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未来如何面对越来越多的贺建奎?

周轶君:未来如何面对越来越多的贺建奎?

阅读数 8466

评论
摘要: 11月末的一天,教宗方济各在梵蒂冈主持一次公开活动。忽然,观众中一名六岁男孩跑上台,在教宗身边玩耍,抓抓瑞士卫兵的手,又倒着走路自娱。男孩的母亲冲上台要把他带走,并解释说孩子患有语言障碍。教宗让妈妈把孩子留下,任他游乐。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周轶君


11月末的一天,教宗方济各在梵蒂冈主持一次公开活动。忽然,观众中一名六岁男孩跑上台,在教宗身边玩耍,抓抓瑞士卫兵的手,又倒着走路自娱。男孩的母亲冲上台要把他带走,并解释说孩子患有语言障碍。教宗让妈妈把孩子留下,任他游乐。他还说:“这个孩子不说话,可是他懂得如何交流,如何表达自己。他身上有种东西让我赞叹:他是自由的。不守规则,但他是自由的。这也让我思考:我在上帝面前是否自由?” 如果说允许孩子留在台上,只是一般政客的亲民伎俩,方济各关于“自由”的思考,却是动人心弦了。


教宗当然言必称上帝,遇事必以神明为壁,思忖进退。然而,无神论者心中没有这面墙壁吗?“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一出,伦理道德、自然法则、科学良知……一个接一个的神明被祭起。我不是说,不要遵循伦理、法则和良知,只是静观当今社会对此作出的反应,不仅要问:有没有人会像方济各那样多想一步:在这些“神明”面前,我是自由的吗?贺建奎的整件事情里面,除了涉嫌违法,没搞清楚的疑问还很多。首先,通过基因编辑让小孩天生免除被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有无必要。他招募的夫妇,父方染病母亲健康,生下的小孩可以天生不得病。贺的解释是,患病的父亲害怕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染病,还是会把孩子送给亲戚抚养,因此无法享受天伦之乐。其二,他宣称志愿者都受过高等教育,完全知晓风险。可是有报道指出有的参与者却是第一次知道基因编辑。科学界对此事最大的愤怒,在于整个过程不透明,前期论证不充分,很可能结果是不安全的。


我无意为贺开脱。正如新西兰奥塔哥大学中国生命伦理学专家Jing-Bao Nie接受美联社访问时指出,贺建奎身上具有“今日中国的雄心,求第一的渴望”。其实,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克隆出两只猴子已经让世界侧目。克隆技术始于西方,但国际上还不敢用于灵长类,毕竟那与人类太接近了。近到叫人不寒而栗。然而,让我们面对一个事实:科技必将走得比法律、道德更快。未来注定出现新的贺建奎。“他和他的同事多少年来饱受抨击:不仅媒体、教会、公众批评他们,还有同行们斥责他们所做的危险、不道德,医药研究委员会拒绝给他们资金……然而那些绝望的父母们蜂拥而至……”这段描述不是关于贺建奎,而是20世纪60年代体外受精技术(IVF)的两位研究者罗伯特·爱德华兹和帕特里克·斯特普托。1978年7月25日,全世界第一名由体外受精诞生的婴儿路易斯·布朗诞生。她的产房接到爆炸威胁,不得不转移。成长过程中,父母接连搬家,寻找避开媒体跟踪的私家花园。没人知道她能活多久。DNA发现者之一James Watson,1974年向国会委员会作证IVF技术有多邪恶:“一切都失控了,政治的、道德的,这将蔓延全世界。” 预言、谣言四起,“人造子宫即将诞生”,“受精卵可以从一个女人移植到另一个女人”……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一再被引用作警世之言。2006年路易斯自然怀孕。2010年罗伯特被授予诺贝尔奖(帕特里克早逝)。梵蒂冈从这项技术诞生开始就强烈反对,至今仍然替上帝拒绝接受。今年,路易斯四十岁了,世界上试管婴儿超过八百万。贺建奎也曾用路易斯的例子自比。非常期待,今天能有科学家指出二者的分别,除了IVF并没有编辑基因,仅仅是“促成”受精。


在香港大学贺建奎问答现场,1975年诺贝尔奖得主戴维·巴尔的摩气恼质问,为什么生出来了才通知我们?贺的解释是,三年前自己在学术会议上已经提出,也和中美科学家个别讨论过。但这个说法显然不让学术界满意,其中跨越灰色地带、抢先一步的意图是明显的。问题是,医学界科学界是否存在一种机制,令到任何突破举动事先张扬,通知到所有人,取得同意再实施,同时保证这样的机制不会阻碍新技术新发明的诞生?还是说,这样的机制,实际上只存在于科学家的自律?


曾经询问以色列学者赫拉利对上帝的看法。他认为人类将自己的无知冠以上帝的大名。我们知道的越多,就越能摆脱宗教名义的束缚。当时他用的词是ignorance(无知),而在基因编辑的例子上,我觉得更贴切的是unknown(未知)。不知将如何,这样的一道深渊,不是普通的勇气可以对付。对未知的恐惧,不过是人性。贪婪常常打败自律,有时它也被称为“进取”。恐惧,或许才是人类的自我约束机制,教我们不要自我毁灭得太早。即便如此,总会有人多想一步:在未知面前,我是自由的吗?


路易斯·布朗的身份一出生就被公开了。她并不埋怨两名“创造者”。2013年在罗伯特的葬礼上,她还说对他一直怀有“爷爷”般的情感。路易斯一家虽遭聚光灯追踪,那毕竟是互联网之前的世界。唯愿Lulu和Nana,不会被人曝光,不然将一生如同活在实验室。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