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欧盟独立于美国?

欧盟独立于美国?

阅读数 1288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欧洲对特朗普的观感一向负面。特朗普在美国当选之后,荷兰、法国,一次次选举都把右翼参选人挡在门外。曾经听一名欧洲记者讲,特朗普类型的人,在这里终究赢不了,因为欧洲人还是讲究“体面”二字。特朗普时代的欧美关系注定要变。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和特朗普会晤,默克尔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和特朗普会晤,默克尔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借G20,特朗普最近访问德国和法国。英国离开之后,德法实际成了欧盟领头者。三驾马车,变成了两个轮子。马克龙目前的表现,跟默克尔是一个方向前进。


现时欧盟最有权势的领导人,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年5月发声,称“欧洲依靠美国和英国的时代已经结束……欧洲必须以自己的双手决定命运”。划时代的讲话,获得全场鼓掌长达一分钟。如果真是这样,未来欧洲与美国将在世界责任中划下界限。


美国原本是被欧洲人忽视的一块野蛮生长之地。两次世界大战之初,美国都不想理昏聩、混战的老欧洲。但最终介入之后彻底扭转局面,惊觉“世界和平与战争系于美国人之手”。再到海湾战争,宣告了美国的武力可达全球任何地方。相反,由于二战中的历史问题,欧盟的军事力量只能依附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羽翼之下。英国情报网络发达,常常给北约做先头渗入。法军在非洲一向活跃。德国呢,不能有自己的军队,最多去遥远的非洲参加个维和工作。


美国与欧盟的分歧日渐明显,其实早于特朗普上台。克里米亚是西方退让的分水岭。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全世界面前,吞下主权国家乌克兰的一块领土(尽管那里曾经是苏联的馈赠),美国未敢动真格,只以经济制裁施压。历史上最忌惮俄罗斯的,恰恰是德国。柏林勃兰登堡门上女神乘坐的马车,马头永远向东,威吓俄罗斯的进犯。地理相近的原因,欧洲人心理上对俄罗斯的恐惧,从未随冷战消失。


从战略上来说,西方当时必须在克里米亚迫俄罗斯停手。但是美国选择了经济制裁,欧盟除了加入、跟随,不可能自组出兵。而此后俄罗斯在叙利亚等问题上一再与西方对峙。今天,特朗普治下,美国退出了TPP,欧盟与日本便直接谈互惠贸易协议。特朗普不承认全球变暖,默克尔就自行呼吁欧盟成员国共进退。从经济到未来规划,欧美都出现严重分歧。


大约十年前,英国人马克˙里欧纳德著书《为什么欧洲将统治21世纪?》,这个标题后来常被人当作笑话,更不用说英国本身还离开了欧盟。但回看马克在书中陈述的欧美区别,还是提供了思考的方向。


他写道,欧洲人引以为傲的,不是美国人喜欢挂在嘴边的竞争力,而是经济发展下的生活品质。欧洲从生活风格、价值观、战争的方式、法律的观念等,正在以毫不声张的方式重塑世界。欧洲的力量并不是以军事预算来衡量,而是一种长期作用的力量——马克称之为“弱权力”。但它的威力有时比强权更持久,比如,要加入欧盟,分享经济上的好处,土耳其就得一次次改变自己。如果说美国是霸权,欧洲的力量就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他强调,美国的强势力量逐渐衰退,欧洲正悄悄建立新的国际秩序。


然而,这种秩序如果没有军事保障,不可能成型。德国不能够拥有自己的军队,法国又缺钱,还要和英国合用航母。所以,欧洲眼下不可能跟美国撕破脸,还需要默克尔主动握握特朗普的手,马克龙担当传话人,然从长远来看,欧洲自立是必然。


撰文:周轶君

资深国际记者,现代传播新闻中心总监,《周末画报》新闻版主编。著有《离上帝最近》、《拜访革命:全球民主浪潮的见证与省思》。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