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平民的胜利,非洲血统英王继承人诞生

平民的胜利,非洲血统英王继承人诞生

评论
摘要: 哈里王子和梅根王妃的第一个孩子在全球的关注下出世,取名阿奇(ARCHIE)。人们对宝宝的关注,不仅是因为这个新生儿是英国王位第七顺位继承人,更因为他是英国君主政体近代史上第一个混血婴儿。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哈里王子和梅根王妃的第一个孩子在全球的关注下出世,取名阿奇(ARCHIE)。人们对宝宝的关注,不仅是因为这个新生儿是英国王位第七顺位继承人,更因为他是英国君主政体近代史上第一个混血婴儿。与过去的王室成员不同,梅根跟哈里选择了更加私密的生产方式。他们打破了王室几十年来的传统,放弃了医院的照片拍摄,而是选择先和宝宝独处几天。梅根产后的首次亮相也引起了热议,媒体形容她“佩戴上了最惊艳的配饰— 孕肚”,向世界展示了许多王室前辈都掩盖过的东西— 女人生产后48小时的身体是什么样的。哈里和梅根自约会以来一直在打破王室的传统,以一种更高调的方式影响君主制。王室传记作家凯蒂·尼科尔评价,梅根与哈里的婚姻“是一个适合21世纪的王室联盟,也是王室的一个转折点”。《纽约时报》更评价,在2019年,梅根正是英国王室所需要的新面孔。王室在必要的时候总是会聚集一些新的力量。梅根和哈里为王室带来了第一个混血宝宝,这也很可能会给这个古老的王室增添光彩。


哈里夫妇以及梅根的母亲多莉亚带着孩子晋见女王与菲利普亲王

哈里夫妇以及梅根的母亲多莉亚带着孩子晋见女王与菲利普亲王。


1984年9月16日,查尔斯王子和抱着哈里王子的戴安娜王妃离开圣玛丽医院

1984年9月16日,查尔斯王子和抱着哈里王子的戴安娜王妃离开圣玛丽医院。


哈里王子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面对镜头,宣布儿子出生的消息时,他揉搓双手,一度兴奋得踮起脚尖。“这是我能想象到的最奇妙的经历。”他站在温莎城堡的马厩前说。他似乎被这刚刚来临的幸福弄得迷迷糊糊,甚至有些手舞足蹈。他连用了几次“棒极了”(amazing),来形容自己的妻子、儿子以及公众的爱和支持。“这个小东西绝对是我的最爱,我欣喜若狂。”他说道。


两天后,梅根和哈里第一次带新生的王室宝宝在温莎城堡内亮相。宝宝的名字也首度公之于众:阿奇·哈里森·蒙巴顿- 温莎( Archie Harrison Mountbatten-Windsor)。早在几周之前,新生儿的名字就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英国的博彩业更是就孩子的名字开出了赔率,詹姆斯(James)、菲利普(Philip)、亚瑟( Arthur)、亚伯特(Albert)都成了最受欢迎的名字。不仅仅是名字,在阿奇出生前后几周,英国媒体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谣言:宝宝是女孩的可能性更大;梅根选择在家分娩;梅根正在加利福尼亚找房子等等。一直到5月8日,媒体和民众才终于结束了这令人窒息的等待。


人们对这名王室宝宝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新生儿是英国王位第七顺位继承人,更因为他代表着这个最古老王室的变化。阿奇是英国王室有史以来首位有黑人血统的直系子孙,是克利夫兰一家酒店的行李员、查塔努加的一名洗衣工和亚特兰大一名酒保的后裔。他是英国君主政体近代史上第一个多种族婴儿,这让他瞬间成为明星。因为梅根的美国国籍,宝宝出生后还自动获得了英美双重国籍。


更加私密的方式

与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不同,哈里夫妇并没有选择在儿子出生的第一天就与公众以及媒体见面。分娩后在医院门口拍照是英国王室的传统。凯特王妃生下三个孩子后,她和威廉王子都会在分娩后不久在医院外合影留念。去年,就在路易王子出生七小时后,他们一家还在医院的台阶上对着镜头微笑。根据CNN的说法,这种传统至少可以追溯到1981年,当时安妮公主在伦敦圣玛丽医院外与宝宝扎拉· 廷德尔合影。一年后,戴安娜王妃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威廉王子同样在医院外与媒体见面。这未必是她本人的选择。戴安娜王妃当时的新闻发言人迪基· 阿巴蒂尔对CNN表示:“戴安娜很清楚王室是怎么回事,王室的某些传统是怎样的,以及人们对王室的期望是什么。如果你生的是王位第二顺位继承人,那么你就有责任和义务让公众第一时间看到他。”


威廉王子长大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和凯特王妃也遵循了这个传统。凯特王妃患有妊娠剧吐,会导致电解质失衡、脱水,严重时可能会致死。尽管如此,每次生完孩子后不久,她还是会在医院外的台阶上摆好姿势,用微笑面对镜头和公众。不过,凯特也因此遭受了不少批评。正如美国时尚杂志《嘉人》的编辑雷切尔• 爱泼斯坦指出的那样,凯特每次分娩后都穿着得体,梳着专业的发型,几乎没有一点怀孕的痕迹。一些人批评她为其他母亲设定了不切实际的标准。在路易王子出生后,《波士顿先驱报》的贾克琳• 卡什曼写道:“对于大多数初为母亲的人来说,想要像好莱坞明星一样快速减掉体重,这已经够难的了。现在,凯特王妃走出医院,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母亲和孕妇的影响,这给女性增加了额外的压力。”


梅根则选择了一种更加私密的生产方式。今年4月,王室代表梅根和哈里发表了一份声明,称“殿下已经做出了个人决定,将孩子出生前后的计划保密”。他们放弃了医院的照片拍摄,而是选择先和宝宝独处几天,打破了王室几十年来的传统,这一消息成为了头条新闻。在阿奇出生后,他们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份出生公告,蓝色背景上用白色的文字写下“是个男孩”,而不是新生儿的照片。梅根的新宝宝不太可能继承王位,他是第七顺位继承人,这可能给了比凯特更多的自由。梅根还在曼哈顿办了一场婴儿派对(Baby Shower),耗资20万美元。女王的前发言人告诉《美国周刊》,婴儿派对是“美国的事情”,她没有遵循王室传统,凯特王妃没有举办过婴儿派对。


梅根产后的首次亮相也引起了热议,媒体形容她“佩戴上了最惊艳的配饰——孕肚”。她身穿威尔士邦纳(Wales Bonner)设计的奶油色无袖连衣裙,腰带系在腰部以上,凸显了她产后的大肚子,似乎是一个有意的信号。《纽约时报》评价,梅根向世界展示了许多王室前辈都掩盖过的东西——女人产后48小时的身体是什么样的,并发送一个信息给所有新妈妈:生育后你的身体需要时间重新调整,无论你是不是王室成员,都没有必要隐藏它。通过打破王室传统,梅根为女性创造了空间。


这对夫妇也不会聘请来自诺兰庄园(Norland)的保姆,这所“超级保姆”的摇篮一直以来是英国贵族的传统选择。有消息称,梅根向肯辛顿地区的高级招聘机构要求,在三个月内找到一位合适的美国育儿保姆,她要求“保姆必须是美国人,不能是英国人,男性保姆也可以接受”,并且她“希望保姆跟他们可以像一家人,而不是穿着制服的员工”。而梅根的母亲多莉亚早在生产前就来到英国帮忙打理家中事务,可能还会帮忙照顾孩子。“他们正在寻找一名美国保姆,这表明公爵夫人的心仍然在她的祖国美国。”《每日邮报》写道。


2018年4月23日,英国伦敦,凯特王妃诞下三胎,与威廉王子抱着新生小王子在医院外首亮相

2018年4月23日,英国伦敦,凯特王妃诞下三胎,与威廉王子抱着新生小王子在医院外首亮相。


2019年5月6日,英国伯克郡温莎城堡,哈里接受媒体采访,宣布与梅根的第一个孩子诞生的喜讯

2019年5月6日,英国伯克郡温莎城堡,哈里接受媒体采访,宣布与梅根的第一个孩子诞生的喜讯。


多次打破传统

这并不奇怪。考虑到哈里和梅根自约会以来一直违反王室礼仪,似乎这些也都在预料之中。哈里在结婚前便邀请梅根参加女王在诺福克私人庄园举行的庆祝活动,据知情人士透露,王室规定只有王室成员的配偶才能参加。2010年,就连凯特也被禁止与王室共度圣诞。梅根成为首位与王室共度圣诞的王室未婚妻。他们将婚礼定于5月,按照《读者文摘》的说法,自维多利亚女王时代起,人们就有一种迷信,认为英国王室成员在5月结婚是不吉利的,梅根和哈里是少数几对这样做的王室夫妇之一。不仅如此,梅根和哈里也表现出了更亲民的风格,出于安全和位置的原因,王室成员通常会坚持正式的问候,但梅根和哈里王子拥抱了粉丝。两人也不吝惜于在公共场所表现恩爱。王室摄影师蒂姆· 鲁克(Tim Rooke)为王室成员拍摄了超过25年的照片,他曾表示梅根和哈里是他拍摄过的最恩爱的一对。他说:“与凯特和威廉相比,他们在公共场合更加深情,这可能是因为威廉王子作为下一位王位继承人承受着不同的压力。我们不常看到威廉王子和公爵夫人牵着手,但不管有没有摄像头,哈里夫妇都会这么做。”同时,当女王和其他王室成员回避政治时,梅根也谈到了#Metoo 等社会运动,并表达了对堕胎的看法,还为性工作者送出了鼓励的话语。而作为孩子出生的“先驱”,哈里和梅根的官方账号4月初开通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一波轰动,6个小时内粉丝突破100万,一举打破了此前由韩国歌手姜丹尼尔创下的11小时36分钟破百万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2018年10月17日,梅根和哈里访问澳大利亚,与一名小朋友拥抱

2018年10月17日,梅根和哈里访问澳大利亚,与一名小朋友拥抱。


梅根哈里婚礼上的黑人牧师Michael Curry,他是第一位领导美国圣公会教会的非裔美国人

梅根哈里婚礼上的黑人牧师Michael Curry,他是第一位领导美国圣公会教会的非裔美国人。


王室需要的新面孔?

媒体和公众对于梅根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是一个闯入者:离异、美国人、混血儿,而且显然是进步主义者。凯特在等待威廉王子求婚时被媒体嘲讽为“Waity Katie”。而多次挑战王室传统的梅根则被英国小报称为“难搞公爵夫人”(Duchess difficult)。同时,这个白手起家的女演员还为自己创造了与之前王室成员不同的角色—女权主义进步女公爵和一个“佩戴”孕肚的母亲。和其他千禧一代一样,梅根和哈里正在改变婚姻的面貌。千禧一代结婚的时间越来越晚,哈里王子和梅根结婚时分别是33岁和36岁。他们在婚礼上加入了非传统元素,在公共场合表达爱意,以及其他打破常规的行为,让人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王室。这些行为更以一种更高调的方式影响君主制。上世纪70年代,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被吸引向人群打招呼时说“你好”。以前,王室成员更多是高高在上,对公众视而不见。而在今天,拥抱和互动是受欢迎的,甚至是必要的。梅根的风格可能与其他王室成员不同,她和哈里更多是给民众一种“属于我们,又高于我们”的感受。


王室传记作家凯蒂· 尼科尔(Katie Nicholl)在她的书《哈里和梅根: 生活、失去和爱》(Harry and Meghan: Life,Loss, and Love)中写道,梅根与哈里的婚姻“被认为是一个适合21世纪的王室联盟,也是王室的一个转折点”。梅根是第一位与王室联姻的混血离婚人士,这在几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她与哈里王子的婚姻也标志着王室成员第一次与离婚女性在教堂举行婚礼。尼科尔说,这场婚礼标志着“君主制的转折点”,部分原因是它的多元文化元素。她写道:“在一个福音唱诗班和一名非裔美国主教的主持下,这个仪式打破了传统,激发了全世界的想象力。”


但梅根仍然是一名君主主义者。她并不是一个激进派,也不是一个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人权活动家。《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写道:“她不会把王室搞垮的,相反在2019年,梅根正是英国王室所需要的新面孔。”王室在必要的时候总是会聚集一些新的力量。例如,与乔治·克鲁尼成为朋友;与奥普拉谈论帮派暴力、瑜伽和北极熊栖息地。梅根和哈里为王室带来了第一个混血宝宝,这也很可能会给这个古老的王室增添光彩。


撰文— 朱怡 编辑—万有道 图片— 东方IC、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