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LADY GAGA“流行怪物”的社会学

LADY GAGA“流行怪物”的社会学

阅读数 2875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十年前,当LADY GAGA如科幻人物横空出世时,《纽约时报》曾评价:“LADY GAGA一出现,她就是影响力。”十年后,当她带着电影《一个明星的诞生》来到威尼斯电影节时,《纽约时报》仍旧不吝溢美之词,但此番却是因为她返璞归真的动人演技。这几年她似乎已经完成了由“GAGA”向“JOANNE”的转变,她有意将自己与浮名虚利隔离。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十年前,当LADY GAGA如科幻人物横空出世时,《纽约时报》曾评价:“LADY GAGA一出现,她就是影响力。”十年后,当她带着电影《一个明星的诞生》来到威尼斯电影节时,《纽约时报》仍旧不吝溢美之词,但此番却是因为她返璞归真的动人演技。这几年她似乎已经完成了由“GAGA”向“JOANNE”的转变,她有意将自己与浮名虚利隔离。尤其是在经历了舞台摔伤、与经纪人分道扬镳、专辑《ART POP》失利而濒临崩溃与严重抑郁后,她将更多的精力转向了对社会议题的关注。因为她对社会议题的关注,对慈善事业的贡献, 美版知乎QUARA上甚至出现“如果LADY GAGA竞选总统会怎样”的提问。LADY GAGA在流行文化中的确是一个异类,而她的不同在于太过真实与执着,最初从不掩饰对成名的热望,也不掩饰心底对流行文化的戏谑,更不掩饰内心的敏感与脆弱,可能对她而言,扮演LADY GAGA本身就是真实人生中最大胆的艺术尝试之一,也正如她在纪录片里所言:“你天生不是为了随波逐流,而是要尽情活出自己的人生。”


Lady Gaga

2017年,Lady Gaga 在超级碗中场秀上表演。


Lady Gaga

2016年,Lady Gaga 在奥斯卡晚宴上表演讲述自己性侵经历的歌曲《Till It Happens To You》。


“他们都喜欢我的歌声,却不喜欢我的样子。”这是Lady Gaga在10月5日于北美上映的新片《一个明星的诞生》里的台词,她在片中与初执导兼饰演男主的布莱德利· 库柏(Bradley Cooper)上演了一场音乐家之间的相知与救赎 ,正式开启向好莱坞转型的新阶段。“Lady Gaga 一出现,她就是影响力。”早在2009年《纽约时报》就曾这样评价当年成为美国流行文化新代言人的音乐偶像Lady Gaga。在威尼斯电影节放映结束后, 该片收获了来自观众长达8分钟的掌声,Lady Gaga与布莱德利·库柏更被各大媒体期冀为角逐奥斯卡的热门人选。“你能看见她的肌肤、血管中的颤动,这些让你得以靠近,感受到演员和角色动人的脆弱。”时隔近10年后,《纽约时报》仍旧对Lady Gaga不吝溢美之词,但此番却是因为她返璞归真的动人演技。“我并不是所有女孩中最漂亮的,所以常常被拒绝,写好的歌会被拿给别的漂亮女孩唱。”Lady Gaga在电影发布会上分享自己刚出道时的幕后经历,兴许正是因为女主人公Ally 这个角色与她的过往产生了联结,击中了她的内心,她才应邀本色出演这个想要实现音乐梦想的执着角色。


坚持与转变

今年4月,Lady Gaga在Instagram上发文纪念自己第一支单曲《Just Dance》推出十周年,距离上一次Lady Gaga以天外来客似的“先锋”造型示人似乎已经很久远了,她电子舞曲中合成器的强劲节拍、高耸入云的白色假发与蝴蝶结、“犰狳鞋”还有“生牛肉服”都逐渐被掩埋在近十年光阴的银色尘埃之下。《公告牌》杂志这样评价Lady Gaga这次参与创作并演唱的《一个明星的诞生》电影原声带,“很多歌词都关于想要改变、渴望改变,但其中包含了许多挣扎”,而这些歌词也道出了她的心声。2014年对于Lady Gaga来说无疑是改变与转型的元年,她经历了舞台摔伤、与经纪人分道扬镳、专辑《Art Pop》失利后的濒临崩溃与严重抑郁,正当一度要放弃歌唱事业时,受到美国传奇爵士乐歌手Tony Bennett 邀请合作推出爵士专辑《Cheek to Cheek》。 Gaga坦言Tony Bennett 拯救了她的人生,使她借由爵士乐找到了新的状态与方向。“录爵士对我来说更容易,因为我是个反叛者,跟流行乐告别一段时间也是挺反叛的,我就是突然想唱几首纯粹的爵士。”尔后她留起50年代浅金色卷发,穿着曳地长裙多次献唱格莱美, 慢慢亲手抹去了曾经在流行文化中横空出世、高度符号化而又颇具商业价值的“怪物Gaga”形象。除了歌唱事业上令粉丝不解的转变,她在影视上的尝试也未曾停歇,2015年凭借《美国恐怖故事》在一片争议声中揽下金球奖最佳迷你剧女主角奖杯,去年她更是接拍了一部由Netflix出品的个人纪录片《嘎嘎:五尺二寸》(五尺二寸是 Gaga 的真实身高)来见证自己2017年的工作全过程,以及生活中的欣喜、挫折与迷惘。在纪录片中她解释当初以怪异形象出道的原因是为了抵制唱片公司对她的物化包装:“要是他们想让我卖弄性感,像一个流行偶像,我就自己加些怪诞的风格,这样我会觉得自己还有控制权。” Gaga强调,不管在什么时候,她都要确保是以她的方式自由创造艺术,这一点足够解释她近些年来的转变。


Lady Gaga

10月18日,Lady Gaga做客《史蒂芬· 科拜尔深夜秀》。


Lady Gaga

她的粉丝俗称“小怪兽”,名字源自她的专辑《The Fame Monster》。


流行文化中的艺术 vs. 异数

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似乎魔法般地改变了大众的审美与接受度,当Lady Gaga如科幻人物般带着整副面具与夸张头饰出现在MV中,跟着冰冷的舞曲节拍一遍遍重复那些简单却不知所云的歌词时,全世界都在议论着这个有着古怪名字的女歌手。《Just Dance》《Poker Face》横扫各大流行榜单令全球乐迷疯狂,美国新一代流行偶像至此横空出世。她的音乐给金融危机阴霾笼罩下的美国人创造了一个逃离现实的兔子洞,让人暂时忘却次贷危机、债务与破产,得以稍作喘息与狂欢。有乐评人评价她的歌曲是制作简单、粗暴又洗脑的电子合成神曲,但翻看她的履历不难发现,这个原名史蒂芬妮· 乔安妮· 安吉丽娜·杰尔马诺塔的意大利裔女明星是音乐上的学院派,她4岁开始学钢琴,17岁被纽约大学音乐系提前录取专修古典乐,2008年至今一共获得格莱美提名19次,斩获奖杯6座。但她给自己的定位却是行为艺术家,而Lady Gaga正是她全天候无间断的作品:“人们都说 Lady Gaga 是个谎言,没错,我是个谎言,可我每天都在努力将这个谎言变为真实。”Lady Gaga这个艺名来自皇后乐队那首《Radio Ga Ga》, 她把每个时代的流行文化当成工具箱,从中不断汲取采撷,在视觉呈现与个人风格上将那些文化符号堆砌、杂糅,人们很容易在她身上发现熟悉、吸引人的元素,但整体的效果却让人惊为天人,成为当年流行文化中的异类。她对夸张的热爱,以牺牲内容为代价的鲜明风格便是苏珊·桑塔格口中“坎普” 的当代最佳代言。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近期宣布了2019年的展览主题“Camp :Notes on Fashion”,灵感来自于苏珊· 桑塔格1964年的文章《坎普札记》(Notes on Camp),而Lady Gaga不出意料被选为联合主办者之一,她在2013年那张惨遭滑铁卢的《Art Pop》里,将此前标志性的夸张戏谑风格推至顶峰,甚至请来艺术大腕杰夫·昆斯制作专辑封面,但观众却有些不甚理解,甚至审美疲劳,离她越来越远。在桑塔格的眼中,主流与大众一旦认同了坎普的价值,它就丧失了要反对的对象,这也是为什么Lady Gaga费尽心思一再求变——从天外来客的文化杂糅到50年代爵士名伶,不管是复古或空想,就是要有别于现在,有别于当下,同时超越之前的自己。然而流行文化的世界是个嬗变、现实而健忘的世界,在黑人文化风头正盛、音乐偶像频出、社交媒体与流媒体当道的今天,靠出位与过度曝光并不能再抓住千禧一代的眼球,也并不符合新一代对偶像的消费习惯,白人流行女偶像诸如Katy Perry与Miley Cyrus 也或多或少地延续与复制了Lady Gaga 的坎普,崇尚刻意的非自然与夸张,造成了风格上的同质化。正如Gaga的偶像安迪·沃霍所言:“在未来,每个人都有15分钟的成名时间。”属于Lady Gaga 的“15分钟”已被她发挥到了极致,却也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转瞬即逝。


Lady Gaga

2016年,Lady Gaga在纪念奥兰多夜总会枪击案的活动中含泪读出死者的名字。她曾多次为LGBTQ群体发声。


Gaga 的走红更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了美国流行文化中一贯存在的反智主义、消费主义与坎普且刻奇的这两个侧面。苏珊· 雅各比在《反智时代》中提道:“电视、名人文化和青年营销是大众文化反智的三大要素,这三者的结合遗留成了当代美国社会的反智遗产。”Lady Gaga 的成功也体现了这三要素,在Facebook与Twitter 还占主导的时期,Lady Gaga的社交媒体账号就拥有千万粉丝,是社交媒体时代当之无愧的“初代网红”。南加州大学社会学教授马修· 戴福伦甚至开设了一门名为“Lady Gaga和名人社会学”的课程,他认为Gaga是很会把握媒体心理,是吸引眼球的营销专家:“我们将把她当作一个社会现象来研究……这不仅仅是关于个人,或是音乐,在社交网络上她拥有千万粉丝,这是一个社会话题,全球性的社会现象。” Lady Gaga应该是最早一批尝试将粉丝效应变现的明星,2010年她自己投资了一个能够横跨所有社交网络、便于管理与连接庞大年轻粉丝群的社交平台Backplane,又率先和当时所属的环球唱片签下“ 360度风投合约”,即唱片公司在前期投入更多资金以换取往后商业营销以及巡演收入中的分成,她先后与传奇说唱音乐家Dr.Dre推出了Beats 耳机的联名设计款,又与M.A.C、宝丽来展开特别合作得到大批粉丝买单。即使曾经社交媒体与营销玩转得再顺风顺水,Lady Gaga在转型爵士与参演电影期间,并没有分到千禧一代市场这杯羹,也逐渐沦为大众与媒体眼中的过气明星,就像《一个明星的诞生》里她的男搭档布莱德利·库柏唱的那样:“Maybe it's time to let the old ways die。”Gaga的时代该结束了。


但更重要的是,这几年她似乎已经完成了由“Gaga”向“Joanne”的转变,她有意将自己与浮名虚利隔离,2016年底推出了以自己mid name为名的专辑《Joanne》,曲风一摒浮华电子元素,涵盖了乡村、摇滚、爵士、民谣、放克,这是为了纪念她的姑妈,也为了缅怀她青年时期在纽约酒吧驻场的简单岁月,提醒自己永葆一颗热爱音乐的初心。在Lady Gaga经历了一系列人生低谷与挫败之后,她将曾经与曝光率斗智斗勇的精力转向了对社会议题的关注:她公开分享自己与抑郁症抗争的经历,并与母亲一同创建基金会致力于帮助年轻人摆脱抑郁症。而早在#Metoo运动之前,Gaga就开始关注校园性侵, 2015年那首名为《Till It Happens to You》的单曲也正是为一部校园性侵纪录片所做的主题曲,更不用说她风格极度个性化的音乐为LGBTQ群体带来的积极鼓励。因为她对社会议题的关注,对慈善事业的贡献, 美版知乎Quara 上甚至出现“如果Lady Gaga竞选总统会怎样”的提问,粉丝们也在Facebook上建立了“ 帮助Gaga竞选总统”的主页。Lady Gaga在流行文化中的确是一个异类,而她的不同在于太过真实与执着,最初从不掩饰对成名的热望,也不掩饰心底对流行文化的戏谑,更不掩饰内心的敏感与脆弱。可能对她而言,扮演Lady Gaga本身就是真实人生中最大胆的艺术尝试之一,也正如她在纪录片里所言:“你天生不是为了随波逐流,而是要尽情活出自己的人生。”


撰文—MENTOS 编辑—万有道 图片— 视觉中国、东方IC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