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和陌生人在车内独处太危险,打车软件真的不能用了?

和陌生人在车内独处太危险,打车软件真的不能用了?

阅读数 2512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近来滴滴顺风车的社交功能引发多方关注,乘客的照片和个人信息被司机们评头论足,令不少人大呼“太吓人”。无独有偶,作为打车软件鼻祖的Uber(优步)最近也面临诉讼,平台对司机审核不严,却要受害者背锅,这究竟是自知理亏想息事宁人,还是性别歧视成心无意更改陋习?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近来滴滴顺风车的社交功能引发多方关注,乘客的照片和个人信息被司机们评头论足,令不少人大呼“太吓人”。无独有偶,作为打车软件鼻祖的Uber(优步)最近也面临诉讼,平台对司机审核不严,却要受害者背锅,这究竟是自知理亏想息事宁人,还是性别歧视成心无意更改陋习? 


Uber


本以为安全到家,谁知是噩梦的开始

旧金山湾的Sophia自优步2009年成立起就是其忠实的用户,但去年12月她用优步从公司打车回家时,却经历了噩梦般的12分钟。当优步车到达Sophia的公寓大楼后,司机问她是否能陪她走进大楼,Sophia当然是拒绝了,但当她输入大门密码时,司机却在她背后尾随进入了大楼,对她实施了性骚扰,惊慌失措的Sophia狂奔上楼进入自己的公寓才逃过一劫。


事发后Sophia报了警,并得知那位优步司机是注册在案的性犯罪惯犯,这让她对优步的司机审核制度产生了怀疑。而有类似经历的优步乘客远不止Sophia一人。2014年时印度就曾爆出优步司机强奸女乘客案,当时优步高层的反应竟是怀疑案件是竞争对手的栽赃,继而质疑受害者的验伤报告。去年,受害女性再次起诉优步在处理问题期间处理医疗信息不当,誓要和优步抗争到底。


Uber


去年年底,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另有2名受害女性匿名对优步提起诉讼,更多女性随之加入,目前包括Sophia在内已有九名女性用户对优步提起联合诉讼,控告优步对专车的安全性做了虚假宣传,并在性骚扰、强奸等犯罪问题上粉饰太平。起诉书称在过去的7年中,已有上千名女性乘客遭受优步司机的咸猪手。代表律师Jeanne Christensen对《赫芬顿邮报》表示,这些受害女性生活于巨大的恐惧之中,许多人在案件发生后宁可违约也要立即搬离自己的公寓,她们换新手机、新号码,就是害怕袭击者会再来找她们。


司机审核制度不严,优步内部问题多多

优步公司在性骚扰问题上可谓劣迹斑斑,媒体相关报道层出不穷,此前还有一名司机涉嫌恐怖袭击纽约,令大众对优步司机审核制度质疑声高涨。优步前员工Susan Fowler去年2月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开了优步内部的职场性骚扰和性别歧视问题,之后优步新上任的总裁Dara Khosrowshahi公开表示他会关注此问题,并承诺将安全问题放在首位。


Uber


今年初,优步宣布加强司机审核,增加了软件的安全功能,并表示此后每年将重审所有司机的背景信息,以确保没有漏网之鱼,还称将利用新技术即时更新优步司机的被捕信息。优步宣布聘请美国国安前部长Jeh Johnson作为安全顾问委员会主席,并在公开声明中称,优步的每一段车程都由全球定位系统跟踪,公司有24小时在线的安全团队,软件能随时将你的乘车情况分享给朋友和爱人。


但Christensen认为这还远远不够,优步现有的制度倾向于快速通过司机审核,通常只回溯申请人7年的经历,与申请信用卡和租房的背景调查根本不能相比,对于性犯罪记录等也并未做出调查。受害者们的诉求之一就是希望优步能改进司机的背景审核制度,至少应在司法数据库中做指纹匹配,提前识别惯犯。优步方面则反驳称指纹检查也并非万能,有可能冤枉好人,“没有任何背景检查是万无一失的,至少我们的审核是健全、公正、与目前工作内容相关的”。


Uber


服务条款要用户背锅,受害者被变相噤声

在受害者们看来,要逼迫优步提升安全审查标准,最好的办法就是公开审理她们的案件。可许多人并不知道,当他们使用软件时,已在不知不觉中放弃了与优步对簿公堂的权利。 


许多手机软件打开时往往会要求用户同意服务条款,不同意就没法使用,很多人没有耐心读完所有的条款,更加不会发现优步的服务条款中已经标明,所有用户争议必须依靠私下仲裁解决,即使是性骚扰和强奸也不例外。面对诉讼,优步直接对法院发起动议称这些受害女性无权将案件提交公开审理,引来诸多抗议。


Uber


非公开的私下仲裁不同于公开司法审判,对商界大佬极为有利。问题的关键在于当事人受保密协议所制约,不可公开相关信息,这也就意味着,受害者无从知晓是否还有和她相似经历的其他受害者存在,每名受害女性都必须单打独斗,而通常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拿到赔款罢了,责任公司根本不会重审自己的制度缺陷。Sophia表示自己起诉不为金钱,只为改变现状,就是希望能鼓励更多受害者站出来。女性们在对优步发出的一封公开信中直指问题根源,“秘密仲裁剥夺了女性参与审判的权利,也将优步的黑暗面隐匿于司法体系、媒体和公众监督无法触及之处”。


随着越来越多女性开始发声,一些公司想要私了性骚扰案件的做法是越来越站不住脚了,此前已有案例禁止公司通过私下仲裁解决相关问题。许多人都相信,在性骚扰问题上,仅仅依靠媒体公开受害女性的故事是不够的,公开审判无论在美国体操队前队医性侵案,还是比尔·科斯比案中都已展现出巨大的能量。加州西部法学院教授Hannah Brenner认为,人们通常会把性暴力案件作为一次性事件处理,过了就不再提,但当这些女性们团结起来,就能成为一股巨大的力量,难以被忽视。


Uber


打车软件隐患多,女性专用车会是解决方案吗?

在巴西,女性专用的打车软件如FemiTaxi和LadyDriver正在占领市场,其背后暴露的正是人们对于打车软件的不安,美国市场也是如此,See Jane Go于2016年登陆加利福尼亚州,Safr则在今年于波士顿发布。这些听起来似乎与此前日本电车推出的女性专用车厢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否就是解决问题的出路呢?更多人认为打车软件公司至少应向公共交通系统学习,公布专车案件数据,让公众监督起作用。


Uber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