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白宫军师莱特希泽,他主导了中美贸易战

白宫军师莱特希泽,他主导了中美贸易战

阅读数 11589

评论
摘要: 71岁的罗伯特·莱特希泽再次回到白宫。曾效力于里根政府的他是个对外贸易强硬派,单从这一点看他就和特朗普非常“合得来”。在离开白宫、供职于华尔街最强律所世达律师事务所的三十几年里,他依旧坚持“贸易惩罚”来维护钢铁产业,被业界称作“美国贸易沙皇”。作为典型的“A型人格”,他雄心勃勃,争强好胜,苛求自己,迷恋权力。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71岁的罗伯特·莱特希泽再次回到白宫。曾效力于里根政府的他是个对外贸易强硬派,单从这一点看他就和特朗普非常“合得来”。在离开白宫、供职于华尔街最强律所世达律师事务所的三十几年里,他依旧坚持“贸易惩罚”来维护钢铁产业,被业界称作“美国贸易沙皇”。作为典型的“A型人格”,他雄心勃勃,争强好胜,苛求自己,迷恋权力。如今他如愿回到权力中心,更是被称为中美贸易战的构架师。不过,左右特朗普政策的幕僚并不只存在于白宫。每天六点播出的晨间新闻秀“福克斯和朋友们”也是这位福克斯电视台忠实观众最信赖的“幕僚”。这档被称为“最愚蠢新闻秀”的节目如今承担着为总统提供每日简报和意见的责任,与特朗普形成了一个“收看节目-发推特回应”的循环。


莱特希泽

2017年5月,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宣誓就职。


莱特希泽

2018年3月10日,莱特希泽与日本贸易官员世耕弘成在布鲁塞尔会面。


很难想象莱特希泽已经71岁了。虽然年轻时的一头红发如今有一部分已经花白,但从他的神态和身形来看,依然很难将他归为老年人。这可能要归功于他异常健康的生活习惯。和多数大腹便便、烟酒不忌的华盛顿高官不同,莱特希泽每天五点半准时起床,跑步或是举重,晚上还会再踩会儿健身单车。他认为“咖啡有害健康”,早在三十几岁时就戒了咖啡,只喝白开水。为了戒烟他也费尽心机,从雪茄、鼻烟到嚼烟,到后来彻底和所有烟草说再见。


媒体喜欢将他形容为典型的“A 型人格”——雄心勃勃,争强好胜,苛求自己,总是把日程排得满满当当。他在一天工作15小时的情况下,还依旧买下NBA 全赛季的票去看球。他习惯终日忙忙碌碌,不断驱动自己在最短的时间里干最多的事。1973年从乔治城大学法学院毕业后,他做了5年的律师,之后便进入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就职期间,他不错过任何一场谈判,想从实战中学习谈判相关的更多细节,很快晋升成为参议院史上最年轻的主管级官员。早在30年前,《华盛顿邮报》就描述莱特希泽为“A 型人格的成功人士”。那时,莱特希泽已经离开了里根政府,加入世达律师事务所,成为华盛顿办公室的合伙人。当时,在大多数税收界的说客(tax lobbyists)失业的华盛顿,世达律所最大的“烦恼”却是客户太多。


谈判桌上的“强硬派”

在被任命为特朗普政府的首席贸易代表之前,莱特希泽在世达律所待了30多年。这30几年间,被喻为“莱特希泽师团”的世达律所一路代表美国企业和产业工人打官司,重点集中在美国对外出口和非公平贸易。莱特希泽坚持“贸易惩罚”来维护钢铁产业,被业界称作“美国贸易沙皇”。世达律所曾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华尔街最强律所,这个律所在美国业界以咄咄逼人的风格著称,这与莱特希泽的风格极其相似。在加入世达律所前、效力于里根政府的那三年,莱特希泽就是以这样的谈判风格为美国贸易立下汗马功劳。1985年,当他离开里根政府时,白宫给予了他“钢铁老兵”的美誉。


坊间流传着许多莱特希泽在谈判桌上的趣事,最有名的可能就是“纸飞机”事件。1985年,希特莱泽受命与日本谈判钢铁进口问题。彭博社曾这样介绍当年谈判桌上戏剧化的一幕:莱特希泽根本不想看日本提出的方案,在会议上故意将谈判清单折成了纸飞机扔向日方,让日本谈判人员方寸大乱。不仅如此,在日方贸易代表发言时,他心不在焉地拆开面前的麦克风零部件把玩,时不时讲些粗俗的笑话使得在场的所有人放松警戒状态,为进一步的诱导提供机会。这场谈判后,莱特希泽在日本留下了“导弹人”的称号。此时的莱特希泽已经深谙政坛江湖的“摆平术”。用他自己的话说,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那几年,他懂得了最重要的是掌控“过程和时间”,弄清各种人物和事件之间的关系,知道哪种说法最有说服力,可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但强硬、高强度、不给对方留下一丝喘息的空间——这些才是莱特希泽一直以来最明显的谈判风格。他的好友众议院官员John J. Salmon表示,莱特希泽的风格其实就是“强辩到底”。 莱特希泽似乎不认为自己是个“强硬派”,他曾说过:“我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更加友好一些,而不是一个看起来虚张声势的谈判对象。因为谈判的艺术在于四两拨千斤。” 然而,许多谈判都说明莱特希泽并没有“友好一点”。 1983年他与苏联人就进口美国小麦一事进行谈判,一开始苏联人似乎不能接受和一个看起来没经验的新手谈判,几轮下来都没有任何进展。结果莱特希泽直接给苏联发函,强硬表示事情结束了,美方不会派代表继续谈判。最终,苏联人主动妥协。1985年,他主导了美国与日、德、法、英的马拉松式谈判,迫使4国签下了历史上著名的“广场协议(Plaza Accord)”,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协议签订后,5国开始在外汇市场抛售美元,美元持续大幅度贬值,增加了出口竞争力。而日元大幅升值,地价暴涨,出现严重经济泡沫,经历了“失去的十年”。


莱特希泽

2018年3月14日,莱特希泽和英国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在华盛顿会面。


纽约广场大酒店

1985年9月22日,纽约广场大酒店,(左起)西德、法国、美国、英国和日本的财政部长。


“中美贸易战”的构架师

莱特希泽沿着里根的对外贸易强硬路线走得风生水起,在里根政府的三年间一共参与了二十多个国际协议的谈判,涉及钢铁、汽车和农产品领域。在离开白宫后,莱特希泽也长期倡导贸易保护主义。莱特希泽的哥哥James曾说过:“他(莱特希泽)享受行使权力的感觉。” 如今,他带着贸易保护主义如愿再一次回到了白宫。或许是特朗普让他回想起了里根时代的成功,他对美国的权力和国家利益有着强烈的信仰,是个坚定的对华强硬派。


“莱特希泽将会代表美国,为争取美国工人利益优先的贸易合作做出杰出贡献。他将挽救美国失败的贸易政策并却保护美国人民的财富。”这是2017年1月3日,特朗普提名莱特希泽担任美国贸易代表时说的一番话。莱特希泽和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理念非常一致,主张对违反贸易规则的国家征收高额关税。两人对中国贸易“有想法”也是由来已久。莱特希泽认为美国在中美贸易中是一个长期的受害者,并鼓吹“中国威胁论”,指出美国必须考虑强硬措施改变这种状况。这个想法和特朗普一拍即合。去年8月,莱特希泽提出对华发起“301调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莱特希泽在贸易政策制定会议上表示,和中方的谈判始终无功而返,继续耗下去,美中贸易赤字将进一步扩大,是时候采取行动了。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请求再给一次机会,再进行一轮谈判,最终被否决。会议过后特朗普就宣布,由莱特希泽全权负责开启“301”调查。今年3月23日,特朗普在白宫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华尔街日报》评论,莱特希泽是这场中美贸易战的构架师。


挥舞征收高额关税的大棒,是莱特希泽的惯用伎俩。在里根政府时期,每当谈判中有国家不同意“自愿”减少对美出口额时,莱特希泽则祭出此杀手锏,以开征高额关税相要挟,最终逼迫对手采取“自愿出口限制措施”(VER)。近20年美国并没有使用VER,因为1995年诞生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在《保障措施协定》中明确指出:不论是在进口端还是在出口端,成员国均不可寻求、接受或维持任何形式的自愿出口限制、人为市场安排或其他类似措施。不过,莱特希泽根本没把WTO放在眼里,他曾说:“在我们美国人面前摆着的不论是贸易协定还是WTO,这些条款是我的权利,当我不需要这些权利或内容对我不利时,我就会选择结束契约关系。”


特朗普

2018年3月8日,特朗普签署完公告后,与莱特希泽(右)等人交谈。


特朗普

2018年3月8日,特朗普正式签署公告,对进口钢材和铝材分别征收25%及10%的关税。


与特朗普“合得来”

在加入特朗普政府之前,莱特希泽与特朗普并没有太多交集,但两人似乎都对对方颇有好感。早在2011年,在特朗普尚未打定主意参与总统大选角逐之时,莱特希泽就在当时《华盛顿邮报》的一个专栏里撰文,公开捍卫特朗普关于自由贸易的观点。尽管特朗普的观点并不为美国主流经济学家所称道,莱特希泽依然选择坚定不移地支持特朗普。特朗普也曾在一份声明中毫不吝啬的表达了对莱特希泽能力的赞赏,认为他将“帮助美国扭转失败的贸易政策”。


除了在贸易政策上的一致,两人在个性和取向上也不乏共同之处。据说,在莱特希泽的主卧室墙面正中心就挂着一幅与真人等大的他的肖像,极度自恋这一点和特朗普如出一辙。他在佛州棕榈滩的高档公寓距离特朗普著名的马阿拉歌别墅只有不到10分钟的车程,两人在家庭选址上的品味相似。


撰文— 陈沁涵 编辑— 万有道 图片— 视觉中国、东方IC、AFP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