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日本皇室换血,新天皇是开明派还是优柔寡断者?

日本皇室换血,新天皇是开明派还是优柔寡断者?

评论
摘要: 第125代日本天皇明仁即将退位,平成时代进入尾声。这是日本天皇200年来首次生前退位。明仁的长子、59岁的皇太子德仁表示,他已经做好了继位准备,遵循父辈的足迹,继续亲民路线,并将为皇室“带来新风”。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第125代日本天皇明仁即将退位,平成时代进入尾声。这是日本天皇200年来首次生前退位。明仁的长子、59岁的皇太子德仁表示,他已经做好了继位准备,遵循父辈的足迹,继续亲民路线,并将为皇室“带来新风”。与上一辈相比,他早年过着相对自由的生活——他是日本首位与父母、兄弟在同一屋檐下长大的皇太子,在1983年赴牛津留学,成为第一个海外留学的皇室成员。在许多问题上,德仁与父亲明仁一样是立场鲜明的“开明自由派”。他曾因妻子饱受精神压力,而与管理皇室事务的宫内厅发生过冲突。但也因此被日本右翼保守派认为是“多愁善感,优柔寡断”。多年来,德仁打破皇室传统,活跃于外交事务,也公开表达一些政治观点,在二战和修宪问题上与安倍政府态度对立。在明仁宣布退位时,《纽约时报》曾发表文章称,明仁一直深受安倍政府为修改宪法带来的困扰。如今,重担转移到了德仁的身上。他既要应对皇室内部面临的问题,又要面临政治上的棘手挑战。日本明治全球事务研究所访问学者奥村纯认为,德仁可能会比父亲更加敢于表达,在安倍和右翼人士眼中,他不是理想中的“传统皇室守护者”,因此可能会带来更多摩擦。


日本


“平易近人,但略显腼腆的年轻人。”——英国外交部曾这样向撒切尔夫人形容日本皇太子德仁。那时德仁还是牛津大学默顿学院的一名学生。23岁时,德仁前往英国求学,他将那两年描述为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之一。在那里,他平生第一次把皇室的光环、长辈的担忧抛在了日本,获得了属于自己的一段时间,大口呼吸着牛津的新鲜空气。不过,他也十分清楚,终有一日,这样的自由会消失。在牛津的最后几个星期,德仁重温了几个他最喜欢的地方。他意识到,若干年后再次回到这里,他就不能像一个学生那样自由自在地闲逛了。“城镇还是老样子,”德仁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一想到这些,我就有一种奇怪的不安之感,真希望时间能停下来。” 时间没有停下来,转眼三十几年过去了。刚过完59岁生日的德仁如今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日本的皇太子,而在下个月,他就将成为日本第126代天皇。


最“平民”的皇太子

德仁出生于1960年2月23日,是日本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的第一个儿子。在德仁出生后,明仁天皇并没有遵循之前皇室的惯例,把儿子交给乳母和老师抚养,而是由美智子专心照顾。这也让德仁成为了日本首位与父母、兄弟在同一屋檐下长大的皇太子。在德仁上幼儿时期,她抱着德仁,或是推幼儿车出行等画面经常出现在报纸和电视上,树立了一个全新的皇室形象。已故记者松崎寿哉在他2016年出版的书中详细记录了美智子的育儿方式。在书中,松崎写道,美智子非常担心德仁缺乏同龄孩子应有的经历,经常邀请他的同学到宫中做客。有一天,德仁气喘吁吁地从学校回到家,兴奋地问宫里的人什么是“方便面”,美智子为了确保他“不会因为特殊背景而感到(在学校)被孤立”,立即安排把方便面端到餐桌上,看着他狼吞虎咽。


日本皇室成员拍摄新年全家福

2014年11月18日,日本东京,日本皇室成员拍摄新年全家福。

从左到右分别是皇太子妃雅子、皇太子德仁、明仁天皇、明仁皇后美智子、

文仁亲王、悠仁亲王、纪子王妃,后排为爱子公主(左)和佳子公主(右)。


明仁天皇的这种做法曾引来不少批评。那个年代,人们仍认为皇室作为公共领域治理者的角色应凌驾于私人生活之上。对于皇室来说,关心国家和人民要比关爱自己父母与孩子更重要。针对这样的争议,明仁天皇在1984年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相信,只有正确理解家庭的情感,才能欣赏和理解公民的情感。”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德仁,早年生活与父亲截然不同。在德仁人生的前28年,他是作为天皇的孙子生活,而非皇太子,也因此,他拥有比父亲更多的自由。明仁天皇从出生起便是皇太子,18岁开始履行作为王储的职责。他甚至无法顺利完成在日本学习院大学的学习。然而,德仁不仅在学习院大学完成了大学课程,还在1983年前往牛津大学修读了为期2年的研究生课程,成为第一个赴海外留学的日本皇室成员。他热衷于融入学校生活,与其他学生同住一间宿舍。在1993年出版的回忆录《泰晤士与我》中,他记录了在牛津求学期间的故事。他回忆说,有一次他穿着牛仔裤,被认为过于随意,不符合着装要求,无法进入一家酒吧;还写到第一次尝试自己洗衣服时的手足无措。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东京首相办公室新年号“令和”

2019年4月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东京首相办公室新年号“令和”。


父母的养育方式直接影响了德仁。2001年女儿爱子出生之后,德仁对女儿的抚养也是亲力亲为。幼儿园的父亲节开放日、开学毕业典礼、运动会等,爱子的每一个重要的活动,德仁几乎都会到场。2013年,两人还一起报名参加了学习院大学的音乐团,爱子拉小提琴,德仁拉中提琴。 一些人指责他花太多时间在私人生活上,但他父亲对家庭重要性的信念显然已经代代相传。在与雅子25周年结婚纪念的书面问答里,德仁提道:“我认为,家庭虽小,但却是构成社会的一个单位。通过与家人共同生活,我想也可以加深对其他人的理解。”


日本德仁皇太子和妻子雅子妃送女儿爱子小公主上小学

2008年4月10日,日本德仁皇太子和妻子雅子妃送女儿爱子小公主上小学。


明仁带给德仁的影响不仅局限在家庭里。自1989年担任天皇以来,明仁一直积极寻求弥合君主制与平民之间的距离。他和美智子增加了公开露面的次数,经常与灾难受害人握手、访问老人院和残障人设施。名古屋大学皇室研究专家河西秀哉就指出,"在这个时代,很多人感到压抑,明仁天皇这样的方式颇得人心"。“3·11”地震后三个月,德仁和雅子来到受灾最严重的宫城。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两人又去了福岛和岩手县,开始了几乎每年一次的东北地区之行。他们的多次访问似乎反映出,德仁有意效仿他的父母。他曾称赞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与公众有着强烈的认同感。在过去的30年里,德仁以他们对看望灾难幸存者的奉献精神为例,多次表达了他心目中的理想天皇形象——一个能与人民同甘共苦,并时刻与人民心连心的天皇。


敢怒敢言

在许多问题上,德仁与父亲明仁一样是 “开明自由派”。在西方接受过教育的他多次打破皇室传统,曾指出有时皇室的生活方式令人窒息,其中最为人所知的是他对妻子的辩护。2004年,他与管理皇室事务的宫内厅爆发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公开争执。德仁曾指责宫内厅压制了雅子陪同出国访问的愿望,扼杀了妻子的人格。德仁在从英国回到日本后不久,遇到了雅子。那是在1986年欢迎西班牙公主的晚宴上,德仁对雅子一见钟情。小和田雅子出生在东京的外交世家。雅子的童年是在莫斯科和纽约度过的,在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接受过教育。毕业回到日本后,通过外务省考试的她进入外务省国际组织二课工作。她会说英、法、日、德、俄五种语言,具有经济学和国际法背景,梦想是做一名出色的外交官。


日本皇太子德仁偕太子妃雅子走访当地

2018年9月26日,日本福冈县,日本皇太子德仁偕太子妃雅子走访当地,

造访残疾儿童医疗中心探望患儿,并慰问因2017年遭受洪灾而生活在临时住房的灾民。


但随着1993年嫁入皇室,雅子不得不放弃事业。从相识到步入婚姻的七年间,雅子一直对成为皇室一员感到恐惧,最终在德仁第三次求婚时点头。婚后,雅子过得并不幸福。1999年经历了一次流产之后,她就开始逐渐缺席皇室的公开活动,2003年因患带状疱疹从公众视野中消失。虽然2001年生下了女儿爱子,但因为皇室继承人必须为男性,因此雅子仍要面对子嗣问题带来的压力。有一些媒体抱怨作为皇太子妃,雅子的公开露面太少,认为她在偷懒。德仁在2004年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雅子放弃了外交官的工作,进入了皇室,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出国访问,她感到非常难过。在过去的10年里,她一直在努力适应皇室的环境,我认为她已经筋疲力尽。”虽然他没有明确指出宫内厅的责任,但他异常强硬的言论被媒体广泛解读为对宫内厅政策的抨击。这也引发了公众的愤怒,宫内厅被数百封愤怒的电子邮件淹没。同年7月,雅子被诊断出“适应障碍”,一种类似抑郁症的精神疾病。由此,雅子开始了她长达十年的静养生活。她经常足不出户、昼夜颠倒。德仁对雅子的辩护持续了数年。直到11年后,两人共同出席荷兰王储亚历山大的登基典礼,雅子才重新回到公众视野中。


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参观位于静冈县的Nemunoki儿童艺术博物馆

2018年11月27日,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参观位于静冈县的Nemunoki儿童艺术博物馆。


与保守派的冲突

虽然,德仁对于雅子的守护得到许多民众的肯定,但日本保守派却并不这样认为。一直以来,德仁的性格都被日本右翼保守派认为是“多愁善感、优柔寡断”,质疑能否胜任天皇之位。德仁在过去的公开讲话中曾表达过对右翼主张的不认同。在首相安倍晋三积极推动修宪时,他曾在2014年主张“继续守护日本宪法”。2015年的生日会上,德仁谈到二战结束70周年时,就跟明仁一样呼吁正视历史:“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我想随着战争记忆逐渐淡忘,虚心回顾过去、正确将这场悲剧经验和历史传承下去,在今时今日相当重要。”不少评论认为,这是对安倍晋三民族主义的谴责。德仁在许多问题上与现政府立场相对,因此在明仁谋求生前退位时,有不少人主张让明仁的次子、德仁的弟弟文仁来继位。


这种主张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德仁与雅子只有一个女儿,而文仁则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宫殿法》规定,只有男性才能继承皇位,并要求嫁给皇室以外的女性放弃皇室身份。皇太子继位后,将只有三个男性继承人——文仁、文仁的儿子悠仁以及明仁天皇的弟弟日立亲王。在悠仁出生之前,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曾设立过一个顾问机构,讨论有关皇室的继承问题。但在政权交替后,安倍领导的自民党一直不愿修改法律,允许女性继承天皇皇位,也被安倍政府否决。安倍在国会委员会上表示:“因为这事关国家存亡,我们必须认真考虑。”日本媒体分析说,和小泉相比,安倍“更加保守”,所以否决女性继承皇位的建议并不意外。


在东京皇宫举行的新年欢迎仪式

2019年1月2日,在东京皇宫举行的新年欢迎仪式上,日本明仁天皇(右)和皇太子德仁(左)向人群挥手致意。


多年来,德仁打破皇室传统,活跃于外交事务,也公开表达一些政治观点。早在明仁时期,日本国内就有观点认为,天皇的政治角色正在增强。日本《现代周刊》杂志揭秘称,安倍曾多次要求明仁天皇出席纪念二战战犯相关的活动并希望天皇表态支持修宪,但遭到拒绝。在明仁宣布退位时,《纽约时报》曾发表文章称,明仁天皇一直深受安倍政府为修改宪法带来的困扰。如今,明仁即将退位,重担转移到了德仁的身上。他既要应对皇室内部面临的棘手挑战,又要面临政治上的问题。日本明治全球事务研究所访问学者奥村纯认为,德仁可能会比父亲更加敢于表达,可能会带来更多摩擦。


内容来自《周末画报》总第1060期

撰文:朱怡

编辑:万有道

图片:东方IC、视觉中国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