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平台之争

周轶君:平台之争

评论
摘要: 看看亚马逊如何跟出版社打仗、如何自己做起了出版、又如何开起书店的这几年,真是精彩连连,脑洞大开——谁也没想到,未来会如此复古。从电子阅读回到实体书店。当然,书店里面已经变得不同,从电子体验的增多,到人们带着问题进来的初衷,都跟古典时代悠闲翻页的心情貌合神离。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亚马逊

贝索斯打造的科技帝国亚马逊。


本期讲了亚马逊的另一场收购,报业骄傲《华盛顿邮报》。亚马逊如何将这份经典老报纸,变成一家软件公司——帮助网络媒体编辑的工具。《邮报》从内容生产者变成了平台提供者,也终于在2016年止住盈利下滑,实现增长,今年签下了几家大的出版商,业绩不俗。盈利,“活下去”是一切,也只能是一切。当亚马逊买下《邮报》的时候,股神巴菲特与自己持有时间最长的一笔投资说了再见。1973年开始,巴菲特持有《华盛顿邮报》母公司股票。他说,“报纸会越来越难,已经很难了,报纸是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但核心业务并不意味着赚最多钱。” 或许巴菲特当时不清楚硅谷新贵要怎样继续玩下去吧。


现在,倒可以套用巴菲特的话,来审视亚马逊旗下《华盛顿邮报》的面貌:如果出售软件是它赚钱最多的业务,那么能不能说这就是《邮报》的核心业务呢?恐怕也很难回答。《华盛顿邮报》的金字招牌,也就是当人们想到它的时候,恐怕首先想起的还是“水门事件”、越战和无数普利策奖。《邮报》的价值仍然在于内容,软件为之增值,使之运转,是最好的相辅相成。当然,这种软件最后如何鼓励以点击量为准,又变成了另一场价值之争。


我曾经说到,科技是未来的宗教。硅谷是今日人们的朝圣之所,在我们做过的一系列故事中,可以看到科技新贵们如何影响政治、推动经济,现在又让我们接收讯息的平台消失,只跟他们生产的硬件直接对接。未来苹果和三星手机(或者汽车)预装各自的新闻、娱乐app,一点不会令人惊讶。许多报道这样的变化称为“平台之争”,当然有一定的道理。在我看来,归根结底还是对于消费行为的理解之争。


亚马逊直接做出版,思路无非是这样的:我只需要几个识货的编辑,引来能够畅销的作者或作品,直接推向读者。亚马逊甚至自己出了“图书排行榜”,来占领业内的权威地位——我告诉你什么是好书,我正生产这些好书。对于这种夺权,一个美国脱口秀演员在节目中竖起中指,称之为“出版界的黑暗势力”。因为传统行业里的出版人,他们会养作者,以眼光(而不是销量)挖掘好的作者——不过,说句实话,这样的好编辑,也只能去电影《Genius》里找了,现在的出版社也很少能养作者。


其实亚马逊做出版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它认识到人们现在看书想看什么。当你产生一个问题,对一个话题感兴趣,互联网上只能找到皮毛,更深更全面的问题要去书籍中找,这是现在人们走进书店的动力。以互联网思维做出版是对这种行为模式的理解。在亚马逊书店里,更多看到的,将是这种为网民找答案的书。不少传统出版社其实也做出了这样的思维转变,但是以亚马逊的体量动起来,可比它们迅猛。亚马逊再开起影视故事的制作、物流、云计算等等,形成一个商业闭环,把这个链上所有的东西留在自己这里。


虽然如此,历史上以少胜多的例子遍地都是。面对亚马逊这样的科技集团军来袭,小公司并不是没有生存机会。以少胜多都是靠人。人,才是制胜关键。


撰文:周轶君

资深国际记者,现代传播新闻中心总监,《周末画报》新闻版主编。著有《离上帝最近》、《拜访革命:全球民主浪潮的见证与省思》。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