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黑泽明,不曾消失的电影明灯

黑泽明,不曾消失的电影明灯

阅读数 3028

今日热度 8

评论
摘要: 日本导演黑泽明已离去20年,这位“电影界的莎士比亚”一生执导过30部电影,多部成为影史经典。从1943年处女作《姿三四郎》崭露头角,到1950年以《罗生门》将日本电影推向世界舞台,其《七武士》《战国英豪》《乱》等经典代表作时至今日依然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电影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黑泽明,不曾消失的电影明灯


“他极有技巧地将日本民间传说与西方表演叙事风格技术结合,为两个世界提供了新的桥梁,重新将日本文化引入战后全球观众的面前。”1998年,《纽约时报》在导演黑泽明的讣告中写道。影评人将黑泽明视为亚洲乃至全球影响最大的导演之一。9月6日是黑泽明去世20周年纪念日,时至今天,依然有大批影视作品受到他的影响,乔治·卢卡斯、弗朗西斯·科波拉和马丁·斯科塞斯等导演也一直尊他为“偶像”。


1910年,黑泽明出生于日本东京,是家里排行第八,也是年纪最小的孩子,父亲黑泽勇曾是职业军官。初中时期,黑泽明的兴趣是绘画和文学。黑泽明曾说自己受哥哥黑泽丙午的影响最深。演员德川梦生说,黑泽兄弟就像是“照片的正片和底片”。1923年关东大地震,17岁的丙午带着13岁的黑泽明到现场去,让他直面遇难者尸体,观察自然与死亡。丙午天资聪颖但考试落榜,随后成为无声电影解说员。他喜欢俄罗斯文学,黑泽明也因此接触俄罗斯名著和西方文化,后来到苏联拍摄了《德尔苏·乌扎拉》。1933年,丙午因事业受挫自杀。“他魂归神坛,把我孤独地留在人间。”在自传《蛤蟆的油》中,黑泽明这样说。在和美国影评家唐纳德·里奇的对话中,黑泽明曾总结自己的作品有一个永恒的主题:“我想发出一个疑问,人们为什么不能更开心地生活在一起?”


黑泽明,不曾消失的电影明灯


1936年,黑泽明加入日本东宝公司,在导演山本嘉次郎麾下学习导演和编剧。1943年拍摄处女座《姿三四郎》,开始在电影界崭露头角。1951年,电影《罗生门》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至今仍在IMDb250佳电影榜单中排第112名。电影的主要情节改编自芥川龙之介的小说,但黑泽明独特的叙事技巧让故事跳出了仅限于日本观众理解的范围。美国标准收藏公司评价称,电影用“大胆、非线性的叙事方式展现了一场犯罪的所有细节,每个角色的视角都有明显的不同”。不仅如此,“它的影响还在整个文化领域,用一种严肃、不仅仅带有日本色彩的视角表达关于真理的相对性和不可靠性,黑泽明也因此与费里尼等导演比肩,一跃成为电影大师”。而谈到这部重要的作品时,黑泽明本人的视角更跳出电影的范畴,他说这部电影的意义在于表达“人是多么不善于对自己坦诚,他们不能不加修饰地谈论自己”,“如果你无法理解这个剧本,那可能是因为人心原本就是无法理解的”。


身高181厘米、工作力求完美、脾气暴躁的黑泽明被工作人员冠以“天皇”称号。曾为他担任场记的野上照代写过一本书,名字叫《等云到:与黑泽明导演在一起》—黑泽明曾为了拍一段云,等了100天,而拍摄《天国与地狱》时,他发现场景外一栋民宅的二楼阻挡了镜头视野,最后为保证电影效果,竟然将二楼全部拆掉。1971年,黑泽明试图自杀,但一直拒绝向外界透露原因。自杀风波之后,他又拍摄了《影子武士》《乱》和《梦》等作品,获得国际影坛的肯定。1990年,他成为第一个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亚洲电影人。


黑泽明,不曾消失的电影明灯


尽管离世已经20年,电影人始终没有忘记黑泽明。2008年黑泽明逝世10周年时,马丁·斯科塞斯在一集播客特别节目中谈起黑泽明:“他是东方电影进入西方的使者,二战之后,他让日本电影进入另一种文化成为可能。同时,他又在现代和历史两种文化中跨越。”2016年,翻拍自1960年同名电影的《豪勇七蛟龙》上映,而翻拍的旧作灵感来源于黑泽明的《七武士》。新闻网站Vox称,《七武士》的故事放在今天依然成立,因为它“是原始、简单、优雅的,就像神话故事一样,可以在任何场景中重新演绎,耐久性和灵活性正是黑泽明的电影广受喜爱、长期保有影响力的原因”。这种可以任意变换故事外壳的“剧情源代码”深深地影响了好莱坞。Vox 举例称,皮克斯的《虫虫特工队》、乔治·克鲁尼主演的《十一罗汉》等电影的故事内核其实与《七武士》类似。DC超级英雄电影《正义联盟》的导演也说,电影架构正是来自黑泽明的作品。今年4月,HBO在红遍全球的电视剧《西部世界》第二季中加入日本元素,原因是主创乔纳森·诺兰和丽莎·乔伊想借作品致敬黑泽明。诺兰在接受采访时说,设计日本元素是因为“儿时对日本电影,特别是黑泽明作品的迷恋”。


而7月底,曾与黑泽明合作过《罗生门》《七武士》和《蜘蛛巢城》等作品的日本编剧桥本忍因肺炎去世,享年100岁。在黑泽明过世时,桥本曾发出这样的唁电:“曾经一起创作剧本的剧作家只剩下垂垂老矣的我一人了,连送别会也无法出席。对黑泽先生,我有一个请求,请您和大家说声‘桥本随后就到’,给我留一个能盘腿而坐的位置。”


黑泽明,不曾消失的电影明灯


“谈到日本导演时人们总是问我,谁是日本下一个黑泽明、下一个大岛渚。这太难回答了。”2016年,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曾说。“2000年以后,有一些日本导演,比如河濑直美和我,我们似乎是西方市场喜爱的对象,但我们已经到了40多、50岁,我们正在等待下一代导演到来,然而不幸的是,年轻的独立电影人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难以在海外观众那里留下印象。”


撰文、编辑— 小熊 图片— 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