子,本身也是一件魔性极强的作品。


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还好,艺术家没了,艺术还在。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