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权力的滋味

权力的滋味

阅读数 2211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奥巴马给特朗普的一封信,刷遍朋友圈。其中一句“我们都是白宫过客”,引来无数感慨。本期两则故事都与权力有关:德国总理默克尔很可能再次连任,展开第四任期,也就是说,她将统治德国16年。这在当今民主世界非常罕见。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默克尔和埃尔多安

默克尔和埃尔多安,同样想当领导,但境遇却完全不同。


就在德国对岸,埃尔多安做完土耳其总理,改任总统,修改宪法赋予总统实权,还考虑总统终身制。对于这样的野心,默克尔毫不留情给予批评,在欧盟打击土耳其加入的可能,埃尔多安也不遗余力呼吁土裔德国人不要投“默娘”一票。为什么默克尔一干16年全世界鼓掌相迎,埃尔多安连任就激起内部抗争与外界打压?


大抵德国总理是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权力受制于宪法,默克尔做再多任,也不敢逾越自己的权力边界。埃尔多安在改变法律。他触动开国元首凯末尔留下的世俗化红线,介入公民个人自由太深,不断修改法条以适应自己的权力新装。但德国的例子中,也不乏微妙之处:默克尔当政16年,不可避免地形成了个人权威。《明镜》周刊这样写道:“当默克尔政党的政治家们和记者私下聊天称她为‘母亲’时,两种表情在他们脸上出现:既高兴自己在贬低、取笑一位比他们更强的政治家,又害怕她可能会发现他们拿她逗乐。”多么细致深刻的观察,权力滋味的幽微。


另一则权力的故事来自日本。日本公主真子嫁与平民,从此脱离王室待遇。我们独家邀请到一名海外华人,谈谈这位日本公主曾经走入他平价青年旅舍的经历——公主惊人朴实,一直在走“平民路线”,所以这位华人目睹她嫁入寻常人家也不觉意外。在外人看来,真子似乎刻意避开皇室的光芒与桎梏。日本皇室谈不上什么“权力”,但光环与财富总还是有一些,为什么她能舍弃所有呢?在大唱“真爱”之前,还是请看清楚,实际上她也没什么选择,日本皇室根本没有可以以身相许的适龄男性。对“权力”的即或舍,于真子不是一道选择题。但她的平淡转身,宠辱不惊,还是动人。


权力总是一再惹人猜想,叫人垂涎。可是坐过白宫椭圆办公桌前的,连任过四届的总理,曾经贵为公主的,才明白个中滋味,才会去想:要权力干吗?


奥巴马在给特朗普的短短手书中写道,希望他“为每个小孩和家庭建造更多通往成功的阶梯”、“维持国际秩序”、“保护民主机制和传统”,因为仰望总统者众。一名前白宫人员回忆跟奥巴马相处时说,在第二次连任竞选中,一开始并不顺利,当时这名官员在跟奥巴马打篮球间隙问他:“你现在后悔吗?是不是不出来选更好?”奥巴马抬起头非常奇怪地看着他:“我从无一刻怀疑,为公众服务(public service)是最幸福的,还有比做公共服务领域最高职务更幸福吗?”他真的就是这么一个人。


2016年选举对特朗普来说,可能更像是一场“权力的游戏”。《纽约客》上曾有篇政治幻想小说挖苦他,眼看自己成为党内唯一候选人的那一刻,特朗普放下手中的多纳甜甜圈跌坐在椅子里,对助理说:“麻烦大了!我还真有可能当选!”


从默克尔到奥巴马到真子公主,叫人窥见权力的暧昧、权力的沉重和负担。


撰文:周轶君

资深国际记者,现代传播新闻中心总监,《周末画报》新闻版主编。著有《离上帝最近》、《拜访革命:全球民主浪潮的见证与省思》。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