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美利坚小姐2.0 再见比基尼,你好政治

美利坚小姐2.0 再见比基尼,你好政治

阅读数 5469

评论
摘要: “美利坚小姐”大赛迎来了惊天动地的变化—97年来的传统、泳装环节不见了。《纽约时报》称之为#METOO运动的连锁反应。除了取消泳装,今年还不再设有T台,“小姐”这个字眼也从缎带上去掉,佳丽们可以在晚装环节自由选择服饰。新增的“问答环节”也掀起广泛讨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美国大西洋城海边的木板人行道上,年轻的女性们穿着泳装,排队等待评委的打分。这些女性从美国各州赶到大西洋城,为了赢得“金美人鱼”的称号和100美元的奖金。这场为吸引游客、繁荣当地商业的选美活动用泳装美女成功引起了舆论的关注, 吸引了10万人次的观众。最终,来自华盛顿的Margaret Gorman获得了这场海滩选美的冠军。从那之后,大西洋城的海滩每年都会上演一场泳装选美大会。曾经名为“大西洋城城际选美大会”的大赛有了一个更响亮的名字:“美利坚小姐”(Miss America),大赛举办场地也从人行道搬到了富丽堂皇的礼堂内。


美利坚小姐2.0 再见比基尼,你好政治


再见比基尼

在第98个年头,“美利坚小姐”大赛迎来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主办方永久取消了泳装环节。要知道在过去的几十年,在人们的脑海中“美利坚小姐”几乎和泳装画了等号,亚军的奖品就是一件泳装。但从今年起,“美利坚小姐”的舞台上将不再出现泳装。今年6月,美利坚小姐赛事组委会在官方推特上发布了一段宣传视频。视频中,一套白色比基尼化作浓烟,最终消失不见,“美利坚小姐2.0 #byebyebikini(再见比基尼)”的字样进入画面。视频下方的文字写道:“我们要脱下泳装,迈入新世界。”


这是今年美利坚小姐赛事中最重要的一项改变,《纽约时报》称之为#Metoo运动在好莱坞、政界、商界的连锁反应之一。一直以来,“美利坚小姐”选美中的泳装环节都饱受争议。从最初保守的连体泳衣到后来愈发暴露的三点式比基尼,对于泳装表演的争论从未停止,常常成为女性组织批判的对象。几年前,主办方也曾为了迎合“政治正确”的趋势,打算取消泳装环节,却在观众一面倒的意见下被保留了下来。根据《纽约时报》当时所进行的调查,超过60%的观众希望保留泳装环节。这两年,随着女权运动的兴起,女权意识的觉醒似乎成为了一股不可逆转的社会潮流,最终也促成了这项美利坚小姐比赛的改变。今年6月,“美利坚小姐”主办方正式宣布,为了迎合女性地位的转变,永久取消泳装比赛环节, 与97年来美利坚小姐的这项传统做告别。


“在我们的国家,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文化革命,女性们有勇气站起来,在许多问题上听到她们的声音。美利坚小姐很自豪能够成为一个组织并加入这个授权运动。”美利坚小姐董事会主席格雷琴·卡尔森(Gretchen Carlson)在声明中说道。半年前走马上任的卡尔森是1989年的“美利坚小姐”冠军得主,后来成为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主播,同时也是美国#Metoo运动的主要人物。2016年,卡尔森将涉嫌性骚扰员工的前福克斯新闻CEO罗杰•艾尔斯(Roger Ailes)拉下马。去年底,“美利坚小姐”主办方高层爆出邮件侮辱前佳丽的丑闻,引发高层大换血。卡尔森成为最理想的代替人选,被认为有助于改变选美比赛的形象。在卡尔森的提拔下,现在美利坚小姐大赛的九人董事会中,有七人为女性,其中三个最高的职位均由女性担任。


美利坚小姐2.0 再见比基尼,你好政治


她也对大赛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宣布将“美利坚小姐”升级到“2.0版”。改革后,大赛以选手与评委进行的“互动环节”来代替泳装环节。在这个评委与选手们的问答环节中,选手们需要展示自己的个人成就、对“美利坚小姐”这份工作的激情、抱和理想。她在“早安美国”节目中表示,今后的美利坚小姐选拔不再把重点放在“选美”上,而是更加关注选手的学历、才能、社会影响等。她称:“我们不会再以候选人的外表来评判她们,这是一种巨大的改变。” 晚礼服竞赛也发生了改变。卡尔森认为,选手们可以穿上“他们选择的任何东西”,甚至是裤子。除了赛制的改变,“美利坚小姐2.0”还充分体现了族裔多样化。入围决赛的五名女性中,有四名是有色人种女性,包括冠军妮娅·伊玛妮·富兰克林(Nia Imani Franklin)。


作为首名未参加泳装秀就荣获桂冠的“美利坚小姐”,富兰克林表示对此感到很高兴。来自纽约的富兰克林是一名古典歌剧演唱家,同时拥有作曲硕士学位。她在赛后对媒体表示:“我想在舞台上表现更丰富的自己,而不仅仅只是秀泳装那么肤浅,今晚舞台上的所有选手们也都没那么肤浅。”


“美利坚小姐2.0”不再被称为选美(pageant),而是一场竞赛(competition);场上的佳丽都是候选人(candidates),不再是参赛者(contestants)。这里不再有T台,“小姐”这个词也从缎带上去掉,曾经的重头戏“泳装秀”也已经消失不见。这些都是主办方在过去6个月内锐意改革的结果,为了迎合女性的社会角色转变而进行的这次升级象征着“美利坚小姐”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然而,它却也成为了历史上收视率最惨淡的一届大赛。尽管佳丽们在台上使出浑身解数,展示各种才艺,但大赛收视率仍创下了历史新低,比去年下滑了36%。其中有各种原因,美国人越来越不喜欢看电视了,“美利坚小姐”的收视率本身就处于下滑趋势。然而,媒体更多是将这惨淡的收视率归咎于泳装环节的取消,早早地将此次大赛形容为“ 有史以来最可预测的电视收视率暴跌之一”。


美利坚小姐2.0 再见比基尼,你好政治


被“政治正确”绑架?

和“美利坚小姐”的情况一样,为了迎合“新的社会风潮”,F1赛事在去年年底宣布不再聘请赛车女郎。一个来自英国的女权团体Women Sport Trust 在推特上呼吁,取消包括赛车、拳击、自行车等项目的所有体育赛事的陪赛女郎和举牌女郎。


然而,并不是所有女性都对此表示欢迎。甚至有人认为,这些行为是对“物化女性”的矫枉过正。一名曾担任过5年赛车女郎的女性认为这种做法“简直搞笑”。她表示:“请不要拿我们热衷的职业,作为你们夺取政治利益的手段。” 今年“美利坚小姐”大赛的“密歇根小姐”艾米丽· 希玛(Emily Sioma)曾对取消泳装环节表示不满,她认为没必要把女权和“穿不穿泳衣”绑在一起。“对于我来说,无论穿什么都值得别人尊重。如果现在取消泳衣了,以后所有的事都会取消,作为女性、选美佳丽,我们还怎么比?”


取消泳装环节、去掉“小姐”这一字眼,鼓励族裔多样化,不少网友质疑这一届的“美利坚小姐”是否太过于追求“政治正确”了。除了这些赛制变化,当晚的决赛还俨然变成了一场政治主张的平台。代替泳装环节的作答环节变成了政治时事问答。“弗吉尼亚小姐”艾米丽· 麦克法尔(Emili McPhai l)被问及对“球员下跪听国歌”问题的态度。公开质疑取消泳装环节的“密歇根小姐”艾米丽· 希玛则呼吁各界关注密歇根的水污染问题,她在自我介绍中说:“我来自一个拥有全国84%的淡水,却没一个居民敢喝的州。”“阿拉巴马小姐”卡利· 沃克(Callie Walker)对主持人说:“据估计,到2050年,我们的海洋将充满与海洋生物一样多的塑料。” 提到“政治正确”,美国总统特朗普从不缺席。当被问及“美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西弗吉尼亚小姐”玛德琳· 柯林斯(Madeline Collins)毫不犹豫地喊出了“特朗普!”以往总是微笑着回答“世界和平”的佳丽们,纷纷公开表达个人对政治、社会问题的看法,《华盛顿时报》《纽约时报》等媒体认为这样的变化具有重大意义,让人捕捉到了一种新的竞争精神。但也有不少网友忍不住吐槽:这届美利坚小姐,是都准备去为社会正义代言了吗?更有推特用户写道:“美利坚小姐,请为这些正义女战神们让路。”


美利坚小姐2.0 再见比基尼,你好政治


去年底的邮件丑闻爆出后,美利坚小姐主办方急于改变公众心目中的负面形象。它的改革努力迎合特朗普上任后的政治环境以及metoo运动掀起的社会浪潮。当然,它的本质仍然是选美大赛,仍然是根据外表来判断的一场比赛。尽管卡尔森宣布将对他们的比赛会对各种身形、各种年龄的女性都更具包容性。但今年的舞台上,依旧是清一色身材苗条的年轻女性。同时,在邮件丑闻后新上任的领导层也备受质疑。“美利坚小姐2.0”开启后个月,22个州的选美组织代表联名发表请愿书,要求罢免包括卡尔森在内的多位高管职位,认为他们“管理不善,决策过程不透明”。今年月初,去年的“美利坚小姐”卡拉• 蒙德(Cara Mund)公开指控卡尔森“封杀”“欺凌”自己,将自己边缘化,并且操纵比赛,这件事情至今都未得到解决。


“美利坚小姐”大赛一直都是矛盾的存在,它一方面鼓励女性独立思考、有所追求,却又始终无法摒弃对漂亮外表的推崇。“美利坚小姐”的种种变革似乎依旧无法解决这一层最根本的问题。“美利坚小姐2.0”,争议依然存在。“但是: 尝试,就是一个开始。”《大西洋月刊》如此评价,“虽然还有很多其他问题,这仍是很棒的事情。” 在谈论海洋垃圾之前,“阿拉巴马州小姐”卡利·沃克利用舞台谈论了泳装环节,她说:“我的确认为有时候改变很难。”但是,她很快补充道:“改变是好事。”


美利坚小姐2.0 再见比基尼,你好政治


撰文— 朱怡 编辑—万有道 图片— 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