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环球图书馆

环球图书馆

评论
摘要: 一座囊括一切书面资料的环球图书馆是学者们的梦想。2004年,谷歌宣布数字化五大研究图书馆的全部馆藏。突然间,乌托邦式的图书馆似乎触手可及。事实上,环球数字图书馆比此前思想家们想象的还要美好……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PETER SINGER

彼得·辛格

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墨尔本大学名誉教授。

新著是《你能拯救的生命》。

 

“政府认可让成百上千的人阅读书籍符合公共利益,但同时可能影响这本书的销售。”

 

一座囊括一切书面资料的环球图书馆是学者们的梦想。2004年,谷歌宣布数字化五大研究图书馆的全部馆藏。突然间,乌托邦式的图书馆似乎触手可及。事实上,环球数字图书馆比此前思想家们想象的还要美好,因为任何人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都可以查阅任何著作。而且图书馆可能不仅涵盖书籍和文章,还收录绘画、音乐、电影和其他能以数字形式存在的文化作品。

但是谷歌的计划有一个漏洞。那些研究图书馆馆藏的多数作品版权限制依然生效。谷歌说不管版权状况如何,它都将扫描整本书,但搜索版权书内容的用户只能看到片段内容。谷歌说这种方法“公平合理”,版权法也有类似的规定,可以从版权书中引用一两句话用于评论和探讨。

这种观点无法得到出版商和作者的认同,有人起诉谷歌侵犯版权,最终同意以谷歌收入的一定份额作为补偿。不久前,在曼哈顿法庭上,法官丹尼·金驳回了这样的解决方案,部分原因是对所谓“孤本”书籍数字版的实际垄断权将因此归属谷歌—“孤版”书是指仍有版权限制、但已不再出版的作品,此类作品很难确定其版权归属。

法官认为决定“孤版”书托管归属的合理机构是美国国会,而不是法院。这个重要问题不仅关系到作者、出版商和谷歌,还关系到涉及知识和文化传播应用的所有人。因此,虽然法官的判决令环球图书馆暂时受挫,但正好借此机会重新思考该如何实现这一梦想。

核心问题在于:我们在保护作者权利的同时,怎样让所有人不仅看到片段,而是完整的书和文章?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确定作者权利的内容。著作人起初也只在相对较短的一段时间内拥有版权—美国规定是自作品首次出版以后的14年。这段时间足够绝大多数著作人获得作品可能带来的绝大部分收入;之后,作品将进入公共领域。

但版权是企业的获利基础,因此它们反复要求国会延长时限,现在美国已经延长到作者死后的70年。正因为版权时间太长,以至于3/4的图书馆藏书都沦为“孤版”。如此海量的知识、文化和文学成果无法为多数人所用。数字化将使所有网民都能看到这些作品。

哈佛大学图书馆馆长罗伯特·达顿提出了不同于谷歌的备选方案:在研究图书馆联盟之外,建立由联盟基金资助的数字公共图书馆。达顿的方案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环球图书馆,因为在版和有版权限制的作品将被排除在外;但他认为国会可以将“孤版”书数字化授权给一家非商业目的的公共图书馆。那将是向正确方法迈出的一大步,但我们也不该放弃建设环球数字公共图书馆的梦想。

很多欧洲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加拿大、以色列和新西兰,已经通过了承认“公共借阅权”的法案,换句话说,政府认可让成百上千的人阅读书籍符合公共利益,但同时可能影响这本书的销售。环球公共图书馆可以对在版和仍有版权限制的书籍进行数字化,并根据数字版的阅读次数向出版商和作者支付费用。

既然我们可以登月和确定人类基因序列,也应该可以建成环球数字公共图书馆。那时我们将面对一个难度更大的道德目标:向全世界目前不上网的人推广互联网应用。

 

Project Syndicate独家授权发表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