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特朗普的品味与连任

周轶君:特朗普的品味与连任

阅读数 1402

评论
摘要: 不惜对俄罗斯死生相胁,也要在叙利亚坚持美国的立场。公然跟中国开打贸易战,哪怕自己的支持者成了受害者。要是还能搅动朝鲜半岛僵局,特朗普连任恐怕不是不可想象之事。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周轶君


不惜对俄罗斯死生相胁,也要在叙利亚坚持美国的立场。公然跟中国开打贸易战,哪怕自己的支持者成了受害者。要是还能搅动朝鲜半岛僵局,特朗普连任恐怕不是不可想象之事。


政治以理智为本,但往往为情绪挟持。特朗普的一名支持者在接受CNN访问时,谈及贸易战打击了自己的农产品出口,他说并不会因此立即迁怒特朗普,只是形势所逼。我记得一名伊朗的政府顾问曾对我说,“如果美国胆敢对伊朗动武,伊朗人肯定不会恨自己的政府,而一定是恨美帝。” 还记得2017年特朗普第一次空袭叙利亚,自由派知识分子都改了口:“这下,他真的成了全体美国人的总统!” 如此下去,只要特朗普对外继续强硬,摆出“美国利益第一”的姿态,连任筹码大增。其中吊诡的是,到底他和他身边的人独具眼光,还是为了连任制造危机?


记者验证了特朗普靠看电视发推文,揭秘白宫如何乱了套,但倘若内外政策仍稳步运行,只能印证“美国总统是靠不住”的,也不必靠住他一个。在美国法律无法裁定特朗普是否通俄,或者有任何违规作业之前,自由派对特朗普的反对,更多是感性的、印象的。比如,最近《金融时报》首席作家罗伯特·阿姆斯特朗发文感慨:“一个极重衣品的人,怎么会效力于地球上穿得最糟糕的有钱佬?” 原来他发现特朗普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迈克尔·安顿,竟然是男装风尚论坛styleforum的资深博主,拥有大批拥趸,而这个论坛的参与者留言大多彬彬有礼,品味不俗。阿姆斯特朗感到困惑:此人怎能为特朗普写下动人的辩护词?


有品味的人不会做没品味的事?违背这一假设的例子比比皆是。历史上多少独裁者,乃至杀人狂魔都是饱读圣贤书之人。希特勒藏书充栋,萨达姆是小说家,美军兵临城下,《与国王》匆匆交付印厂。拿破仑是小说家,在埃及被英军围困,还在战舰上连续三天召开讨论会——可不是作战策略会议,而是与一班历史学家、科学家探讨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荷马史诗。拿破仑一心想成为卢梭,而不是皇帝。


读书只是训练思维,填充大脑,人生经验的来源之一,未必是塑造心志的决定性因素。阿姆斯特朗深思过后,找到自我安慰的办法:品味是没办法教的,迈克尔·安顿所为,不过是教人穿上有品味的衣服,而不是改变那些人——正如安顿自己说的“至少可以对特朗普施加影响”。


品味对政治的影响,可大可小,不是决定性的,更不用说特朗普不是一个人在作战。他的无知与鲁莽,给了一大批鹰派乘虚而上位的机会。还很难说这将如何改变美国与世界。我们需要把特朗普的坏品味放在一边——其实那也不过是1970年代纽约浮华遗风最难看的一面——用更多精力来专注局势内核的变化。


不过,在把枪作为办公室装饰品的约翰·博尔顿,出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前一天,穿着体面的安顿还是辞职了。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