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张铁志:村声之死?

张铁志:村声之死?

阅读数 2194

今日热度 5

评论
摘要: 「在「村声」,你可以发现学者拉康或者电话性服务,培养你对权威或者绅士化(gentrification)的厌恶,欣赏本周这个城市爵士酒吧或者外百老汇小剧场的权威性评论。在「欲望城市」出现之前,这是许多纽约人学习如何成为纽约人的媒介。」这是纽约时报的描述,而我也曾是那些人之一。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村声


第一次去纽约旅游时,我是带着膜拜的心去路边红色筒中拿出这份耳闻已久的报纸。几年后,我来到纽约生活,更是每周去巷口报到,让「村声」带领我进入这个城市的所有秘密基地。


「村声」确实是一份传奇的报纸,他定义了另类媒体概念,推动了纽约与美国的地下文化。如果纽约是一个精神分裂的城市——一面是金融资本与华丽时尚的,另一面是地下、狂野与波西米亚的,那么「村声」就是后者的精神象征与实质推手。


这份报纸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创办人是美国战后深具影响力的作家与知识分子诺曼•梅勒(Norman Mailer)和他的两个朋友。当梅勒在1955年创办这报纸时,五十年代的美国是保守、顺从,甚至还有麦卡锡主义。梅勒他希望这份报纸可以作为村子的文化平台,希望这份报纸是「愤怒的」,并且「可以让尚未来到的道德和情欲革命加速来临」。


村声


他成功了,因为随之而来的六十年代,正是一个道德与情欲、政治和文化的风暴年代。


「村声」是以文化为主,但也有许多关于纽约政治和社会的调查报导,尤其具有鲜明的态度和立场。不到十年,他们就成为全国知名报纸,并启发了许多其它地方的另类报纸。甚至到了1967年,他们成为美国销售量最大的周报。「村声」的收入主要来自分类广告,一般来说每期有八十页:三分之二是广告。


但「村声」更大的意义在于在接下来的几十年,纽约一切地下的、实验的文化开端,他们都在场,是他们让那些撞击的声音被听见。更进一步来说,他们对全世界开启了另类报纸的可能性,在许多城市几乎都出现这样的媒体:以地方新闻为主,特别关注文化,重视深度报道,具有进步理念,并关注那些主流媒体忽视的议题。


不过,随着时代转变,「村声」经营越来越不易。在1996年,他们从贩卖改为免费取阅来争取更多广告,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主要是靠性服务和伴游服务的广告收入。


对于取消纸本,现任老板Peter Barbey说:「六十多年来,「村声」这品牌在美国的新闻、政治、文化扮演了关键角色。它曾经是进步的烽火,并且为那些被压抑的认同、意见和理念所发声。我希望它会继续如此,并且更加如此。」当然,纸本或网络终究只是媒介,关键还是在于一份媒体的精神与态度。希望当街上的红筒消失后,「村声」的烽火会依然燃烧下去。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