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为什么你会同情戏里的坏人?

为什么你会同情戏里的坏人?

阅读数 2138

今日热度 6

评论
摘要: 学会“主角叙述”这个词,是跟一个文学教授讨论,为什么会喜欢电影电视里的坏人。比如《纸牌屋》,那个总统明明恶出天,看戏的时候却暗暗担心他被抓。文学教授说,这叫“主角叙述”,只要这个人是故事主角,就会博得同情。关于主角的信息通常更加丰富,了解越多越难下道德判断。然而,“主角叙述”显然妨碍现实中的判断,成为一种障碍。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凯文·史派西

凯文·史派西,在美剧《纸牌屋》饰演男主角弗兰克·安德伍德


国际局势、国际报道亦存在“主角叙述”。朝鲜半岛局势的主角,一直是朝鲜、美国,加一点中国。报道也是聚焦在这三点,最火的当然是美朝互动,比如特朗普的rocket man与金正恩回敬的dotard,在媒体上扩散,反复被消费。


然而直接面对朝鲜威胁的韩国,较少被提及,甚至少于日本。美国战机飞越日本海,靠近朝鲜东部海岸线,也没韩国什么话事权。明明是自己的生死攸关,却一切要听他人摆布。韩国就是这种“主角叙事”中的弱者。本期封面故事,特意用一束光照亮半岛舞台上被忽视的韩国。在主角叙事之外,用另一种眼光看待整个棋盘。


跟着主角叙述容易被误导。沙特王室最近宣布,女性未来可以开车。一时间,媒体高呼沙特终于开放了。可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不出数年,自动驾驶或人工智能驾驶可能会成为主流,那个时候女性是否开车,本身不再重要。沙特王室的叙述是“开明”,打消国际社会对它的负面观感。然而,事情进展的真正主线,却是科技大潮终将改变腐朽的规定,沙特王室不过是顺流搭车,卖个乖而已。


库尔德人则是抢过话语权,引导国际视野进入它的叙述。库尔德人公投独立,通过的百分比再高,也只能是一场民意宣示,得不到周边政权的认可,不可能马上像英国脱欧一样,进入实际操作。库尔德是中东特殊的一群人,个子不高勇猛彪悍,能打善战。他们长期分散在各个国家,梦想聚拢在一起,但这样一来,就会触动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四国边界。记得2007年我去伊拉克采访当时的总统塔拉巴尼,他是库尔德人。等待采访的时候,他的同为库尔德人的秘书长带我看一张地图,清楚标注了四国库尔德人生活的范围,然后划了一个圈,告诉我未来这就是“库尔德斯坦”,库尔德人自己的国家。


当时我觉得诧异。不管塔拉巴尼是哪国人,他当时是伊拉克的总统,怎么能允许手下向媒体宣扬库尔德独立的想法。后来才发现,对于库尔德人来说,想独立不是什么秘密,年年讲日日讲,就是不放弃。


在伊拉克战后动荡的局势中,库尔德地区保持了稳定和增长,但伊拉克政府不会允许它带着大型油田离开。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库尔德士兵,特别是女兵克敌制胜。自然地,他们要进入自己的“主角叙述”。美国媒体一段评论说得有趣,认为特朗普应该支持库尔德人,因为他们是“中东这个充满恶人的地区里,为数不多的好人。”


撰文:周轶君

资深国际记者,现代传播新闻中心总监,《周末画报》新闻版主编。著有《离上帝最近》、《拜访革命:全球民主浪潮的见证与省思》。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