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一周 2010-07-24

一周 2010-07-24

评论
摘要: 谷歌自从1月12日在官方博客发表《新的中国策略》以来,它和中国政府的关系一直成为国内外媒体以及网友讨论的焦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亲吻 法国 巴黎

在出席法国国庆日大阅兵仪式的各国第一夫人面前,萨科齐不忘向人们展现与夫人布吕尼的亲密。

 

2.jpg

 

木匠 俄罗斯 索契

俄罗斯总理普京戴着墨镜视察冬奥会场馆的建设,在与大学生建筑队代表交流时透露自己曾经获得过4级“木匠证”。

 

3.jpg

 

斗殴 中国 台北

台湾“立法院”审查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时,持不同意见的蓝绿营“立委”发生激烈的斗殴。

 

CHINA 中国观察

对谷歌ICP牌照事件的误解

撰文:安替

 

谷歌自从112日在官方博客发表《新的中国策略》以来,它和中国政府的关系一直成为国内外媒体以及网友讨论的焦点。近期谷歌中国公司I CP牌照年审过关,又“惊起一滩鸥鹭”,外媒评论说谷歌向中国政府妥协,中国官媒说谷歌态度不端正,很多网民也评价谷歌这是希望两头讨好。其实I CP牌照年审是最符合谷歌“新中国策略”、也符合中国ICP规定的做法,这次纯粹是媒体过度解读。早在1月,我频繁接受外电采访,预测谷歌会和中国政府达成某种解决方案,而这次牌照事件,我也反复强调,双方都没有让步和妥协。

 

谷歌1·12声明以来,只有少数一些报道和分析抓住了谷歌事件的本质。而中国一位资深互联网技术人员霍炬在谷歌第一次声明的第三天发表的《Google 百度和谷歌的那些事》博文,其实是目前最深刻揭示谷歌行事逻辑的分析,为后半年谷歌中国网址迁移香港、牌照年审过关等事件提前写下了脚注。

 

4.jpg

 

Google的音乐、翻译等业务从来没有迁移出大陆

 

仔细看,谷歌全球的战略是“整合全球信息”,这就是所谓“不作恶”口号背后的商业目标。只有在互联网无国界、全球信息自由流动的情况下,谷歌全球信息帝国地位才能建立。谷歌其实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都在和所在国政府有着不同方面的冲突:在中国这边,中国政府的信息管理制度,直接冲撞着谷歌的信息自由流动;而在欧洲,谷歌四处收集地图和网络信息,也触犯了欧洲各国政府对公民隐私权的保护。谷歌希望做一个自由信息的帝国,让全世界的网民都放心把他们的隐私放在这里,这样就和中国政府对信息的管理,以及欧洲政府对隐私的独占保护格格不入。所以在中国,谷歌选择放弃有关内容审查的业务(如搜索),而在欧洲,谷歌停止在街头搜集网络隐私数据。新的数字帝国,在传统民族国家政治和法律面前,只能有所妥协和收敛。

 

323日,谷歌中国把.cn网址转到.hk上,更准确地说,把搜索这些和内容审查有关的业务迁移到香港,因为香港信息自由流动度更大。但和内容审查无关的音乐、翻译、地图、购物、广告,其实并没有迁移出大陆,北京、上海、广州三家谷歌公司还是正常运作,而和谷歌有亲缘关系的安卓(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更是没受任何影响。这也是中国政府和谷歌2个月“互动”后的现状:谷歌搜索退出大陆,但其他服务保持之前原状。

 

630日到期的谷歌中国ICP牌照,延迟几天后也就顺利通过了(不过,谷歌地图是否能取得牌照是很值得讨论的问题,有分析认为,只有谷歌和大陆有牌照的地图服务商合作,才能适应中国在这个方面的法律规定)。因为这个牌照代表了音乐、翻译、购物等业务,的确和内容审查无关,年审也就是纸上作业,不会对双方产生任何困扰。外电过度解读,把其视为谷歌中国的妥协,甚至标题写成了《谷歌对抗中国,这次输了》,结果激起大陆媒体同样情绪性的对抗,纯属不了解情况的胡乱解释。

 

CHINA VIEW 视野

 

5.jpg

 

01 U.K. / 英国

外交大臣访华凸显“重商外交”

 

黑格近日展开了上任以来的首次对华访问,会晤了国家总理温家宝、外交部长杨洁篪及国务委员戴秉国,同戴秉国共同主持了“英中战略对话”。黑格还会晤了在华英国商界人士,期待中国政府改善在华外资企业的经商环境和市场准入。黑格同时表示,将为英国外交政策注入“新重商主义”精神,经济将是英国政府与其他国家交往过程中的核心内容。

 

02 DPRK / 朝鲜

向中国开放海域

 

据韩联社消息,为加强中国和朝鲜两国的经贸合作,朝鲜目前已经与中国达成协议,将朝鲜部分海域向中国渔民开放。朝鲜向中国渔业开放的海域位于朝鲜咸镜道省北部地区的罗津和清津两个港口。目前,大约有250艘中国渔船前往该海域实施打捞作业,这也是朝鲜首次向中国渔民大规模地开放朝鲜海域。为此,中国将向朝鲜每艘中国渔船每年支付25万元人民币。

 

6.jpg

 

7截图.jpg

 

03Argentina / 阿根廷

百亿铁路投资协议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访华之际,两国签署了一项价值100亿美元的铁路投资协议。根据协议,中国将在未来几年投资阿根廷10个铁路项目,参与工程建设并提供设备,其中包括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预计耗资25亿美元的铁路系统改造工程。协议签字前,首次访华的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举行了会谈。

 

8.jpg

 

9.jpg

 

04Spain / 西班牙

中国加入西班牙债券购买热潮

 

全球最大外汇储备持有国—中国,购入了至多4亿欧元的西班牙10年期债券。西班牙此次发售了60亿欧元债券,有2/3由国际投资者购得—亚洲投资者所购份额在其中占了14%。而在亚洲投资者所购的份额中,中国外管局又占了一半。而在今年1月的西班牙10年期债券发售中,亚洲投资者所购份额仅占5%

 

10.jpg

 

哭泣 波黑 斯雷布雷尼察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15周年,新确认的775具波斯尼亚遇害者的集体葬礼上,两名妇女趴在遇难亲属的棺木上哭泣。

 

11.jpg

 

纪念 美国 奥克兰

一名行人经过黑人青年格兰特的纪念壁画。陪审团最近宣布,去年元旦枪杀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格兰特的白人警察莫瑟利过失杀人。

 

12.jpg

 

诉求 海地 太子港

海地示威民众在地震中摧毁的房屋前抗议,要求在海地地震中救援不力的总统辞职并举行全国大选。

 

LEXICON 新词汇

章鱼外交

 

2010年世界杯最红的生物非德国水族馆的“章鱼帝”莫属,其热量甚至辐射到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访俄行程。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接待到访的默克尔时,精心安排了一幕“章鱼外交”。在饭桌上,梅德韦杰夫暗示章鱼保罗要为德国输球负责,“我们在餐厅吃了保罗的兄弟。我不想冒犯任何人,但大部分俄罗斯外交官员都支持德国队。他们将输球归咎于某些方面。”俄罗斯副总理祖布科夫也插话说:“我支持德国队,若非那章鱼保罗作怪,德国一定胜券在握。”获俄罗斯热情款待的默克尔,访问期间与俄罗斯签订多项合作协议,包括德国西门子公司将为俄罗斯铁路提供逾200列新式火车,并协助发展新能源技术,把莫斯科市郊发展成新硅谷。

 

13.jpg

 

点评:众所周知默克尔是德国球迷,梅德韦杰夫的这幕“章鱼外交”可谓高招。

 

TECHNOLOGY 新科技

万能人造血

 

美国科学家近日成功研制出人造血液,将于5年内用于救治战场上的伤兵。这种人造血是利用转基因技术制成,用机器模拟人体骨髓的造血过程,从脐带细胞中制造出大量血红细胞。一条脐带最终可以转换为大约20个单位的可用血液,而在战场上,平均每个伤兵在治疗中需要6个单位的血液。

 

研究人员称,人造血与健康人体循环中的血红细胞完全相同。科学家将于2013年以后对人造血进行人体试验,所有人造血血型均为O型阴性,可以用于治疗任何血型的病人。

 14.jpg

点评:人造血除了可以满足军队的需要之外,也可以用于普通医院以填补捐献血液的短缺。

 

DISCOVERY 新发现

2700万年灭绝一次

 

科学家研究发现,地球上的生物每2700万年便会灭绝一次,我们距离下次灭绝还有大约1600万年。美国堪萨斯州大学和华盛顿史密斯森协会的科学家对地球过去5亿年里的“物种大灭绝事件”进行了调查研究,进而推断出规律性。他们声称,99%确信每2700万年地球就出现一次物种大灭绝。小行星撞击地球通常被认为是导致白垩纪的恐龙灭绝的主要原因之一,这次撞击导致半数以上的地球生物灭绝,从而为日后哺乳动物统治地球铺平了道路。前一次地球物种大灭绝事件发生于1100万年前,这意味着再过1600万年,地球将迎来新的一次物种灭绝灾难。

 

点评:照此推算,电影《2012》的景象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出现。

 

15.jpg

 

WORLD 国际观察

菅直人败于言论过于轻率

撰文:加藤嘉一

 

711日举行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上,民主党“惜败”给自民党,席位没能过半,日本政局即将迎来所谓的“扭曲国会”,即众议院由民主党与国民新党的联合政权控制,参议院则由自民党来控制。执政党也没有在众议院里掌握2/3以上的议席,那么,假设在参议院上被否决的方案,也不能由众议院重新获得通过。也就是说,日本政治此次面临的“扭曲国会”使得政党政治与议会内阁制的运营机制变得极为困难和复杂。

 

日本的首相也好,内阁总理大臣也好,执政党也好,都是由众议院选择的。在这个意义上,这次参议院选举的结果并不直接影响整个日本政治的运营和命运。让我感到有趣,甚至抱着希望的一点是,围绕此轮选举的焦点—消费税问题,其政策方针在执政党民主党和最大在野党自民党之间达成了一致,即把目前停留在5%的消费税务必提高到1 0 %,以改善财政赤字状况。其实,根据之前的各报舆论调查,“有权者(选民)”也在很大程度上认同两党共同的主张。只是说,选举期间,首相菅直人的言论主张过于轻率,其说服力度和方式无法得到老百姓的认同而已。总的方向和目标既是没错,也符合日本长远的国家利益的。

 

16.jpg

 

参议院选举失利后,菅直人在民主党总部鞠躬致歉

 

其实,711日投票开票之前,民主党难以拿到过半议席的预测结果已经铺天盖地,有些媒体甚至主张,菅直人应该对此负责任,就像当年安倍晋三那样,辞职。但到2010715日为止,菅首相仍未辞职,继续执政。根据《朝日新闻》在712日、13日举行的调查,主张“菅首相不应该辞职”的有73%;认为“应该继续推动消费税讨论”的有63%。而同一天《读卖新闻》举行的调查,认为“菅直人应该继续执政”的有62%,认为提高消费税“没必要”的仅有32%

 

从日本分别超过800万和1000万发行量的两大主流报纸近期的舆论调查结果,笔者解读到两点。一是,对于民主党和自民党达成共识的“提高消费税”这一选举焦点,选举结束后,许多日本选民依然认为,提高消费税或认真进行讨论是有必要的,换句话说,大家越来越认为,即使现阶段多缴纳消费税,也希望为国家未来的财政状况做出积极的牺牲;二是,虽然民主党在次要的选举上惜败,菅直人之前在消费税议题上的表现欠佳,但日本选民并不希望就此把菅直人的努力和任务彻底否认掉,而坚持把希望寄托给他本人,何况,菅直人是草根出身的“老革命”。

 

日本“有权者”对最近几年每位首相都陷入短命的恶性循环感到厌烦和叛逆。“频繁换相”并非好事,不如多一点把机会赋予自己选择的统治者。这也是笔者从此轮参议院选举观察到的一点小变化。另外,笔者在此要向读者表明的一点是,“频繁换相”并不等于“政治不稳定”。“频繁换相”之所以不会导致日本国民的政治生活发生变化,是因为日本的政治稳定不是依靠不靠谱的政治家,而是由强大的官僚系统来保证并维持的。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