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变革降临好莱坞,谁能笑到最后?

变革降临好莱坞,谁能笑到最后?

阅读数 2691

今日热度 9

评论
摘要: 谁是全球最有权势的商业片生产者?过去的几十年来,相信大部分地球观众都会同意——是好莱坞。然而正如《名利场》的一篇文章标题所示,时代变了,“那个我们所知的好莱坞结束了。”以NETFLIX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来势汹汹。“所以,电影院何时会彻底消亡?”——这成为了今天业界讨论最多的问题。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谁是全球最有权势的商业片生产者?过去的几十年来,相信大部分地球观众都会同意——是好莱坞。然而正如《名利场》的一篇文章标题所示,时代变了,“那个我们所知的好莱坞结束了。”以NETFLIX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来势汹汹。“所以,电影院何时会彻底消亡?”——这成为了今天业界讨论最多的问题。从外部环境看,中国电影票房今年第一季度首次超过了北美地区,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也正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更是让不少人忧心忡忡。好在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时,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下一集的《变形金刚》是否会化身为“阿拉伯的擎天柱”,拭目以待。


Netflix成名作美剧《纸牌屋》

Netflix成名作美剧《纸牌屋》。


Netflix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右)与美国导演Bryan Fogel

Netflix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右)与美国导演Bryan Fogel。


今年,戛纳电影节和Netflix陷入了争执。


一方是历史最悠久、地位最权威的国际电影节之一;一方则是势头正猛的电影新秀。“老前辈和年轻人”不合的关键点在于电影的发行方式。简单来说,戛纳坚守于电影院。根据法国当地的规定,只有在电影院线上映36个月后,它们才能上架流媒体;但是Netflix不愿意让自己的电影走传统的院线上映路线,并在院线和流媒体间保留足够的窗口期。戛纳官方宣布了禁止Netflix作品参加主竞赛单元的决定。而Netflix 以将五部电影撤下戛纳档期的威胁作为回应。


Netflix首席内容官泰德· 萨兰多斯认为,戛纳难免过于守旧,先是禁止红地毯上自拍,又明令拒绝流媒体,“他们选择庆祝的是发行而不是电影艺术。我们选择的是电影的未来,如果戛纳选择陷在电影的历史里,那就随便它吧”。


实际上,戛纳对于Netflix的这种“抵制”,在传统电影行业里并不陌生。大制片厂当然希望电影先在院线上映。从艺术角度,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克里斯托弗·诺兰等大导演,也希望观众们像出席仪式一般去欣赏电影质感。


然而,从实际情况看来,观众们——站到了Netflix这边。


流媒体正取代电影院

好莱坞,本是美国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郊外的一个地名,由于美国许多著名电影公司设立于此,逐渐成为了世界闻名的电影中心,也成为了美国电影工业的代言词。然而,在诸多商业领域都发生巨变的21世纪,好莱坞的光环也黯淡了下来。就在去年,好莱坞刚刚经历了整个现代历史上最凄惨的一年:美国电影院的上座率已经创下20年来的新低;年度票房收入刚过100亿美元。曾经风光无限的制片厂,如今一片萎靡之态。迪士尼、时代华纳、二十一世纪福斯、索尼以及派拉蒙这五大好莱坞片商,2017年的利润总和仅为41.7亿美元,较十年前缩水77%,还没有当时时代华纳一家挣得多。这也是为什么,红杉资本合伙人迈克尔·莫里茨直截了当地告诉《名利场》:“在我看来,好莱坞正在死去”。


导演伍迪· 艾伦

导演伍迪· 艾伦(左)为亚马逊拍了人生第一部美剧《六场危事》。


第71届戛纳电影节海报

第71届戛纳电影节海报。


发生了什么?

以Netflix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来了。一开始Netflix只是以租赁DVD起家的好莱坞分销商之一,但随着渠道的建立和原创内容的生产,它成为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打进娱乐业的技术公司,彻底变革了行业的生产方式,成为让每一个好莱坞影业巨头都害怕的对手。至于Netflix的科技同行们,亚马逊、Google、苹果公司和 Facebook,也纷纷大举进军好莱坞,准备投入几十亿美元来创建原创节目。


人们仍旧喜爱电影艺术,但是看电影的方式却彻底变了。流媒体把电影院搬到了用户的客厅、卧室。美国业界的共识是,到2050年,大部分电影院都会关门。在欧洲,每天都有电影院倒闭。人们可以在手机、iPad、电视屏幕上看电影,不限时间,不限地点,无人干扰,这才是电影业的未来。Netflix欣欣向荣的财务报告,和看起来愁云惨淡的制片厂形成了鲜明对比:它已经在全球拥有超过1.2亿用户每月付费,去年的营业利润翻倍达到8亿美元,市值接近1200亿美元,两倍于二十一世纪福斯、比整个百度多出30%。


实际上,自从互联网渠道诞生以来,“新老交替”的故事就在不断发生:消费者们逐渐抛弃整张专辑,而选择购买单曲或者在线听歌;他们抛弃昂贵的精装纸书,转而青睐不占任何空间又便宜的电子书;接下来,他们选择不再光顾电影院。毕竟,当Netflix 月费可能还不到一张电影票价钱,好莱坞拿什么说服普通观众,你必须去穿着整齐、走出门去,才能看到一场“真正”的电影呢?明明上映的电影还非常有限。


新任全球最大制片厂

“根据你的立场是什么。你要么觉得Netflix在拯救好莱坞,要么认为它在对一个岌岌可危的产业落井下石。”《综艺》一篇文章如此评论两者的关系。这句话可以这么理解:Netflix正在将好莱坞原本的资源和内容“搬运”到自家,一方面这当然对传统的产业模式产生了极大的冲击,但是另一方面,这也给了创作者新的可能性。流媒体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是无限大的内容存放空间和展示平台——而这背后更根本的,是1亿多用户加起来无限多的时间。在电影院,每周不过数部新片上映,而往往只有一两部能拿到最多的排片。但是在流媒体上,每一个用户都可以制定自己的观看计划,随便看。事实上,Netflix早就表示它真正的竞争对手,其实是人类的睡眠时间。


当然,反过来,这也意味着Netflix必须不断生产有吸引力的新内容,才能让这1亿多用户永远兴致勃勃地看下去,继续心甘情愿地付出费用。2013年大获成功的《纸牌屋》成为了Netflix原创内容的起点,此后其在原创剧制作上的投入以每年15亿美元的速度增加。2017年,Netflix预计在内容授权和原创上的预算达到了60亿美元,计划生产1000小时的原创内容,相比去年多了400小时。


钱花在电视剧上,也花在电影上。去年他们拍摄了35部五花八门的原创影片,包括知名日漫改编、威廉· 达福主演的《死亡笔记》、布拉德·皮特主演的《战争机器》、蒂尔达· 斯温顿主演的《玉子》、即将上映的《明亮》、最昂贵的《爱尔兰人》,还有奥逊·威尔斯的遗作《风的另一边》。首席内容官泰德· 萨兰多斯表示,2018年计划一共推出80部原创电影,并在年内全部完成发行。这意味着,他们平均4天半就要产出一部影片。而产量最大的“好莱坞六大”华纳兄弟,2016年推出的电影也只有23部。也就是说,当这个计划完成之后,Netflix就是全球产量最大的电影制片厂。


亚马逊出品的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

亚马逊出品的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曾获201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


HBO出品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

HBO出品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被众多粉丝称为神剧。


电影艺术还在继续

我们大可不必为电影这门第七艺术担心。事实上,好莱坞已经离“艺术性”越来越远。票房不断下降的背后,有一个自身的原因是,传统电影业不再是一个以创造力为主导的行业了。好莱坞只担心失败,不担心重复。想想有多久,你没有再在好莱坞“大片”中看到一个充满新意的故事?正由于这个市场太过高投入高风险,大制片商不是那么喜欢危险的灵感,反而更相信保守的套路。这也是为什么,所谓的IP 论能够喧嚣至上。《速度与激情》拍了7部,还没完。漫威的《钢铁侠1》、《雷神1》、《奇异博士》的剧情,差不多就是一个模版用了三遍。追求艺术性的作者型导演,在这样的土壤难以生存。


而另一方面,好消息是,流媒体生产商在提高数量的同时也可以照顾到质量。别忘了2017年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海边的曼彻斯特》就由亚马逊出品。亚马逊与托德·海恩斯、理查德·林克莱特等导演合作,拍摄了大量中等预算的影片。今年奥斯卡,Netflix也依靠《泥土之界》和纪录片《伊卡斯洛》拿到了8项提名。在好莱坞电影不可能放下狂轰滥炸的“大片”保险模式的时候,“作者电影”正在互联网上得到复苏。这件事在上个世纪早已有过“先例”:那些不受主流片商待见的文艺片导演,曾经就在家庭影碟机上找到过努力方向。值得一提的是,今年Netflix计划中的80部电影,绝大部分都将是成本低于1000万美元的低成本影片。“作者电影”可能会在Netflix、亚马逊这样的互联网流媒体找到新的机会,而这种机会也会因此给予一批新兴的电影制作以及发行机构更多的机会。即使是再完美主义的影迷,与其去电影院看一部老套的续集大片,自然还不如在家看部真正好看的电影。


当然,还有美剧

1953年,奥斯卡颁奖典礼第一次进行电视转播的时候,主持人曾经奚落电视是“电影死了以后才会去的地方”。结果大半个世纪之后,所有的一线导演、编剧、明星,都跑来拍电视剧。就连总是吐槽“不懂流媒体服务是什么”的伍迪·艾伦,都为亚马逊拍了人生第一部美剧《六场危事》。


在人们对好莱坞失去兴趣的同时,他们发现——电视剧变得特别好看了。从故事包容性来说,长篇剧集本就有其固有的优势。“好莱坞编剧圣经”《故事》一书的作者罗伯特· 麦基解释说:“两个小时对电影来说,所能展现的内容非常有限。如果说电影《卡萨布兰卡》中的里克· 布莱恩是三维的,那么电视剧《绝命毒师》中的沃尔特· 怀特就可能是十六维的。过去的15-20年间,美国出现了很多50-100小时的长篇剧情电视剧。《绝命毒师》有多达26条故事线,角色极其复杂。这需要最好的叙事手段,这种叙事可能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见。”


“暴看(binge-watching)”成为了一种新的流行观剧模式,指的是观众们花连续数个小时的时间,一口气看完一部剧。想想《绝命毒师》、《纸牌屋》、《权力的游戏》、《使女的故事》…… 那些制作精良的电视剧的确让人产生欲罢不能的感觉。


除了流媒体,造成这个局面的还有另一位足以和好莱坞竞争的角色:制造出《权力的游戏》的HBO。实际上HBO“好看起来”的原因和Netflix有共通之处。作为收费的有线电视台,它因为需要以更加有竞争性的内容吸引到用户,所以愿意给实验性内容更多机会。大卫· 切斯曾向Fox、CBS、ABC 提供《黑道家族》的创意,都被拒了,只有HBO独具慧眼。结果就是,《黑道家族》为HBO带来百万计的DVD销量和订阅用户的增长,以及21座艾美奖杯。HBO一度走在流媒体前面,实际上也启发了后者。Netflix的首席内容官曾这么说:“我们的目标是,在HBO变成我们之前变成他们。”


撰文— 王珊珊 编辑— 万有道 图片— 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