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脸书自曝被俄罗斯水军利用,广告干预大选结果

脸书自曝被俄罗斯水军利用,广告干预大选结果

阅读数 2404

今日热度 3

评论
摘要: 人们或许还记得在美国大选刚结束时,面对外界的“假新闻”质疑,Facebook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其不可能影响到大选结果,随后不久,它又带头开展了浩浩荡荡的“新闻打假”行动。不过,就在本月6日,Facebook却突然对外放出一颗重磅消息:其通过调查发现,在过去的两年间,有来自俄罗斯的客户买下大量Facebook广告,试图干扰美国大选。这无疑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意味,也为“通俄门”事件的调查再次布上了疑云。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脸书


混淆视听的虚假广告

当地时间9月6日,Facebook首席安全官斯塔莫斯(Alex Stamos)在公司博客上发布调查报告,称从2015年6月到2017年5月,一家来自俄罗斯的公司斥资10万美元,在Facebook上建立了约470个虚假账号和主页,发布了至少3000条独立广告,散布各种看似毫不相关的话题,从移民政策、种族问题到同性恋、持枪权等,大多数看起来都跟当时的两位总统候选人没有直接关联。


脸书


斯塔莫斯说,自从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后,公众便一直表达了对俄罗斯干预选举过程以及Facebook导致假新闻传播方面承担的角色的担忧,因此Facebook对过去两年里被购买的广告进行了审查。


而审查发现的这批广告大部分投放时间都是在2015年共和党和民主党双方的候选人进行第一轮基层选举之前。虽然3000份广告的数量看似不多,但其潜在影响力却能够达到上百万人,其中有大约1/4的广告投放的地理位置经过了刻意的挑选,剩余的则是在全国范围内“广撒网”。


脸书


此外,斯塔莫斯表示,除了这3000份广告,Facebook还另外发现约有价值5万美元的2200份广告也与俄罗斯有关。这些广告被以俄罗斯语买下,然后用英语投放给了受众。尽管它们和总统大选期间希拉里的5500万美元宣传投入和特朗普的9000万美元宣传投入相比,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Facebook方面称,这些虚假账号和主页一经发现就被注销了。其目前正在全力配合美国国会有关部门对于“通俄门”事件的进一步调查。


来自俄罗斯的“神秘机构”

据了解,这家被Facebook终于揪出来的来自俄罗斯的幕后公司叫“网络研究所”(Internet Research Agency),位于圣彼得堡附近,向来爱为克里姆林宫的主张“冲锋陷阵”。


俄罗斯


2013年,黑客入侵了这家公司的内部档案,显示其在整个俄罗斯境内雇佣了大约600名员工。根据一些前员工的披露,他们的工作任务主要是建立虚假的Twitter和Facebook账号,用来宣传支持克里姆林宫的口号等。例如在2015年,当普京的政敌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遇刺身亡后不久,“网络研究所”的员工们就立即撰写了大量针对涅姆佐夫的负面消息。


《纽约时报》也在2015年报道称,与“网络研究所”有关联的社交账号曾在美国境内发起不少社交媒体活动,包括2014年的一则路易斯安那州化学物质泄漏的虚假新闻,它曾一度导致了当地民众的大面积恐慌并引发混乱。


网络研究所


美国情报部门在今年1月的一份公开报告中指出,“网络研究所”背后“可能的金融家”是一名与俄罗斯情报部门有着密切联系的普京支持者。


Facebook打假一波三折

事实上在今年5月,《Time》杂志曾报道称,美国情报部门人员已经掌握了相关证据,证明俄罗斯人员曾在Facebook上买下部分广告用以宣传克里姆林宫的一些政治主张。但当时Facebook的发言人回应称,公司方面没有发现这些证据。


Facebook


而当时间退回到2016年11月,美国大选刚结束时,Facebook就被外界质疑是在其网络上大量散播的“假新闻”最终影响了大选的结果,但当时,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直接驳斥其为荒谬的想法,他表示,“选民们是根据他们现实生活里的经验来作出最终决定的。”


但与此同时,Facebook对假新闻的打击也一直都在进行。今年1月下旬,Facebook发布了一套“事实核查工具”,由第三方审查机构对被用户举报的新闻进行真实性核实,随后将其标注。


Facebook


Facebook在今年4月发布的白皮书正式向“信息行动”(Information Operations)宣战。所谓“信息行动”,指的是一些国家或组织通过一系列方式,如散播假新闻、假情报或建立网络虚假账号等,操纵民意,从而达到其影响本国或他国整体政治情绪的地缘政治目的。该手段也正是“网络研究所”在此次Facebook的调查中被发现使用的。


Facebook指出,人们对网络安全的聚焦点必须有所扩展,从传统的网络滥用行为如账号恶意入侵、病毒软件、垃圾软件等,拓展到一些更细致狡猾的滥用方式,包括对民间舆论的操纵和对民众的欺骗。因此其所打的“假”也已经不局限于“假新闻”,而是为了宣传某个特定观点的“内容播种”、“目标数据收集”和“虚假账号”,因为它们意在“造谣惑众”,将会引发人们对政治机构的不信任。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