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村中璃子 在日本对抗疫苗恐慌

村中璃子 在日本对抗疫苗恐慌

摘要: 疫苗安全事关全社会的健康。要不要接种某种疫苗,有时是充满争议的公共卫生安全问题。7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展开调查,研究日本国民对HPV疫苗的了解程度,考虑重新为这种疫苗背书。2013年,日本媒体报道注射HPV疫苗会带来极大副作用,日本的HPV疫苗接种率从70%暴跌至1%。

疫苗安全事关全社会的健康。要不要接种某种疫苗,有时是充满争议的公共卫生安全问题。7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展开调查,研究日本国民对HPV疫苗的了解程度,考虑重新为这种疫苗背书。2013年,日本媒体报道注射HPV疫苗会带来极大副作用,日本的HPV疫苗接种率从70%暴跌至1%。日本医生、记者村中璃子此时站出来,几乎是靠一己之力对社会宣传这种疫苗的安全性和必要性。日本HPV疫苗争论的背后,是日本疫苗系统落后、政府支持不够、媒体没有及时传播科学知识等问题。而在欧美,“反疫苗运动”频频抬头。不少父母对疫苗极度不信任,甚至认为疫苗副作用带来的伤害大于疾病本身。除此之外,宗教信仰、政治立场、对传统医学和政府不信任等都成为了左右疫苗接种率的因素。


村中璃子 在日本对抗疫苗恐慌


“厚生劳动省,你们要做多少次调查,才能做好守护国民健康的这份本职工作呢?”7月23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将展开一项关于日本民众对人类乳头瘤病毒疫苗(HPV)了解程度的调查。厚生劳动省计划采访2000人,调查民众对HPV疫苗和相关症状的知识。日本医生、记者村中璃子在推特上质疑,比起关心日本国民对这种疫苗知识有多了解,厚生劳动省更应该关心自己如何才能把相关的疫苗知识更好地传播出去。


这已经不是村中第一次和日本厚生劳动省在HPV疫苗问题上“杠”起来。她对日本HPV疫苗注射情况的追踪从2015年开始。两年后,村中璃子因为对HPV疫苗安全性和必要性的宣传,成为第一个获得英国《自然》杂志颁发的约翰·马多克斯奖(John Maddox Prize)的日本科学家。然而荣誉背后,村中经历的是一段漫长、孤独的疫苗科普之路。


村中璃子 在日本对抗疫苗恐慌


一场孤独的战斗

村中璃子出生于东京,她的父亲是一名政治新闻记者,母亲则来自医学世家。村中在一桥大学完成社会学研究生学位之后,又在北海道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她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区办事处,负责针对传染病进行疫情监视、评估。随后她回到日本,在一家制药公司从事关于肺炎球菌疫苗的研究。2009年,村中在行医、研究之余,也在一些媒体上发表关于疫苗和医学的文章,这为她后来针对HPV的研究和发声打下了基础。


2009年,日本正式引入HPV疫苗并提供部分资金减免,鼓励日本女性接种。这种疫苗于2006年问世,可以帮助防止子宫颈癌、肛门癌和阴道癌等疾病的发生。2015年,HPV疫苗被世界卫生组织列入“基本药物标准清单”。2013年4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决定将这种疫苗加入国民免费接种计划,建议12至16岁的女性接种。因为政府的支持,2009年至2014年间日本有超过300万女性接种了疫苗,接种率高达70%。


转折随即而来。当年4月,日本媒体在电视上播出“因接种疫苗发生癫痫、只能坐轮椅”的“受害者”的报道。随后,信州大学一个名叫池田秀一的医生在论文中指出,HPV疫苗会给小白鼠的大脑带来伤害。池田的研究由日本政府资助,他本人在电视新闻中传播自己的论文结果,一时引起社会恐慌。日本的HPV疫苗接种率因此暴跌至不到1%。尽管当时并无接种疫苗和神经系统损伤有关的证据,日本政府迫于舆论压力,决定停止将疫苗推荐给国民接种。


2015年,村中在报纸上以自己的医药学背景向社会科普HPV疫苗的安全性和必要性。2016年,她开始详细调查池田秀一的论文和实验,发现池田只为一只小白鼠注射了疫苗进行实验,并且注射量为正常疫苗注射量的200倍。而池田在论文中公布的脑损伤照片却并非来自这只小白鼠— 被接种HPV疫苗的小白鼠已经接受了转基因操作,池田将这只白鼠的血液取出,喷洒在另一个正常、未接种过HPV疫苗的小白鼠脑切片上,声称这是接种过HPV疫苗后受到的损伤。厚生劳动省随后发表声明,称池田的实验无法证明HPV疫苗和脑损伤有任何联系。池田所在的信州大学针对他的实验展开调查,大学最终同意村中子关于“无法证明HPV疫苗与脑损伤有关”的观点,却坚称池田没有篡改实验结果,只是“不恰当的陈述导致了社会的误解”。池田将村中告上法庭,称她的文章是恶意诽谤。愤怒的日本民间反对疫苗人士出手骚扰村中和她的家人,称她收了疫苗公司的贿赂,是“WHO派来的间谍”,报纸迫于压力取消了她的专栏。村中撰写的关于HPV疫苗的书籍也被迫延迟发售。


村中并没有让日本民众对HPV疫苗的信心有所提升。2016年7月,63名接种了疫苗的女性与日本政府和两家疫苗制药公司对簿公堂,声称疫苗严重伤害了她们的神经系统,要求日本政府支付巨额赔偿。村中璃子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称“日本媒体在报道诉讼时忽略医学证据,让社会给予原告极大的信任”。


“政府在HPV疫苗争议上的犹豫不决让民众对它的安全性产生了毫无根据的怀疑。日本不仅因此脱离了全球性的卫生事业,还帮助其他反对疫苗者消解了各国为保护女性健康做出的努力。”


2017年,村中因为对HPV疫苗的声援,获颁英国约翰·马多克斯奖。这个奖以英国生物学家、记者约翰·马多克斯爵士命名,由《自然》杂志和科学组织“科学智识”(Sense about Science)联合评选,目的是表彰为了公众利益“捍卫”科学、不顾社会敌意提出理性证据的个人。《卫报》、BBC和《独立报》等媒体都报道了这个奖项。在接受采访时,村中说因疫苗事件引起的诉讼和斗争“是一场孤独的战斗”:“日本每年有2万7000至2万8000名女性被诊断出宫颈癌,每年有3000多人因此死亡。然而因为反对疫苗者的宣传、政府的不表态,许多人不知道这个疫苗的安全性。”


“我希望国际媒体对我获奖的报道能让日本媒体了解,反对疫苗者在引导公众舆论、影响政府决策。尽管美国也有关于HPV疫苗的负面报道,但接种率维持在50%左右。反对疫苗的人很活跃,媒体也不想惹上麻烦,如果我不做任何事情,真的会有很多人因此受到伤害。”


村中璃子 在日本对抗疫苗恐慌


在两种未知中做决定

日本政府至今没有恢复对HPV疫苗的推荐,7月23日厚生劳动省宣布要展开的调查,正是为了考虑“是否重新向民众推荐HPV疫苗”。但在村中璃子眼中,进行这种调查并不是政府的当务之急。今年2月,村中璃子的新书《十万个子宫》正式发售,她在书中介绍了宫颈癌的危害和HPV疫苗的预防效果,希望以此抵制关于疫苗的谣言。村中曾说她认为一些接种HPV疫苗后出现的副作用可能是心理因素,有人因此在亚马逊上批评她的书“缺少证据、同情和伦理”。但也有72%的人打出五星好评。有人替她辩护称,世界上“不存在没有副作用的药物,也不存在没有副作用的疫苗。仍然使用疫苗是因为它有超过风险的好处。”


而她与池田秀一的官司还在继续。7月21日,村中璃子在个人网站发表文章征集日本网民的签名,希望池田秀一撤诉,要求政府彻查池田造假的实验。


“村中的故事解释了‘疫苗恐慌’是如何开始的。它们一旦出现,做出最大的努力也难以消除。”新闻网站Vox 评价道。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公众对疫苗安全的信任一旦瓦解,重建需要耗费的精力和时间不可估量,后果也令社会无法承受。


“落后欧洲和北美超过10年”、“荒唐”,这是《日本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英文媒体口中的日本疫苗政策。在一份对比日本和英国疫苗注射情况的论文中,两名日本长崎大学的医生发现,20种常见疫苗中日本只引入了4种。其他16种没有获得厚生劳动省批准,而英国早已能合法获得,“日本与英国在疫苗和免疫注射计划中有较大的差距,政府需要修订疫苗法规、改善民众对疫苗的认知”。


1974年,日本儿童百日咳疫苗接种率约为80%,全国共有393例感染,无人因此死亡。随后,关于百日咳疫苗安全性的质疑和谣言在社会中传播,1976年只有10%的婴儿接种百日咳疫苗。1979年,日本共有1万3000人感染百日咳,41人因此死亡。1993年,日本厚生劳动省为了避免出现副作用,叫停了腮腺炎、麻疹与风疹混合疫苗的注射,如今依然是唯一禁用这种混合疫苗的发达国家。今年4月,日本冲绳爆发麻疹疫情,全国有超过100人感染麻疹。日本媒体发现1977年至1990年间出生的日本人普遍只接种过一次麻疹疫苗,而需要获得足够免疫力则需要接种两次。除非厚生劳动省改革免疫计划政策,麻疹的发病率在未来可能会上升。


日本目前有官方提供和自愿接种两种疫苗计划。常规疫苗费用由政府负担,疫苗种类却十分有限—流行性腮腺炎、甲型肝炎和儿童流感的疫苗费用在美国由政府提供,在日本却只能自费选择。2009年,日本就因为没有及时推出流感疫苗计划,饱受甲型H1N1流感肆虐之苦。


日本的另一个疫苗问题是接种人数太少。2016年NIID一份调查显示,日本只有52%的2岁儿童接受了完整水痘疫苗注射,但确保水痘不会大规模传染,需要95%的注射率。为什么父母没有及时带孩子注射?因为实在太麻烦了。日本父母在孩子满1岁之前需要到诊所报到7次才能完成所有疫苗计划。西方国家为了提高效率开发了多种联合疫苗,但日本政府为了保护国内疫苗生产商,往往不愿意引进外国的联合疫苗。


村中璃子 在日本对抗疫苗恐慌


日本民间也对是否要积极推动疫苗注射持不同态度。日本的一些医生家长认为,任何药物都有副作用,但疫苗能防止更严重的健康问题。日本国立保健医疗科学院的前负责人却坚持,现在的卫生环境已经大大改善,不需要像过去那样接种这么多疫苗:“我并不反对接种疫苗,但医学应该主要关乎治疗”。打还是不打?正如《日本时报》所说,是一个“在两种未知中做决定”的问题。


撰文— 小熊 编辑— FAYE 图片— 视觉中国、AFP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