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一杯难以下咽的鸩酒

一杯难以下咽的鸩酒

评论
摘要: 4月7日,债台高筑的葡萄牙正式向欧盟求助。葡萄牙是欧盟经济增长率最低(金融危机前年均仅1%多一点)、负债比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目前公共债务占GDP总值比率高达92%,远远超过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所规定的60%上限……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市中心的珠宝店关门大吉,葡萄牙政府已向欧盟寻求援助

 

47日,债台高筑的葡萄牙正式向欧盟求助。葡萄牙是欧盟经济增长率最低(金融危机前年均仅1%多一点)、负债比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目前公共债务占GDP总值比率高达92%,远远超过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所规定的60%上限。

由于债务危机,葡萄牙的国家信用已降至无可再降的低谷:上月底本月初,穆迪和惠誉分别将该国信用等级调低至Baa1级和BBB-级,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更严重的是,4月初,葡萄牙5年基准债券收益率上升至9.91%,已高于爱尔兰去年11月接受救助时的水平。6月份,葡萄牙需要融资70亿欧元,以赎回债券和支付利息,如果不求助欧盟,仅这一笔巨债,就足以压垮葡萄牙国家财政。

而葡萄牙政府甚至等不到这一刻就已经被压垮:3月底,苏格拉底政府业已提出辞呈,目前只是以看守政府名义维持,6月份等待葡萄牙的不仅是逼债关口,还有不期而至的大选,尽管求助将付出沉重代价—葡萄牙所需求助的金额,按最乐观估计也要约740亿欧元,最悲观估计则将达900亿欧元,如果按中庸值800亿欧元计,仅这一项,就将在2012年底把葡萄牙债务/GDP比推高到140%以上,而葡萄牙国民也势必将付出公共开支紧缩、福利削减等一系列不堪忍受的代价。

对于欧盟而言,这同样是没有选择的选择。由于欧元区货币和经济一体化,葡萄牙的债务空洞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整个欧元区的“吸金漩涡”,最终可能造成连锁反应,成为又一个冰岛、希腊或爱尔兰;自去年底起,葡萄牙就开始尝试从欧盟以外寻求资金援助,但因为中东乱局等一系列意外变故而未获大的进展。此前希腊债务危机,就有人指出,如果任由外国资本大举进入,进而控制希腊金融命脉,将在欧盟金融一体化的铁幕上打进一根楔子,既然有了希腊的先例,欧盟自不能对葡萄牙见死不救。

然而这的确是一杯难以下咽的鸩酒—不仅对葡萄牙,对欧盟也是如此。正如德国一再抱怨的那样,为了救助几个债务危机国家,《稳定与增长公约》已成一纸空文,就算债台高筑,也会由欧盟各国纳税人的“金融大锅饭”一体承担,这对于那些经济、金融形势较好的欧盟成员而言,无疑是赏罚不公,长此以往,各国民众对欧元区,甚至对欧洲一体化,都会滋生反感。

还有个更不容回避的问题:葡萄牙还得起这笔钱么?据路透财经的报道称,以信用违约互换(CDS)衡量,市场对葡萄牙债务违约概率的估计已从一个月前的30%上升至当前的40%,这还是求助前的预测,一旦再叠加数百亿欧元新债,违约概率势必有增无减,届时如果“逼债”,葡萄牙这个欧盟最穷的国家之一很可能陷入政治动荡;倘若听之任之,破产的恐怕就将不止是一个葡萄牙了。尽管葡萄牙向欧盟求助,对双方而言,都如饮鸩止渴,后患无穷,但两害相权取其轻,危机当前,双方也只能且救眼前急再说了。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