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没主意了

周轶君:没主意了

阅读数 10445

评论
摘要: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肯尼斯• 罗格夫将2019年达沃斯年会形容为“最无趣的一届”(flattest)。更多与会者像英格兰银行行长顾问Huw van Steenis 那样中肯地称之为“最不确定”。Huw van Steenis 写道,还有人抓着他辩论,当下是不是1970年代以来“最不确定”的一年。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TIM截图20190211103225.jpg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肯尼斯• 罗格夫将2019年达沃斯年会形容为“最无趣的一届”(flattest)。更多与会者像英格兰银行行长顾问Huw van Steenis 那样中肯地称之为“最不确定”。Huw van Steenis 写道,还有人抓着他辩论,当下是不是1970年代以来“最不确定”的一年。


过去每年达沃斯,似乎总有一个明星人物、一个明星行业,或者一个国家,今年没有。没有来的那些人才是重点。2018年双语惊艳达沃斯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忙着应付国内黄背心无暇分身。去年“法国重回欧洲中心”言犹在耳。英国首相也被脱欧再次烧焦眉毛。欧洲只有默克尔告别演出,美国总统窝在白宫,处理政府关张僵局,整个西方缺乏领导世界之气象。《金融时报》专栏作家拉赫曼认为,去年区块链是“明星行业”,但过去一年比特币跌得跟马克龙的支持率差不多。世界仍然面临许多重大挑战,但今年达沃斯乏善可陈,未能贡献新方向,这世界有点没主意了。不是有什么,而是今年“没有什么”,增强了世人的不确定感。


达沃斯是“世界经济论坛”召开地兼代称,最初只是一个经济研讨场所,后来意识到解决经济问题,离不了政治权力,于是拓展为“政治经济高峰大会” 。它是最有权势的人开派对,他们面对面接触很可能高效解决许多问题,或生发改变你我生活的创意。但它也遭人诟病,耗尽人力物力,煞有介事,但终究能为世界解决什么问题?今年特朗普没有来,普京没有来,全世界瞩目的一场对决在委内瑞拉,不需要通过达沃斯来解决。达沃斯从未自诩能够解决具体问题,但期待精英们给出明确答案,今年是落空了。“世界是平的”——对应罗格夫讲的lat,权力的相互影响方式也是在变平,不再仅仅是精英间的交集。在委内瑞拉的对赌中,除了站队分明的两大势力团体之外,加拉加斯街头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在社交媒体上放大,进而影响到宫墙内的决定。


不过,达沃斯推崇的对话精神,却仍然是今天不应忘记的。尤其特朗普推特治国,用各种方式避免坦诚的交流,最后变成不断制造新的误解、消耗新的回应,真正是浪费公共资源。


“每一个人都在跟手机唱双簧。”这样的时候,对话更显珍贵,只要不是精英间的废话。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