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恩师之女,对抗普京的女人

恩师之女,对抗普京的女人

阅读数 4491

评论
摘要: 官二代、社交名媛,电视节目制作人,主持人,情色电影演员、拥有560万粉丝的网红、演员的妻子,母亲,贴在克谢尼娅· 索布恰克身上的标签多到数不过来。去年起,这个颇具争议的“俄版帕丽斯· 希尔顿”又多了个身份,俄罗斯总统候选人。她是普京恩师之女,2011年开始却高调参与反对派的活动,与知名反对派阿列克谢· 纳尔瓦尼逐渐成长为一股反“普京体制”的政治力量。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俄罗斯,反对派几乎等同于“反普派”。这些年来,虽然反对派持续不断地进行反政府示威游行,但却无一成功。西方人士普遍认为,归根结底是缺少凝聚力和领导力。索布恰克参选总统能否改写反对派的屡屡失败的尴尬局面?她是有心参政,还是以此噱头展开新的商业计划,又或者只是应克里姆林宫之邀“出演反对派”?


阿纳托利· 索布恰克

1991年,阿纳托利· 索布恰克参加苏联最高苏维埃的全体会议。


普京(左一)与索布恰克的母亲Lyudmila Narusova(右一)交谈

普京(左一)与索布恰克的母亲Lyudmila Narusova(右一)交谈。


三月,莫斯科街头还飘着雪,参加完戈尔巴乔夫生日庆祝大会后,身姿曼妙的一名女子走入市中心的一家酒店。刚走进酒店大门,坐在大堂的年轻男子突然举起手中的杯子将水泼向她,并大声喊道:“这是为了日里诺夫斯基!”他口中的日里诺夫斯基就是另一名总统候选人,俄罗斯自由民主党主席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而这名女子正是前几天在电视上向日里诺夫斯基泼了一身水的克谢尼娅·索布恰克,也是今年俄罗斯总统大选唯一一名女候选人。2月28日的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上,索布恰克和日里诺夫斯基发生争吵,遭到辱骂后,索布恰克拿起水杯泼向了日里诺夫斯基。事后,索布恰克在Instagram上传了两人争吵的片段,配文中写道:“我不得不轻轻地向他泼了点冷水,以便阻止他。”


在酒店大堂遭到泼水攻击之后,索布恰克也发了推特,而且是连续4条,向外界告知现场的情况。她的推特有160万粉丝, Instagram上则有557万关注者。索布恰克向来是个高调的人,父亲去世后,她从家乡圣彼得堡来到莫斯科,用她的话说是开启了一段“新生活”。


享乐主义和物质主义的化身

在这段“新生活”中,她进入各种圈子,结识各类名人。20岁时,她已经是俄罗斯最有名的社交名媛,俄罗斯八卦新闻的主角,甚至有媒体称“在莫斯科没有索布恰克的派对就不算完整的派对”。她为《花花公子》做过封面女郎,照片里她身穿一套性感内衣;怀孕时更全裸出镜为Tatler Magazine 拍摄封面,还参演过几部情色电影。炫富是她在社交网络上的日常,爱马仕餐垫、私人游艇、名表,因此媒体给了她“俄版帕丽斯·希尔顿”的称号。不过显然,她本人并不喜欢这个说法。今年2月,TMZ问道:“你一直被称为‘俄版帕丽斯· 希尔顿’,为什么突然竞选总统?”索布恰克回答:“我跟她一点都不一样,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叫我,我做了十几年的政治记者。”她还写过一本叫作《如何嫁给百万富翁》的畅销书,她也确实曾与美国富商订婚,不过在婚礼几个月前突然取消了婚约,2013年她与俄罗斯演员Maksim Vitorgan举行了婚礼。


虽然毕业于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关系与政治学专业,但她早期的身份却是一名电视节目制作人兼主持人。索布恰克称这是为了逃避别人为她预设的道路。许多人认为毕业后,她应该供职于政府部门,但她选择了娱乐圈。“这是一个理智的选择,去创建自己的事业,打造自己的名气,千方百计扩大我的影响力。” 索布恰克在接受俄罗斯《新时代》采访时说道。


她在2004出任制片并主持的电视真人秀《住宅2》(Dom-2)在年轻人中大受欢迎,高居收视率榜首,这让索布恰克迅速蹿红。《住宅2》是档颇具争议的真人秀,节目中的年轻情侣们为争夺豪华别墅,在镜头前做各种出格的动作,被人评为“不折不扣的聚众淫乱”。发生争执的那场电视辩论中,日里诺夫斯基就指着索布恰克说:“不应该把泼妇带到这里来,《住宅2》是藏污纳垢之地!”《住宅2》中包含了许多露骨镜头,莫斯科市政委员会认为“有伤风化”,建议当局紧急叫停,不过《住宅2》仍旧在晚间黄金档播出,有人认为从中便可以看出索布恰克的权势。她也有自己的真人秀节目《巧克力里的金发美女》(Blonde in Chocolate),节目的内容就是索布恰克极尽奢华的生活,她在镜头前展示名牌套装、包包,自己参加的各种聚会,还曾经在泡泡浴中出场亮相。索布恰克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她赚得盆满钵满。2017年,她以210万美元收入登上《福布斯》俄罗斯名人排行榜第十位。


20岁到30岁的索布恰克可以说是俄罗斯享乐主义和物质主义的化身。跟一些终日流连于派对的女孩们一样,她也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12年前,《英国每日电讯》曾在索布恰克的家中访问过她。在这篇以《克里姆林宫的封面女郎》为题的文章中,索布恰克说:“我生活在一个非常空虚的世界里。那些巴结我、假装和我做朋友的人,99%是没有诚意的。但是,这就是人性。”她也曾发出感慨:“我和我朋友的世界建立在流沙之上,我们的父亲今天还腰缠万贯,明天却可能身陷囹圄。”


她的不安全感可能来自于父亲的经历。她的父亲阿纳托利·索布恰克是俄罗斯著名的改革派领袖,是首任选举产生的圣彼得堡市长。他曾是叶利钦最亲密的战友,提携过当时还籍籍无名的普京,可以说是老索布恰克将普京带入了俄罗斯政治舞台,因此至今都被普京称为恩师。1990年代中期,老索布恰克因与叶利钦的矛盾,引来一系列法律质询,更是面临牢狱之灾。后来普京拔刀相助,在老索布恰克心脏病发住院时,用一架直升机帮他逃离俄罗斯,送到巴黎。1999年,普京获得实权后,老索布恰克才得以回国,但第二年便心脏病发,死于家中。葬礼上,普京流下了眼泪,索布恰克印象深刻。父亲的死对于18岁的索布恰克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她将父亲的死归结于“来自克林姆林宫的迫害”。她连续几个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之后便离开了圣彼得堡,来到莫斯科。


索布恰克

索布恰克为欧米茄手表拍摄广告。


索布恰克

索布恰克(右二)与其他名媛出席2009年莫斯科电影节闭幕典礼。


告别过去

在一部1992年拍摄的关于老索布恰克的纪录片中,10岁的索布恰克坐在秋千上,对镜头说:“我绝不会参与到政治中去。”年幼的她没有想到,26年后,自己会宣布参选俄罗斯总统。宣布参选后,她在很多个场合说过,这不过是场“假竞选”,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会赢,俄罗斯选举就像在赌场,永远都是庄家— 也就是普京赢。”但她认为,只有参选,才有机会真正发声。2010年开始,索布恰克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政治中,与作为派对动物、社交名媛的过去做了一次告别。不过很多人并不买账,仍然对索布恰克成为反对派,并参选总统的诚意表示怀疑,他们认为这个重商主义的女孩“和反对派混在一起,不过是构筑她的一个新秀场”。因为在以前做一名有钱名媛是时尚,如今反对普京才是种时尚,索布恰克不过是找了一个新商业角度。


2011年,当普京宣布第三度参选总统时,索布恰克开始积极地参加反对派的集会。她利用电视、社交媒体传达自己的政治理念,那时的她已经深谙媒体之道,她知道如何吸引眼球,如何激起最大的浪花。索布恰克活跃于2011年杜马选举之后的大规模反政府抗议中,并和知名反对派政治家阿列克谢·纳尔瓦尼从反腐入手,逐渐成长为反对“普京体制”的一支政治力量。她的政治立场相对温和,因此也被一些反对派指责太过“软弱”。她曾说过:“最重要的事情是对政府施加影响,而不是推翻它。”并明确表示反对革命。她认为,在某些问题上可以向政府施压,比如司法改革;但某些问题,如总统和议会选举,政府不可能妥协,“我始终相信,政治是一种寻求可能性的艺术。”她利用自己的名气,逐渐成为反对派的骨干,2012年,她被选为反对派协调理事会成员之一。


索布恰克也因此付出了些代价。2012年6月的一个凌晨,当穿着睡衣的索布恰克打开门时,8名头戴面罩、手持枪支的男子进入她的家中,索布恰克的时任男友,反对党人民自由党领导人伊利亚·亚辛在床上目瞪口呆。这8人是俄联邦调查委员会的执法人员,他们进行了长达6小时的搜查。也在同一时期,索布恰克的三档电视节目遭到停播,甚至一度被捕。当然,这也带来了常人所不可企及的东西:名誉。反对派的支持者们开始真正视她为领导者,给予支持。


索布恰克

2017年12月28日,索布恰克成立总统竞选办公室。


索布恰克

2018年2月16日,索布恰克就要求取消普京参选总统资格一事出席诉讼会。


钦点的反对者?

索布恰克做的许多事都充满争议,参选总统这一决定也是如此。最先跳出来的是纳尔瓦尼派的人马,他们将索布恰克称为“搅局者和搞笑的自由派候选人”,认为索布恰克参选会让纳尔瓦尼未来的竞选铁票分流。纳尔瓦尼甚至在社交媒体上指责,索布恰克的做法会加深反对派的分裂;索布恰克则嘲弄纳尔瓦尼虚伪贪婪。


更多的说法是,索布恰克其实是“克里姆林宫钦点的反对者”。去年9月,就有消息称克里姆林宫在为普京物色一名女性对手。至于其中的原因,媒体人和政治学者认为女候选人更容易吸引眼球,还可以反衬普京的男子气概。索布恰克就是这样一个“自带流量”的话题女王,而恰好她又不足以对普京当选产生任何威胁,目前她的支持率仅为1.6%,而多个民调显示,普京的支持率在七成以上。她的参选确实造成了竞选吵吵闹闹的假象,让竞选显得更加“自由民主”一些。由此可见,有很多人仍然觉得索布恰克是普京羽翼下的“小女孩”。这也是为什么索布恰克第一次在反对派的示威活动中公开讲话时,底下的人嘘声一片。2006年,当索布恰克组建一个叫做“所有人都自由”的青年组织时,就有批评人士认为,这实际上是克里姆林宫的阴谋。政府希望通过这样一个组织,吸引年轻选民,防止他们参与颜色革命。对于她“应邀出演反对派”的说法,索布恰克仿佛被激怒了,她第一时间站出身来,表达愤怒。


而最让人想不通的是,索布恰克为何会选择与昔日关系亲密的“叔叔”普京对抗。索布恰克说道,自己在与普京的访谈中透露过参选决定,普京沉默了几秒,“他并不喜欢我的决定”。她在许多场合直接批评普京,她指责普京参加选举却从不参加电视辩论,并调侃:“在俄罗斯,有三样东西是不能选的,性别、父母和总统。”这让许多人觉得她是个忘恩负义的叛徒,因为用老索布恰克一名助手的话说是“普京救了老索布恰克的命”。普京确实在他最危难的时候冒险相救。“我并不反对普京这个人。”她说,“我反对这个体制。”


撰文— 朴春兰 编辑— 万有道 图片— 视觉中国、东方IC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