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默克尔拒为女权改国歌歌词,但中立用语市场已打开

默克尔拒为女权改国歌歌词,但中立用语市场已打开

评论
摘要: 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到来之前,德国借修改国歌歌词预先为女性刷了一波存在感。德国联邦平等事务专员克里斯汀·罗瑟-默林(Kristin Rose-Möhring)呼吁,将德国国歌歌词中偏男性化的两个词改为更中性的用语。虽然这一提议最后被德国总理默克尔否决了,但由此引发的有关男女平等的讨论显然更有意义。性别中立意识在越来越多领域中的觉醒也预示着,中立用语的市场已渐渐打开。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国歌歌词太man,德国想把“父国”改为“家园”

在德国周刊《周日画报》(Bild am Sonntag)获取的一封内部邮件中,默林向职员们提议:①把原本国歌歌词中的“Vaterland”(祖国,类似于英语的“fatherland”)改为“Heimatland”(类似于英语中的“homeland”);②将短语“Brüderlich mit Herz und Hand”(如兄弟般地手拉手心连心)中的“Brüderlich”(兄弟般的,brotherly)替换为“couragiert”(勇敢的,courageously)。


默林还在信中写道:“我们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国歌歌词更具有性别意识?这么做并不会伤害谁,不是吗?”但显然,有人觉得很“扎心”。德国的右翼政党领袖们甚至和女权主义者开始争论,像“mother tongue”(母语)这样的词是否也应该改得更性别中立?还有人建议,如果真要修改,还应该加入一些同性恋元素以示公平。当然,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否决让这些争论稍稍降温。默克尔的发言人表示:“总理对现有的传统国歌歌词很满意,认为没有改动的必要。”


默克尔

▲虽然一贯被外界称作德国政坛“铁娘子”,但默克尔已多次指责试图给她贴上“女权主义者”标签的行为。


其实,德国国歌的现行版本《德意志之歌》(Deutschlandlied)对比最初版本已经做了大改动。国歌歌词最初由自由主义诗人霍夫曼(August Heinrich Hoffmann)于1841年写成。但由于原本第一段开头的“Deutschland, Deutschland über alles”(德意志,德意志高于一切)曾被纳粹党当作宣传口号,第二段又过多地谈及“德意志之妇女和美酒”,因此1945年以后的《德意志之歌》只留下了原有版本中争议较少的第三段。


联合会杯世界组

▲2017年2月的联合会杯世界组首轮比赛还上演了国歌乌龙。首场女单比赛开赛前,赛事组织者错放了纳粹时期的德国国歌版本,这对客场作战的德国网球队来说实在是一种冒犯。


加拿大的“所有儿子”给“所有人”让路

说起把国歌歌词作为争取性别平等前沿阵地的国家,加拿大一定榜上有名。2月1日,加拿大参议院通过了“国歌性别中立法案”,把歌词中的“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your sons command”改为“in all of us command”(“所有儿子”改为“所有人”)。而与德国领导人的否定态度相反,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却为改动点赞,他称这一行动是“平等的重要标志”。


特鲁多一向以“支持女权主义的第一批男性领导人”作为自己的标签,却并不总被待见。点击阅读《特鲁多发言再引争议,这位总理为何不尽如人意?》


加拿大


而作为德国的邻国,奥地利早在2012年就推出了新修订的国歌歌词。虽然一直被视作对国家历史的完美写照,但奥地利国歌还是在部分女性议员为体现男女平等的要求下,将歌词中所唱的“伟大儿子们的祖国”一句改为“伟大儿女们的祖国”,第三节中的“兄弟无间的团体”则改为了“欢乐携手的团体”。


空中的“中立用语手册”是政治正确的胜利?

除了具有特殊意义的庄严国歌,与日常生活关系更密切的航空公司们也开始关注性别中立问题。3月开始,澳洲航空(Qantas)将发起一项名为“包容精神”的活动,其中包括鼓励机组人员在飞行途中使用性别中立用语。在一本官方发行的小册子上,写明了航班空服人员禁止使用如“honey、love、guys”(宝贝、伙计们)等词,代之以“partner、spouse”(伴侣),而性别明显的“husband and wife”(丈夫、妻子)和“mum and dad”(母亲、父亲)则最好用“parents”(家长)来代替。此外,公司还要求雇员们尽量避免“manterruptions”(指女性在说话时被男性无理地打断)。


达美航空

▲达美航空(Delta)在2月底发布了新版性别中立制服规定,所有职员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选择制服套装。


当然,性别中立只是中立用语的一个方面。澳洲航空还提醒员工注意使用如“colonization、occupation、invasion”等词,当需要提及18世纪欧洲人到达澳大利亚时,建议使用更为中性的“settlement”一词来代替前几个具有侵略性意味的词语,因为后者比较符合英国人的历史观。但这些举措遭到了澳大利亚前任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的痛批,他认为这纯粹是“政治正确的矫枉过正”。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