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星洲李家之变,一切系于名誉的背后

星洲李家之变,一切系于名誉的背后

阅读数 1299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新加坡在李光耀时代创造的奇迹和辉煌注定被历史铭记,从一个地理位置偏僻、英属殖民的岛国成功转变为一个经济繁荣、秩序安定的城市国家。半个世纪来,新加坡实现了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的跨越。生前秉承清廉无私的为政作风的李光耀,却无意为自己立任何一座纪念碑、雕像或是故居纪念馆。而仅仅在他去世两年之后,李家一场地震式的公开纠纷就发生在了李光耀生前朴素的住宅——欧思礼路38号的存废问题之上。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李家三个子女中的弟妹忿然指控兄长、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滥用职权、违背父亲的意愿执意保存故居。这场家庭矛盾的爆发,使得新加坡一贯以来有序权威、纯洁无瑕的政府形象受到了冲击,同时也将新加坡在后李光耀时代面临的困境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失去强人政治统治的新加坡,面临着新时代里治国模式、经济战略和领导人选拨方式的等多重国家议题的转变和挑战,而今的新加坡已经站立在新的十字路口。


欧思礼路38号

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与子女们在家下棋

1965年,李光耀与子女们在家下棋。


何谓“欧思礼路38号”?那是已故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生前故居。作为新加坡“国父”,李光耀逝世于2015年3月23日,死后风光大葬,备极哀荣。2016年3月23日李光耀逝世周年纪念也格外隆重庄严,谁也不会想到李氏家族内部早已暗流涌动。


总理遗嘱引发“新加坡宫斗”

2017年6月14日,李光耀的次子、新加坡民航局主席李显扬和李光耀的女儿、新加坡国立脑神经医学院院长李玮玲联名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发布长达6页的《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文章,称对其长兄、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领导能力丧失信心,指责李显龙蓄意栽培其子李鸿毅,并表示会“在可预见的将来”去国离乡,以避免被兄长“利用总理身份和国家资源来对付”。


尤为醒目的是,李玮玲、李显扬姐弟以“父亲遗嘱”为由,坚持应拆毁李光耀故居,并指责李显龙执意反对拆除故居,系与其“借故居的存在以继承父亲公信力”和着意栽培李鸿毅的念头有关。


这仅仅是开始:6月17日,李显扬继续在Facebook 上指责李显龙,并表示“(李显龙)下属组成的委员会显然不具备资格来仲裁与其上司有关的任何问题”,同时重申对“李鸿毅被栽培接班”的指控。


李显龙对此事的态度似乎以6月14日为分水岭:此前他态度严厉,摆出一副“长兄为父”的姿态,居高临下地训斥弟妹“不理解父亲真意”、“不顾及父亲和国家荣誉”;而后则作谦逊、宽容、诚恳状,19日,他就家族争执在国内公开向新加坡公众道歉,在声明中对“争执已影响到新加坡的声誉和新加坡人对政府的信心”表示遗憾。


然而李显扬、李玮玲等不依不饶:6月21日,李显扬公布李光耀2011年10月3日写给李显龙妻子何晶的电邮,电邮中称李显龙已表示将申请把故居列为国家古迹,指斥何晶以总理公署名义出借给新加坡国家文物局。之后,李显扬夫妇以“访友”为名离开新加坡前往香港,且绝口不谈归期,这给人以“应验此前‘出国避难’说法”的强烈印象,无疑让这出“新加坡宫斗剧”愈演愈烈。


7月3日,李显龙终于出现在国会听证会上,他一方面强调“原则上不会”就弟妹对他的指控提起法律诉讼,另一方面继续强调“指控毫无根据”,称新加坡将坚持“唯才是用的新加坡社会基本价值观”。然而正如许多观察家所言,李显龙在听证会上始终回避“故居拆不拆”这个敏感问题。


弟妹发难要拆“李家坡”大宅

李玮玲、李显扬姐弟在一些问题上并未“假传圣旨”,李光耀生前曾多次公开表示“不要造神”,他拒绝为自己建造雕像、纪念碑,要求死后拆除故居“以免有人将这里当作圣地”的说法,也是公开的、许多人直接或间接听到的。


对于这一点,李显龙显得吞吞吐吐,或含糊其辞表示“父亲生前的遗愿需要深入理解”,或官腔十足地宣称“国父并非仅是我们李氏兄妹的父亲,也是全体新加坡人的父亲”,他还特意成立了以副总理、亲信张志贤为负责人的“故居处置问题部长委员会”;但等到矛盾公开化之后,他不得不较清楚地承认“遗嘱确有其事”。


事实上,习惯于“小心说话”的新加坡媒体有意无意将李氏兄妹“宫斗”的焦点集中于“拆屋”上有“偏焦”之嫌——或者换言之,李显扬、李玮玲二人要拆而李显龙父子要保的,并不仅仅是有形的“欧思礼路38号”故居,更是“李家坡”这幢“大宅”。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在去年李光耀逝世周年纪念日后仅两天,李玮玲便在网络社交平台公开发文,表示反对大张旗鼓举办李光耀逝世纪念活动,此后她还指桑骂槐抨击《海峡时报》“甘当走狗”,不点名批评李显龙“打算弄出个朝廷来”,当时引发轩然大波和激烈争议。此次李家姐弟索性把话挑得更明:李显龙想日后传位给“李三代”李鸿毅;他们反对隆重纪念亡父,是不希望李显龙父子借亡父衣钵巩固自己权力;他们担心自己挑明“真相”会遭致政治报复。


李显龙是否真的有意栽培自己儿子?


他本人反复强调“唯才是用”,他的办公室也重申了2014、2015年“总理子女不踏入政坛”的声明,但这些说法并非不可能出现弹性:李光耀也曾说“唯才是用”,但后来他却将李显龙的上台解读为“他就是最合适的‘才’”;至于“不踏入政坛”,李显龙同样通过先踏入军界、让李光耀亲信吴作栋“二传”一把的方法轻巧化解。很显然,光靠解释是不够的,或许新加坡人嘴上不敢公开质疑,但他们可以默默去想。


李显龙

今年4月,李显龙抵达菲律宾国际机场出席东盟峰会。


李显龙

李显扬于今年4月步出法庭。他和姐姐李玮玲曾因父亲李光耀留下的口述历史磁带的归属权问题与新加坡政府对簿公堂。


权威治国时代逐渐远去

公平地说,李显龙保留亡父故居、大事声张纪念李光耀,固然有违背亡父生前遗愿、“拉大旗作虎皮”之嫌,但李玮玲、李显扬姐弟借李光耀遗嘱影射李显龙父子,也未必真能百分百代表李光耀的心愿。作为新加坡“国父”和李氏“家长”,李光耀既真心希望子孙“有出息”,也真诚希望自己能留下“不搞个人崇拜”、“高风亮节”的美名。


凭借一手缔造新加坡国家及其繁荣神话的功绩、威望,李光耀生前至少在新加坡国内完美地兼顾了上述“两难”,既成功为李显龙“保驾护航”,又未引发国内、家中太多公开不满和抱怨。尽管对“新加坡模式”外界见仁见智,但绝大多数人都相信,李光耀是儒家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典范,无论如何也算做到了父慈子孝、国泰民安。


但这种“两全其美”、“无人挑战”,是建立在李光耀个人在国内、家内无可比拟的位望基础上的,并非人人都满意,但无人敢冒险质疑“国父”、“家长”的安排。李光耀栽培李显龙的“动静”绝不小于李显龙栽培李鸿毅,但当时李玮玲也好,李显扬也罢,都未吐半点异议。如今李光耀已矣,李显龙在弟妹俩心目中并不具备李光耀那样的权威性和压服力,同样的矛盾,在李光耀时代“不是问题”,但如今就很可能是问题,甚至大问题。


李光耀生前不需要雕塑,不需要纪念碑和纪念故居,因为他自己就是“活的权威”,而相对缺乏权威的李显龙就不得不通过树立这些亡父纪念影像去“借权威”。这道理就和《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生前并不需要放在四轮车上的木雕塑像,但他死后,“惟工书法”、能力和德望平平的儿子诸葛瞻守绵竹,就需要借助这样一件道具,是同样的道理。


一些新加坡问题专家担心,李氏家族“宫斗”的公开化,会严重动摇其权威和凝聚力,动摇公众对李家的尊敬和信心。这种担心恐怕把问题弄反了:不是“宫斗”的公开化会削弱李氏家族凝聚力、公信力和权威性,而是随着李光耀的离世,李氏家长权威性不可避免地衰减,导致了李氏家族“宫斗”的公开化。


尽管震惊新加坡内外,让许多围观者大跌眼镜,但此事恐暂时不会对新加坡政局构成实质性影响。如前所述,“宫斗”是果不是因,“李二代”的新加坡注定不可能保持“李一代”的风格,该发生的,事实上都已经或正在发生。


撰文— 陶短房 编辑— 黄自在、林初一 图片—Getty、AFP、东方IC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