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傻子国外旅行记

周轶君:傻子国外旅行记

阅读数 1725

今日热度 24

评论
摘要: 最近看了部在英语世界已经火了几年的旅行真人秀:《An Idiot Abroad》(傻子国外旅行记),好笑极了,笑完又让人百感交集。剧名显然从马克.吐温的《傻子国外旅行记》借来,不过马克·吐温原著英文名是The Innocent Abroad— Idiot与Innocent,一词之差,其中却大有玩味。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Karl Pilkington在埃及金字塔前

Karl Pilkington在埃及金字塔前。


英国天空电视的旅行秀,由来自西北部曼彻斯特的一个客串电视人Karl Pilkington担任“傻子”,他宅男一个,厌恶旅行,两名制作人偏偏要送他去世界七大奇迹体验,一路看他吐槽。Karl 的种种不适应正是全剧卖点:世人公认的宏伟建筑,集智慧与时间于一体,必然是敬仰与膜拜的对象,在卡尔眼中却是“如果盖在我家门口,那等于是危险建筑(金字塔)”、“哦,里约人出门的时候,每次都看到一个电视发射塔(耶稣像)”……马克· 吐温笔下有黑别人,更有自黑,描绘刚刚富起来的美国人如果像傻子一样去看世界。我记得他在金字塔顶上被埃及导游用绳子牵着往上走,他却暗叫“他们怎么不明白,我一点都不想体验登顶的骄傲”。到了Karl 这里,他干脆在金字塔上扒了一块碎石下来,抱怨说:“也不围起来,这哪像世界奇迹呢,分明像是公园里的假山。”


马克· 吐温的Innocent,多少有点“天真”、“无知”,嘲弄的同时,轻轻放过了他自己和他的美国同胞。Karl 却是更加直接和生猛,不但两个制片人给他的旅程设置种种陷阱,让他看上去像个彻头彻尾遭受愚弄的“傻子(Idiot)”,由他的主观镜头看出去,异乡的陌生人,也大多直冒傻气。比如在中国,使劲往脑袋上敲砖的武僧,戴上手套入火盆的按摩师。一切庄严、传统都烟消云散。不要以为这只是“反智”——Karl 对遍地文物的埃及博物馆毫无兴趣,可是他偶尔冒出几句肺腑之言,发人深省。人们着迷于金字塔历经数千年的历史,他却说:“不要以为时间长、年纪大就值得骄傲,到处都有虚度人生、一事无成的老人。”


这就是一个价值观殿堂摇摆、倒塌的时代。过去那一套“体面”(decency)的原则都不管用了。像karl 这样敢说自己“看不懂”的人收获了无数好评。这个时代的难处在于,不是说一种价值观倒了,另一种已经新建,而是处于两者之间有时让人无所适从,疑窦丛生。


著名政治学家、《生死民主》的作者约翰. 基恩,最近提出一个观点,“后真相”症候的解药,并不是重回真相。他认为,没所谓“真相”,认识到真相的复杂性才是必要的。“后真相”逼迫人思考什么是真相,而不是轻易将我们带到它的反面说:那就是真相。他还公然反对主流媒体的事实核查,认为去了解到底什么人在核查,为什么检查这部分,而不是那部分,也是真相的不完整。我不认为约翰·基恩令人更加困惑,只是令人不敢(本来也不该)轻易下结论。


那么,我们究竟该秉持怎样的原则呢?最痛苦之时,并不是原有的价值观,原有的膜拜被颠覆,而是新的体系无法建立,或者说找不到信仰的支点。CNN首席记者阿曼普尔的观点或许算是一个令人稍许释然的答案:“我说出我的观点,我不会说‘这就是真相’,但它一定是我诚实的看法。”是的,许多fake news(假新闻)的源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哗众取宠。如果我不知道Karl当过演员,或许会更相信他的观点是真诚的。而这个诸多原则动摇的时候,整个世界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外国”,有时候我们不要急于批评、生气,权当是一场自黑、黑别人的旅行。


撰文:周轶君

资深国际记者,现代传播新闻中心总监,《周末画报》新闻版主编。著有《离上帝最近》、《拜访革命:全球民主浪潮的见证与省思》。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