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成功学升级,文学还扛得住吗

周轶君:成功学升级,文学还扛得住吗

阅读数 3488

评论
摘要: 从前你可以说,不要去信机场那些贩卖成功学的,要是那些人都能赚钱,哪还用出来教大家怎么发财?可是像瑞·达利欧(Ray Dalio)、约翰·杜尔(John Doerr)这样的人相继出书,以上说法显然不成立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成功学升级,文学还扛得住吗

从前你可以说,不要去信机场那些贩卖成功学的,要是那些人都能赚钱,哪还用出来教大家怎么发财?可是像瑞·达利欧(Ray Dalio)、约翰·杜尔(John Doerr)这样的人相继出书,以上说法显然不成立了。前者是全世界最赚钱的对冲基金创始人,后者是硅谷最成功的投资人,早在上世纪90年代相中了谷歌、苹果、 亚马逊。当然,他们并不把自己看是“成功学”教授,通过出版他们试图填补这个时代思想家、哲学家的空缺。


John Doerr最新推出新书《Measure what matters》。他接受采访时说,之所以能相中那么多未来飞黄腾达的科技潜力股,原因在于他本来就有工科背景,且总能看出谁是好的企业家—这些人有如下共同点:1.对技术完美的痴狂追求;2.战略明确:真心提供市场上未有、又被需要的服务;3.合理使用资金;4.最重要的是,团队内部的透明性。每一个人都知道整个公司的目标是什么,劲往一处使。杜尔早期帮助谷歌建立了一种企业文化,不乱发奖金,留下资金用于创新,目的是鼓励冒险,失败了也没关系。“如果我的目标是火星,结果到了月亮也不错。”


他的嗅觉也相当灵敏。在1990年代的硅谷,已经闻到翻天覆地的技术革命就要来:个人电脑每两年造价降低一半,人类历史注定要改写了。


这样的经商之道、人生哲理听来常常令人振奋,总觉得第二天自己也要打烂旧世界。这当然是好事,feel good,起码无害。不过,仔细看看杜尔也并非总是点石成金,而是当金子闪烁的时候没有眨眼。“‘你觉得这会是多少钱?’我自己算了算市值10亿。拉里(谷歌联合创始人)回答:‘一百亿。我说的不是市值,是利润。’我晕了。100亿利润意味着1000亿市值,是微软、英特尔和IBM的总和。拉里毫无吹嘘,只是冷静计算,我没有跟他争辩,他和谢尔盖要改变世界……”


人们期待只字片语点化人生,于是“成功者如是说”成了文学的一个新门类,横扫出版及多媒体—诺贝尔文学奖应该留意一下。然而到头来,盖茨、巴菲特、贝索斯、马斯克都不可复制。最近读村上春树十年前出版的《关于跑步,其实我想说的是》,那或许才是更普世的进步人生。大叔心境,欲辩还休,做起来却是一步一个脚印。通过长跑、铁人三项,村上改变了身上每一块肌肉。他却不励志。名校校园里朝气逼人的女生们从身后跑上去,“她们的人生习惯了超越其他人,恐怕将来也是”,村上却连一点比试的雄心都没有,除了不停跑下去。这是文学对成功学的瓦解。


跟杜尔相比,村上并不短志。说穿了,成功未必有多少秘诀可以大书特书,除了运气,成功者与生俱来心底里有一种不同凡响的力量。这种力量让他们不被庸常的生活淹没。关于跑步,村上说的其实是观照内心。Hack your life,掌控人生,Ray Dalio的原则。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