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伊朗 四十年一变的魔咒?

伊朗 四十年一变的魔咒?

阅读数 2019

今日热度 26

评论
摘要: 伊朗在2017年岁末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全球瞩目。示威者对经济和政治强烈不满,持续低迷的经济让民众的日子越来越艰难,对经济不满的背后,更折射出民众对体制的不满。对坚持温和路线的鲁哈尼来说,这是一次非常严峻的考验。为什么?怎么办?或许是示威活动结束后,需要伊朗各个阶层反思的问题。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大学生和妇女也加入了此次示威,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伊朗女性为自己的权益发声,更开启了“我的秘密自由”等活动,呼吁女性摘下头巾。这次示威活动反映了伊朗社会深层次的问题,也为伊朗国内乃至中东局势增加变数,但并不能以此就推断说,伊朗的体制岌岌可危。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2016年1月20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伊朗德黑兰议会选举前发表演讲。


伊朗人

在比利时的伊朗人声援伊朗国内的示威。


伊朗近来在各地连日爆发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全球瞩目。这是自2009年以来,伊朗公众表达不满情绪最为严重和广泛的一次。对坚持温和路线的鲁哈尼来说,这是一次非常严峻的考验。为什么?怎么办?或许是示威活动结束后,需要伊朗各个阶层反思的问题。


经济持续低迷

莎克芭住在德黑兰的卫星城卡拉季,家中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一直待业,没有正式工作。迫于生计,她一周有六天,要坐两个小时的车,来德黑兰市为别人家做保姆,每月赚的钱不到600美元。七个月前的总统大选,莎克芭支持鲁哈尼。在她眼里,鲁哈尼与另一位候选人、强硬保守派宗教教士莱西截然不同。鲁哈尼的温和路线、主张与外界缓和关系,让莎克芭看到生活改善的希望。她积极为鲁哈尼拉票,投票当天,她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长队去为鲁哈尼投票。


而一周前,莎克芭出现在革命广场,和其他数百名德黑兰民众一起集会,高喊口号。莎克芭说,她非常后悔给鲁哈尼投票。她以为他能实现民众的希望,可现在什么也没有发生。超市的东西越来越贵,孩子们还是找不到工作,日子是越来越艰难。


原来的支持者,成为抗议者。这对鲁哈尼构成了更大压力。在伊核协议后,被寄予厚望的鲁哈尼未能实现诺言,迅速扭转伊朗的经济局势,失业率维持在10%以上,包括鸡蛋在内的许多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也在近期上涨了40%。例如超市里的鸡蛋,过去每个鸡蛋只有400土曼,现在突然涨到750土曼,汽油每升过去是1000土曼,如今政府宣布每升要涨到1500土曼。餐厅里菜单的价格都涨了20%,餐厅说是所有的食品都涨价,甚至政府还增加了消费增值税。更引起民众气愤的是,政府宣布增加个人出境税至三倍。伊朗民众出境,每个人需缴纳75000土曼,如今要缴纳220000土曼,这是历年来首次增加个人出境税。


更有分析人士认为,鲁哈尼12月10日向议会递交的新年政府预算,取消了政府发放给民众的现金补贴,成为了引发民众不满的导火索。在前任内贾德政府期间(2005至2013年),政府取消了对生活必需品和能源的政府补贴,以现金方式发放给民众。随着鲁哈尼政府上台后,油价下跌,政府赤字,已经无法承担这笔沉重的费用。这一次,政府决定宣布取消补贴,在伊朗改革派经济学家雷拉博士看来,这是个正确的决定。他认为,现金补贴本来就不该有,这些钱只能导致通货膨胀、物价上涨;政府应该用这笔钱来投资,刺激就业,真正让民众受益。但是这一次现金补贴,突然取消,让那些生活困难的社会底层民众担忧,他们的生计将越加困难。


雷拉还认为,政府新年预算给中产阶级施加更大压力。雷拉说,实际上,中产阶级是鲁哈尼先生的主要支持者。政治上讲,如果鲁哈尼先生以为他不用再参加选举,所以他不再需要人们投票了,那他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保守派学者穆哈比昂认为,鲁哈尼在选举期间,许下诺言,抬高了民众的期望。这种心理期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鲁哈尼在第一次选举期间,他许诺核协议达成,制裁取消,将改善伊朗的经济;他在第二次选举期间又许诺说,将改善与外部世界的关系,改善就业。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人们看到的只是物价不断上涨,生活最基本的必需品如大饼鸡蛋价格都在涨。这让人们感到恐慌和气愤,这种气愤不仅是对鲁哈尼,更会扩大到对体制的不满,更加危险。


此外,强硬保守派也在背后推波助澜。鲁哈尼在2017年大选的竞争对手,强硬保守派代表、宗教教士莱西就公开表示对政府在经济上的举措感到不满,莱西的岳父是最高精神领袖在马什哈德的主麻里的代表。他们公开对民众的抗议示威表示支持,认为民众有权表达他们对政府的不满。而伊朗副总统杰罕吉里就公开警告某些人不要玩火,这样也会烧到他们的脚。


支持政府的示威者

支持政府的示威者举着印有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霍梅尼的海报。


伊朗总统鲁哈尼

2017年12月10日,伊朗德黑兰,伊朗总统鲁哈尼在伊朗议会发言。


神权体制复杂僵硬

对经济不满的背后,更折射出民众对体制的不满。


笔者认识的很多宗教虔诚的伊朗人。马利赫就是其中的一位。马里赫今年51岁,未婚,与80多岁的母亲住在一起。她白天在别人家帮佣,晚上回去照料母亲。她有5个兄弟姐妹,都住在德黑兰南城。马利赫每天都会按时做礼拜,会念诵《古兰经》,出门会穿黑色的宗教长袍(chador)。但她却说不喜欢毛拉。马利赫说,我只相信真主,不相信毛拉。马利赫说她不会去参加反政府示威,说她没有时间去,也有点害怕。


伊朗是个拥有8000万人口的国家,年轻人居多,平均年龄不到30岁。伊朗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在这个国家里,教士是统治阶层,他们享有特权。此外,宗教长老旗下的各基金会,享有国家专门拨款,免税,不需政府监管。如霍梅尼穷人基金会、伊玛目基金会等各基金会拥有百亿美元基金,他们可以参与国家的大型项目,并享受国家补贴,不用缴税。其中更不乏腐败。甚至连总统鲁哈尼都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腐败。此外,鲁哈尼要求对革命卫队和宗教长老旗下的各基金会,进行监管,也引发了强硬保守派的不满。


在伊斯兰共和国体制下,总统的地位与总理相似,并不是一切说了算。大事都要以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最后拍板。情报部、司法部和安全部门、革命卫队也都不受总统管辖。因此,虽然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有总统选举,但政府的作为都有限。无论是前总统内贾德,还是现任总统鲁哈尼,都无法彻底改变伊朗的经济结构和官僚机制。更不要说,鲁哈尼要进行的经济改革,会触痛一些利益集团,更会遭到多方面的反对和阻挠。


1979年伊斯兰革命爆发至今,民众生活和体制截然分开,各不相扰,平行相处。甚至,体制和民众都是相反而行。体制是保守、反美、重视伊斯兰旗号,一切都以政治为中心;而普通民众的生活却是开放、亲美,延续波斯人的奢华和精细。但在十年前,这一切都被打破。随着伊朗遭受西方最严厉的制裁,民众的生活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对政府的理想主义作为——不停“向外输送伊斯兰革命”开始厌倦。 家庭主妇索马耶说,40年来我们一直忍受,如今耐心已经耗尽。政府只会喊口号,这些口号和实际距离太远了!人们不能靠喊口号来生活。现在大家的愤怒就像灰烬下的火焰再次燃烧起来!尽管有镇压,大家还是会尽各种方式来表达不满。伊朗历史上向来有四十年、或说几十年一大变的惯例,社会与体制总要在某个时刻颠倒关系,这一次不知是否是其预演?


伊朗

伊朗一名妇女在加油站加油。


伊朗马什哈德

伊朗马什哈德,一名食品杂货铺的店员正在等待顾客。


保守与开放杂然相处

我的伊朗朋友法黑玛问我,你听说了吗?大家都在传言说,特朗普说如果伊朗政府断网,不让大家上facebook和telegram,他会给伊朗人送卫星,让大家自由上网。她笑着说,要是能这样,可就太好了!你知道伊朗的网络真是很慢,要是能快速自由地上网,那该多好!


虽然伊朗的网络非常不发达,但也阻挡不了伊朗人上网的热情。伊朗也是全球博客数量最多的国家。更有伊朗媒体报道称,伊朗人均两部手机。在伊朗,用得最多的是telegram和instragram。虽然推特、脸书等西方社交媒体在伊朗受到严格封锁,但上到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下到普通老百姓,甚至初中生,都有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伊朗官方会利用这些社交媒体,对国内外政治事件进行评议并施加影响。对伊朗的普通民众而言,推特等社交媒体,也成为分享和传递包括反政府示威等政治消息的可靠来源之一。伊朗与外界封闭多年,但伊朗百姓家里,都装有卫星天线,可以收看CNN等电视节目,更多人喜欢看BBC的波斯语台,美国的伊朗人开办的manato等频道。很多人都不看伊朗国家电视台,更相信国外开设的波斯语台的报道。


伊核协议达成后,虽然伊朗经济未有明显改善,国库空虚、油价下跌,货币贬值,物价高涨。不过,有一个经济指标却一飞冲天:开发商在伊朗全国,破土动工了创纪录的400座购物中心,单在德黑兰就有65座现代购物中心正在大兴土木。在这些大型的高档购物中心里,客人们可以悠闲地逛名牌店铺、在底层的超市购买新鲜出炉的法式面包,或者在顶层的健身房健身,或者带着孩子在超级影院、在游戏城玩耍。现代化的设施,很难让你相信是置身在伊朗。甚至有分析认为,伊朗尤其是德黑兰,出现了大量的向往西式生活方式的城市化中产阶级。他们与中小城市农村的民众,生活截然不同。


在德黑兰,男女同居现象越来越多。但是在外地,克尔曼等中小城市,我的朋友玛雅来自克尔曼,她就告诉我,如果她那么做,她会被家里人打死。伊朗就像一个万花筒,很多看似对立的两面却和谐共处。在伊朗,传统和现代、开放和保守,在伊朗人身上,都有体现。在一个伊朗家庭里,都可能出现一个来自宗教虔诚和传统保守家庭的妈妈,一个来自开放西化家庭的爸爸。但他们都能彼此和谐相处。这说明,伊朗社会有一定的张力。


在伊朗,生活在大城市的民众大概占全国人口的60%以上,生活在中小城镇和农村的民众占40%左右,在农村和中小城镇的民众相对保守和虔诚,是忠实于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支持者。在大城市,也有一些虔诚的民众和草根底层民众是保守派的支持者。他们忠实于最高精神领袖。这次示威活动反映了伊朗社会深层次的问题。但并不能以此就推断说,伊朗的体制岌岌可危。


撰文—包小龙 编辑—万有道、初一 图片—视觉中国、东方IC、AFP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