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听,也需要勇气

周轶君:听,也需要勇气

阅读数 2968

评论
摘要: 早几个月,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代表人物扎卡里亚,邀请民粹民族主义总舵主班农上了自己的访谈节目。一时间扎卡利亚受到许多批评,责备他为“恶人”扬声。扎卡里亚自辩,不要以为我不让班农讲话,人们就听不见他了吗?右翼阵营在欧洲、美国遍地开花,难道还要担心一次访谈增加他们的曝光?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周轶君


早几个月,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代表人物扎卡里亚,邀请民粹民族主义总舵主班农上了自己的访谈节目。一时间扎卡利亚受到许多批评,责备他为“恶人”扬声。扎卡里亚自辩,不要以为我不让班农讲话,人们就听不见他了吗?右翼阵营在欧洲、美国遍地开花,难道还要担心一次访谈增加他们的曝光?扎卡里亚倒是替批评他的人担心:你们不了解右翼在想什么,又怎么能明白他们究竟靠什么,又怎么能赢过他们?


听见不同声音,听见真相是需要勇气的。福山在新书《身份》中提出,身份认同是一种根植于人类基因深处,获取尊严的途径—人们对尊严的要求,现在常常高于经济需求。他这样解释近年来民粹民族主义再次兴起的原因。“你要么承认我,要么不承认。”楚河汉界如此分明,人要听到对方阵营的声音,需要放低成见,挑战自己的身份认同。


奇异的是,今日信息泛滥,“听到”却越来越难。一方面人有了“不听”的自由。最近遇到一个爱尔兰人,他说自己两个月不听新闻了,因为受够了翻来覆去“脱欧”的折磨。在美国也有这样的人,自特朗普上台后自我屏蔽,去星巴克都戴上白噪音耳机,滤去周围人的讨论。和平年代,物质丰富,不了解十万八千里外的大事,我们照样能够过日子。其次,信息碎片化带来只字片语中的满足。有时只看了一个标题就转发、评论,只看了一段就足以侃侃而谈,印证自己固有的三观之后,不需要再去听去看。我最近也犯下这样的错误。看了一小段瑞典电视台搞怪中国游客的录像,印象是观念落后,水平不高。后来才被人指出,要看全版。去到Youtube 看全,才发现在录像片段之前,主持人有长篇幅对种族偏见的讨论,虽然仍是粗糙的揶揄恶搞,也不乏自省之语:“对于不熟悉的事物,我们更容易以歧视的眼光看待。” 自黑,全人类都笑了。


我是费了一番劲才看到全版的。媒体如此发达,敢去听,能够跨过界限“听到”,往往是个人选择。大数据影响了媒体,媒体倾向于塑造我们,现在选择成为谁,却越来越依赖我们自己。班农虽然在欧洲各处五星级酒店与右翼会师,建造所谓“war room”(作战室),实际上欧盟27国(除去英国)也只有两三个有意合作,其他则拒绝“来自另一个大陆的领导”。让他上上自由派媒体何妨,听到才能理解,理解最终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自我强化身份认同。否则,自由派和民粹民族主义并没有什么不同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