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日本“3·11”地震8周年,还有5万人回不了家

日本“3·11”地震8周年,还有5万人回不了家

评论
摘要: 2011年3月11日,日本时间下午2时46分,日本仙台市以东太平洋近海发生9级大地震,连同其后引发的海啸造共造成超过15000人死亡。福岛核电站遭到破坏,核泄漏让原本温暖的街道变成了无人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2011年3月11日,日本时间下午2时46分,日本仙台市以东太平洋近海发生9级大地震,连同其后引发的海啸造共造成超过15000人死亡。福岛核电站遭到破坏,核泄漏让原本温暖的街道变成了无人区。


日本地震


8年了,没有人因此停下生活脚步,但也没有人真正从灾难中“走出去”。


8年,人们要如何纪念它?

每年的今天,日本乃至全球都以各种形式进行最大规模的纪念。


“震灾遗址”宫城县


“震灾遗址”宫城县立气仙沼向洋高中的旧校舍10日开始向普通民众开放参观。大地震引发的海啸曾经淹没了共有4层楼的气仙沼向洋高中校舍的4楼地面。校内被海啸冲来的汽车和瓦砾、坏掉的课桌和储物柜等保留原样,参观者可以在校舍内步行参观。遗址旁边设置的“传承馆”内,通过市民们拍摄的海啸视频及受灾后的照片参观者可以了解到受灾情况。


日本东京国家剧院

▲日本东京国家剧院,日本大地震8周年,秋筱宫文仁亲王和纪子妃出席国家追悼仪式。


日本宫城

▲日本宫城,当地为2011年地震和海啸中遇难者举行的追悼会。


日本仙台

▲日本仙台,一名男子面向大海祈祷。


日本各地的民众为受害者献花祈祷默哀


日本各地的民众为受害者献花祈祷默哀


日本各地的民众为受害者献花祈祷默哀

▲日本各地的民众为受害者献花祈祷默哀。


在法国,环保人士举行集会示威,纪念日本福岛核泄漏8周年

▲在法国,环保人士举行集会示威,纪念日本福岛核泄漏8周年。


印尼班达亚齐,身穿和服的印尼学生参加了2011年海啸灾难8周年纪念活动

▲印尼班达亚齐,身穿和服的印尼学生参加了2011年海啸灾难8周年纪念活动。


8年,福岛仍被核污染笼罩

2011年的灾难中,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三座反应堆发生熔毁,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严重的核事故之一。


福岛


虽然核事故已经过去8年,但在福岛仍有大批污染物未处理。清除核污染作业中产生的土壤仍然堆积在福岛县内的民房庭院和停车场,其场所超过10万处。


福岛


尽管有关部门已经从4年前开始向中期储存设施运送污染物,但由于该设施目前只完工一部分,因此,迄今为止,运入的污染物数量仅达到预期的17%。居民们呼吁国土资源部尽快清理他们家附近的土壤,抱怨工程进展迟缓。


日本福岛县

▲摄影师也探访了当时受灾严重的日本福岛县浪江町等地,房屋废墟、废弃商店随处可见,十字街头,曾经繁华的街道如今空空如也。


建筑物前面留有破碎的空调

▲建筑物前面留有破碎的空调。


一个废弃公园生锈的游乐场设备

▲一个废弃公园生锈的游乐场设备。


日本福岛浪江町车站

▲日本福岛浪江町车站。该车站在“3·11”地震后,除了部分关闭,车站于2017年恢复使用。


核电站中核反应碎片的处理仍是最大的难题。上个月,一个机器人探测器被送入其中一个反应堆,直接与被认为是熔融核燃料和结构部件的混合物的碎片接触,然而由于机器人探测器无法移动黏土般的碎片,进一步的调查和评估仍在进行中。


负责运营该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


负责运营该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表示,根据评估结果,他们有望在2020年3月底前制定出清理工作的方法,然后才能在2021年开始清理反应堆碎片。


反应堆废墟


与此同时,被倒在三个反应堆废墟上的冷却水正在地下积聚。这些水与附近的地下水混合,形成水污染。日本原子能管理机构表示,将这些水充分稀释到政府允许的最大放射标准后排放至海中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合理方法。但这一方案遭到了附近渔民强烈反对从而悬而未决。


8年,有人仍不愿回去,有人却有家不能回

核辐射、水污染、医疗等社会基础设施短缺等原因,让原本的居民充满怯意,不愿回去。尽管日本政府积极号召,并推出一系列优惠政策,但灾民们并不买单。


福岛县双叶县南上小学的一间教室里

▲福岛县双叶县南上小学的一间教室里,孩子们的书包和个人物品散落一地。由于屋顶漏雨,书和地板都发霉了。


虽然因海啸和福岛核事故而被疏散的人已经少于峰值时的47万人,但至今仍有约5.2万人被疏散在外,还有约3000人在临时安置房生活。根据政府数据显示,原本居住在福岛的4.77万名居民中,仅有23%返回家乡,约1.1万人。


在日本NHK对东北部受灾最严重地区居民做的调查中,近65%的人表示他们有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有感受到灾难带来的生理或心理上的影响,其中许多人也提到他们与社区居民的交流减少了。


受灾地区


日本东北大学医学院教授津地一郎说,人们在多次搬家后会出现健康问题,他把这种症状称为“搬迁损害”。他说,幸存者带着能安顿下来的希望从临时避难所搬到公共住房。但是实际上,他们发现自己被孤立,身体和心理健康状况都很差。


但生活总有另外一面。


灾难后尽管困难重重,流离失所者正在他们重新安置的地方建立新的生活。在福岛县沿海城市Soma,许多在海啸中失去家园的地震灾民决定购买市政府租给他们的紧急临时房屋,希望能有一个安全的地方生活。


在福岛县沿海城市Soma临时住房旁喝茶聊天的居民

▲在福岛县沿海城市Soma临时住房旁喝茶聊天的居民。


一些留念家乡的人依然会经常回家看看

▲一些留念家乡的人依然会经常回家看看。木村洋子(左)和女儿顺子(右)在福岛县大隈市的家中吃午饭。该地区仍然被指定为 “难以返回”的地区,短暂的访问需要得到该镇的许可。居民只能在上午9点到下午4点之间逗留。“我的愿望是死在这里。”木村洋子这样说道。


灾难后佐藤广树在福岛县富冈市重建了房子

▲灾难后佐藤广树在福岛县富冈市重建了房子,佐藤31岁的妻子Yuka和2岁的二儿子Kanaru正在玩球。佐藤说:“当我们在这里的时候,孩子们变得活跃起来,因为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地玩耍。”


顾客们来到福岛县浪江市一家名为“Kondokoso”的居酒屋

▲在结束年终派对后,顾客们来到福岛县浪江市一家名为“Kondokoso”的居酒屋。他们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上回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Reuters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