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双面王者——羽生结弦
热门评论
sherene
为了蹭热度这种基本错误都会犯,呵呵。调查资料时至少用点心吧

双面王者——羽生结弦

阅读数 8609

今日热度 12

评论
摘要: 有人评价羽生结弦不是在滑冰,而是在冰上写诗。场上,他是当之无愧的王者。而场下,羽生结弦也有异常脆弱的一面。平昌冬奥会上让人印象深刻的面孔不止他一人,与男友拥吻庆祝的美国滑冰选手盖斯·肯沃西;负债参赛的汤加半裸旗手皮塔·塔乌法托法;实力与颜值并存的匈牙利华裔短道速滑选手刘少林等人都为这场冬奥会增加了绚丽的色彩。跟任何全球体育盛事一样,这是场荣耀与争议并存的奥运会,但不可否认的,我们在平昌也看到了包容、开放和融合。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sherene 2018-03-10 08:41:23 发表
为了蹭热度这种基本错误都会犯,呵呵。调查资料时至少用点心吧

伴着《阴阳师》最后一个鼓点,戴着黑手套、身穿改良阴阳师服装的羽生结弦完成了他的表演。尽管有小失误,裁判还是给出了非常高的艺术表现分。表演结束后按照惯例,粉丝往冰场丢下各种礼物。一时间,冰场上下起了“维尼熊雨”——这是羽生结弦最喜欢的卡通人物。用解说员的话说,“在受伤之后,零热身参加奥运会,他依然是王。他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一部热血动漫。”冰场上的羽生结弦极度渴望胜利,是真正的王者。场下,他却一度弱小到无法呼吸。


羽生结弦与母亲由美

羽生结弦与母亲由美。


羽生结弦意外受伤

2014年上海的比赛中,羽生结弦意外受伤,带血完成比赛。


“我很弱小”

“我很弱小,弱小到不得不把自己隔绝开来。”在日本电视综艺节目《情热大陆》中,羽生结弦曾对镜头说。如此坦白,听起来与代表当今男子花样滑冰最高水准的“羽生结弦选手”不太一样。2014年索契冬奥会,19岁的羽生结弦成为史上第一位夺得花样滑冰男单冠军的亚洲选手。2018年平昌冬奥,23岁的他凭一曲《阴阳师》的表演,以总分317.85分夺冠,成为66年来第一位蝉联冬奥会冠军的男子花滑选手,世界花滑当之无愧的王者。


被人称作“冰上王子”的羽生,其实从一开始就落后在冰面的起跑线上。2岁时,他被诊断患有哮喘病。4岁时为了克服疾病,家人让他穿上了冰鞋。但是因为肺部不能承受大开大合的呼吸,体力问题成为最大弱点。虽然前后经历了一系列药物治疗以及气管扩张手术,但他依然无法痊愈。周边环境发生的一点微小改变,都会引发羽生结弦的哮喘病发作。因此,他刚出道时被视作一个不堪一击的选手,这成了少年的一个心结。


外表孱弱的羽生一路都生活在母亲的保护伞之下,至今仍带着几分孩子气,甚至被一些日本媒体形容为“母控”(过度依恋母亲的人)。他去海外比赛时,经常会因为过度紧张或水土不服而腹泻,非常脆弱。所以,几乎所有比赛、训练、发布会都会看到羽生妈妈的陪伴和照料,《日刊体育》评论“妈妈是羽生结弦的影子”。


2011年3·11大地震发生后,羽生失去了家乡仙台的训练场地,他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即使睡着,梦中也是地动山摇。后来他开始在全国各地进行赈灾公演,借机训练。有一场演出结束后,大量粉丝将羽生团团围住,他的母亲突然在身后大吼:“不要碰他!”羽生17岁时,曾前往加拿大多伦多进行长期训练,母亲全程陪同,精心安排一日三餐。那时的他因为语言障碍几乎不外出,也很少与人交流。《日经新闻》曾报道,他和母亲撒娇:“我不要出去,我不会英语。”虽然在平昌的冰场上经常看见羽生结弦和外国选手嬉笑打闹,其实私下里的他内向敏感,他曾向媒体透露:“我基本没什么朋友,成名之后越来越讨厌人群簇拥的地方。”《朝日新闻》在专题报道中形容他为“孤高的星”。


但母亲并不能为他遮蔽所有风雨。2014年在上海举行的花滑中国杯赛前热身中,羽生结弦和中国选手闫涵意外相撞,血染赛场,被搀扶下场检查,浑身5处受伤。在简单的止血和包扎后,他迅速回到赛场,但仅仅试跳了一下就气喘不止。羽生在场边忍不住哭了起来,然后匆忙转身擦去泪水。他在那套自由滑表演中五次摔倒,最后一次摔倒后连爬起来都很艰难。比赛结束后,面对镜头,羽生掩面痛哭。撞击造成的腹伤,后来确诊为脐尿管残余,赛后才进行手术治疗。


这次意外给羽生结弦带来长达半年的心理阴影。他无法调整到最佳竞技状态,总是小心翼翼,惧怕伤病再次让他坠落谷底。2016年花样滑冰世界锦标赛,羽生结弦称对手丹尼斯·谭“故意撞击自己”。一向彬彬有礼的羽生被激怒。当时他用拳头猛击挡板,并且冲着丹尼斯·谭大喊:“嘿!你!没有必要这么做!”


平昌冬奥开幕前三个月,羽生结弦遭遇右脚关节韧带损伤,服用止痛药才能起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伤势对我造成了心理冲击,不可否认这样的不安情绪。”外界一度质疑羽生能否参加冬奥会,最终他没有让大家失望。平昌冬奥会上,羽生结弦虽然带伤,依然完成多个高质量的“四周跳”。他在赛后丝毫未提及伤病情况,只是庆幸地说:“感谢右脚挺过来了。”


粉丝在观看羽生结弦的比赛

粉丝在观看羽生结弦的比赛。


羽生结弦

羽生结弦在平昌冬奥会上表演《阴阳师》。


羽生结弦

羽生结弦在平昌冬奥会上完成一个后内四周跳动作。


世界的顶端

现在的花样滑冰男单赛场是“四周跳”的时代,只掌握一种四周跳的选手都将逐渐失去优势。这个违背身体本能的动作要求极为苛刻,最顶尖滑冰选手的成功率也不到66%。而且在练习过程中,一不小心就会造成脚踝挫伤,甚至是粉碎性骨折。而羽生结弦去年11月的伤就是在练习四周跳的时候造成的,伤后2个月都无法上冰练习,但他仍坚持在平昌勇敢起跳,内结环四周跳、后外点冰四周跳,从腾空到落冰都无懈可击。这个连一流运动员都难以完成的动作,羽生从15岁时就开始练习了。


2010年七夕节那天,羽生写下了自己的愿望:在比赛中完成四周跳,总分拿到240分以上。为了达成这个愿望,他每天要跳60个四周跳,不停地摔倒在冰面上。三个月之后,他成功实现了心愿,获得世青赛冠军。进入少年组之后,当被问及目标是什么,他回答:“世界的顶端。”2014年,羽生获得了世锦赛冠军,并且在赛后直言,目标是卫冕。随后,羽生迎来了自己的全盛时代,8次刷新世界纪录,完成国际滑冰联盟花样滑冰大奖赛4连霸。


羽生对完美的追求近乎偏执。在索契奥运会中,19岁的他虽然夺得金牌却并不开心,一直懊恼自己的失误,决心要在平昌雪耻。他对胜利的渴望从纪录片《绝对要赢》中可窥见一斑。在平昌冬奥会开始半年前,羽生已将举行比赛的场地的照片存在手机里,时刻提醒自己做好准备。


为了冠军梦,他曾尝试在节目编排中加入7次四周跳,力争成为花滑领域的绝对王者。高负荷的练习使羽生的伤病不断,在不能上冰练习的日子里,他不断翻看过去的比赛录像,分析自己的动作。同时,他通过远程授课学习康复和治疗方法,研究竞争心理学。羽生无比渴望在平昌冬奥会上大放异彩,他说“这是我四年来一直拼命,变得更强的动力。”在奥运卫冕之后羽生终于说:“我可以自信地说,当前不管在花滑技术还是艺术表现力方面我都是最出色的。”


我很弱小,但绝对要赢。抱着这样的心态,2月27日,羽生结弦载誉归国并召开新闻发布会,他没有明确表示自己是否会参加2022的北京冬奥会,但是说出了下一个目标是挑战四周半跳(阿克塞尔四周跳),这个动作几乎是人类的极限,目前还没有选手能在比赛中实现。媒体逼问,是否有机会看到五周跳变成现实?羽生表示:“研究显示,完成五周跳存在理论上的可能,如果在未来有机会,我也希望挑战五周跳,毕竟我儿时的教练曾说过我可以完成五周跳。”


“要是停下前进的脚步,就会被年轻选手赶上。”羽生在纪录片中说道,“做得不够彻底是赢不了奥运的,我就是想赢得彻底。”他曾用“一生悬命”来形容自己对花样滑冰的执着——这个词在日语中意为拼命、拼死。在羽生看来,曾经的伤病和弱点都是可以克服的。“正是因为有了弱点,才能找到变强的方向。”


维尼熊玩具

花滑表演结束后,粉丝朝冰面丢下羽生最爱的维尼熊玩具。


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比赛

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比赛结束之后,所有选手上场合影,羽生结弦被托举起来。


撰文— 陈贝塔 编辑— 林初一 图片— 东方IC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