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航向希腊,半步里的觉醒

周轶君:航向希腊,半步里的觉醒

阅读数 2850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从土耳其一路航向希腊,从庄严静穆的伊斯兰到斑斓璀璨的拜占庭,跨过爱琴海,须臾之间风变柔和,海归平静,星野低垂,令人一下子感悟:古希腊人眼中的神必是温和的,甚至嬉戏的,这才有了神在此地退后半步,人的理性跨前半步的可能。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周轶君


从土耳其一路航向希腊,从庄严静穆的伊斯兰到斑斓璀璨的拜占庭,跨过爱琴海,须臾之间风变柔和,海归平静,星野低垂,令人一下子感悟:古希腊人眼中的神必是温和的,甚至嬉戏的,这才有了神在此地退后半步,人的理性跨前半步的可能。


希腊科斯岛是西医起源地,西医鼻祖希波克拉底出生于此。他的行医誓言以阿波罗神开始,但当街上有人癫痫发作,围观者要把病人送进神庙,希波克拉底却阻止了他们,以自己医术施救。古希腊文明的源头在两河流域,在古埃及,但是一切到了这里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古埃及壁画中的侧身正视像,到了希腊长出肌肉,长出海洋的色彩,到后来还出现了对现实的观察:一只脚的透视究竟该如何处理。那半只脚的缩短,符合人眼看到的正面效果,也为日后文艺复兴如河川倾覆般人的觉醒做了铺垫。


仔细看希腊国旗,亦不难联想到它跟以色列国旗一样蓝白二色。现代欧洲文明的源头,准确说是“两希文明”,希腊和希伯来— 基督教。国旗的颜色很难说只是巧合。据《圣经》记载,圣保罗走出以色列传教,第一站就是希腊。《圣经新约》最早据说就是希腊文写成的。而以色列地理环境实在恶劣,山石沙漠加上死海,或许如此上帝在《旧约》中十分严厉,多施惩罚手段,而《新约》增添了爱琴海温和的颜色。


古希腊早期的岛上绘画,透出一股澄明、天真、自由的气息。“孩子是成年人的祖先”,一位教育家如是说,长大是渐渐迷失、背离天赋的过程。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文艺复兴要回到希腊,而今天的艺术家们,也一再一再要回到过去,回到那个与神嬉戏的古希腊。包括今天好莱坞的影视作品,随地都可以找到古希腊的源头,《头号玩家》中女主角的网名就来自古希腊女神阿尔忒弥斯(Artemis)。


当然,那个孩子气的古希腊,遇到今天民族国家的许多问题常常难以应付。国民闲散,管理低效,欧洲人认为希腊人活在另一种时间里。任何事情在这里不能得到迅速解决的时候,外来人都会相互提醒,“这是希腊时间”。面对希腊,我也只能想起庄子的慨叹:“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我们看的只是钟表上的格林尼治时间,而在希腊,时间在大自然那里自成体系。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