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工程师怒反多元化,科技公司的“直男癌”还有救吗?

工程师怒反多元化,科技公司的“直男癌”还有救吗?

阅读数 2535

今日热度 6

评论
摘要: 近日,谷歌一名软件工程师在公司内部通信系统发布的一份备忘录表示,他反对员工多元化,并指出女性在技术和领导力方面表现比较弱是“生理原因”导致。此番言论引起热议,谷歌很快给予了回应驳斥了这位工程师的说法,毕竟谷歌这几年一直在员工多元化这条路上努力着,还专门聘请了负责多元化工作的副总裁。不过,同样发着愁的也包括和谷歌一样的其他科技公司。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一些小数据,竟能看出这些科技公司之间的默契?

谷歌软件工程师的一番言论又一次让大家注意到,性别和种族缺乏多元化是科技业普遍存在的现象,也是许多科技公司正在努力解决的一个问题。2014年,多家科技公司纷纷宣布将每年更新多元化数据。3年过去,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多元化数据的变化。


数据

数据

数据


进入谷歌的官网,便能找到其多元化成果。2017年女性员工在谷歌员工总数中所占比例为31%。相较3年前,只增长了1%。女性科技员工2014年占比17%,到2017年的占比为20%。两个数据的增长速度并不是很快,但谷歌这样的科技行业巨头,1%的增长并不是小数目。


数据

数据

数据


其他科技公司的近况也跟谷歌差不多,2016年Facebook的女性员工占比33%,推特女性员工占比24.3%。除此之外,各大科技公司员工中,拉丁裔、黑色人种占比不到10%。公司主导力量仍是白色人种和亚裔。


离职原因,不外乎一个关键词

女性员工占比已经不多的情况下,根据200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女性离开科技行业的比例达到男性的2倍。与此同时,2014年女性主修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占比从1984年的37%降至18%,也就意味着从事科技行业女性的减少。


离职原因


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克劳迪娅·戈尔丁(Claudia Goldin)在研究后表示,科技领域本应是对女性相当有吸引力的行业。但提到离职,美国人才创新中心的一份报告显示,女性离开科技行业通常并不是因为家庭原因,而是因为工作环境。因为她们缺乏升职机会,且感觉职业进展受阻。同时,“上司的不良行为”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2014年,Snapchat的CEO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大学期间的一些邮件被公开,其中有大量攻击女性的词句。Uber也曾因高层性侵女员工及贬低女性的发言遭受外界谴责。同样的,2017年特斯拉汽车公司举行的一场大会上,多名女性向一群高管袒露心声,抱怨曾遭到性骚扰,不能正常升职,受到男经理的不公正对待。硅谷风险投资公司“500 Startups”和“Binary Capital”的创始人相继因性骚扰事件被迫辞职。2015年,一项面对科技行业女员工的调查显示:科技行业女性员工中,在工作中目睹过性别歧视的行为占90%;88%的对象表示,本应该询问自己的问题客户却更愿意寻求男同事的帮忙;曾被上司性骚扰占60%。如此看来,科技公司中存在着较为严重的性别歧视。


“壕”掷千金,诚意可见

女性员工入职少、工作环境不佳、离职多,如此一来很容易形成恶性循环,各大科技公司的多元化目标也容易泡汤。因此,也是从2014年开始,硅谷各大科技公司便不断提供多元化培训课程,针对隐性偏见(unconscious-bias)进行培训,也常就多元化进行讨论。2016年6月,已有33家公司签署了一项使员工结构更加多元化的承诺。


多元化


2015年1月,英特尔CEO布赖恩·科再奇(Brian Krzanich)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国际消费电子展主题演讲中宣布,他的公司将在未来五年拨出3亿美元(约合20亿人民币)专款用于多元化工作。2016年科再奇还承诺,在 2020 年前实现英特尔公司的美国员工性别比例与人口比例相吻合,并创建了一个反对网络骚扰的组织——Hack Harassment。


苹果公司拿出5000万美元(约合3.34亿人民币)资助瑟古德•马歇尔学院基金(Thurgood Marshall College Fund)和美国国家妇女与信息技术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Women & Information Technology),以改善女性和少数族裔进入科技领域的渠道。这项投资将采取奖学金、大学培训计划和带薪实习的形式展开。


Danielle Brown

Danielle Brown


除了聘请负责多元化和包容事务的副总裁Danielle Brown(此前就职于英特尔),谷歌在2015年宣布将把用于提倡多元化的年度预算从1.14亿美元(约合7.7亿人民币)增加到1.5亿美元(约合10亿人民币)。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