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谈资 2010-02-27

谈资 2010-02-27

评论
摘要: 这就是商战,在以利益为出发点的多元立场世界里,某个当事人是否作恶恐怕永远不存在统一标准,而谷歌却据此像当年东征圣城的欧洲农民一样打着十字旗侵入苹果领地,甚至插手政治,令人惊讶的并不是其粗鲁无礼,而是蒙昧自大。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TATTLE 碎语

 

恶人谷

 

这就是商战,在以利益为出发点的多元立场世界里,某个当事人是否作恶恐怕永远不存在统一标准,而谷歌却据此像当年东征圣城的欧洲农民一样打着十字旗侵入苹果领地,甚至插手政治,令人惊讶的并不是其粗鲁无礼,而是蒙昧自大。

 

撰文:黄恒

 

9年前 ,谷歌初创时期的十几个工程师坐在一起进行“头脑风暴”,想整出一句话来概括公司的核心价值观时,大家提出了一堆“尊重他人”、“开会准时”这类的座右铭,最后有人提议,口号得有点高度,别太拘泥于具体行为,此时一个叫保罗·布彻希特的工程师脱口而出:“刚才那些都可以概括成一句话嘛,不作恶。”后来,这几个字就成了谷歌牌坊上的题词。

 

1.jpg

谷歌新推出的智能手机Nexus One与苹果的iPhone摆明了针锋相对

 

在硅谷,苹果一直是和谷歌关系很不错的另一条超级大鱼,多年来颇有联手对抗微软垄断地位的意思,据说两家还有君子协定,不互相挖人。当然,人才交流也是有的,2006年苹果董事会有了空缺,老板乔布斯马上想到了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后者欣然受聘直到去年8月主动卸任,那时候,美国的联邦商务委员会正调查这两家公司的密切关系是否违反了反托拉斯法。

 

半年后,调查已没有必要存在,因为这两家公司反目成仇了。1月底苹果平板电脑iPad正式上市。依照惯例,产品发布会后,乔布斯会召集全体员工在总部开会,在谈到去年夏天还是盟友的谷歌时,这位刚换了肝的商界奇才肝火大动:“所谓‘不作恶’的信条,完全是一堆狗屎。”

 

这句话马上成了硅谷头条。从做事层面上说,导致乔布斯如此愤怒的原因是谷歌15日发布了基于Android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Nexus One,这直接威胁到苹果的核心利益iPhone

 

对此,谷歌显得很无辜,保罗·布彻希特回应说:“我不知道人们从何得出这种想法,认为竞争是作恶。”从做人层面上说,乔布斯烦的恰恰是谷歌所谓的“不作恶”,在他和业内许多人看来,要战便战,何必老亮出孔雀尾巴炫耀道德高度,背后还不是丑陋的屁股?就事论事,竞争的确是市场通用法则,但谷歌软硬通吃“捞过界”的目的不是竞争,而是垄断,这才是漂亮话外的问题实质。

 

正如乔布斯所说:“我们并没有进军网络搜索领域,但谷歌却进入了手机市场,他们毫无疑问想要杀死iPhone。我们不会让谷歌得逞。”微软前首席执行官赞德提醒人们说,就连不断因垄断而遭到批判和调查的微软也没这么干过—“微软可没造过电脑硬件”。接下来传出消息,苹果计划将Google搜索引擎从iPhone默认设置中删除,改用微软的Bing(必应),并开发全新的手机搜索引擎。除了报复,这么做更重要的目的是将移动+搜索+广告整合在一起,这虽然在技术和盈利模式上尚未成熟,但毫无疑问地代表着未来财富流向和江湖地位。谷歌有数,苹果和微软也不傻。

 

这就是商战,和街头蛊惑仔的混战一样残酷,仅以生存为出发点,以统治为目的。事实上,在以利益为出发点的多元立场世界里,某个当事人是否作恶恐怕永远不存在统一标准,而谷歌却据此像当年东征圣城的欧洲农民一样打着十字旗侵入苹果领地,甚至插手政治,令人惊讶的并不是其粗鲁无礼,而是蒙昧自大。

 

这就像2 010年伊始人们所看到的,希拉里叫埃里克·施密特和其他几位IT巨头吃饭,讨论如何借助互联网为美国外交效力。会后,希拉里在给下属的邮件中写道:“我们要披挂上技术的力量,利用掌握的全部手段,实践21世纪的治国方略,即鼓励公民社会发展,反抗暴力和压迫。”这无非是美式干涉的新款马甲,但贴着“不作恶”标签的谷歌CEO不光在饭局上积极建言,而且没过两天就开始和希拉里演起了双簧。就是这个人,去年12月专门被美国国务院送到巴格达考察,也许他在那里亲眼看到了美国带去的一个平等而和平的公民社会。

 

RUMOR 流言

 

“超级碗”的广告

 

今年“超级碗”的赛事直播吸引了创纪录的一亿多观众,但这不只是因为体育比赛的魅力,而是因为插播的广告更吸引人,从这些广告中人们不仅可以发现广告商小心翼翼的新策略,还能一窥现代美国男人那可怜的被压迫生活。

 

撰文:贝小戎

 

今年C B S电视台在第44届“超级碗”比赛近四个小时的转播过程中,一共播放了68条广告,以致橄榄球要不断地跟啤酒、汽车、半裸的男人和电影预告片争夺电视观众的注意力。“超级碗”是美国国家橄榄球大联盟冠军总决赛的代名词,今年这个赛事的直播吸引了创纪录的一亿多观众。这不只是因为体育比赛的魅力,而是因为插播的广告更吸引人,有碧昂丝为V i z i o的平板电视放声高歌,有梅根·福克斯在摩托罗拉的广告中洗泡泡浴。

 

2.jpg

“超级碗”恐怕是世界上唯一称得上“广告第一、体育第二”的体育赛事

 

今年“超级碗”直播中播出的广告中不只有美女,还有一个新现象:新晋超级巨星被83岁的唐·里克斯、88岁的贝蒂·怀特和88岁的阿贝·维高达等人取代了。几十年来,超级碗上的广告一直由迈克尔·杰克逊、麦当娜和小甜甜布兰妮等当红巨星出演,为什么星光已经黯淡的八十多岁的老明星今年突然涌现了出来?据分析,原因之一是年事已高的婴儿潮一代的怀旧之情起了作用。再者,百事公司跟很多明星有联系,经常在“超级碗”上投放针对年轻人的广告,但该公司23年来首次没有在总决赛之夜投放广告,转而花了2000多万美元在社交媒体上开展广告营销活动。

 

第三个原因是,找高龄明星出演广告片也更加安全。当红明星可能会因为爆发性丑闻而影响品牌的形象。明星代言人爆发丑闻并不是现在才会发生的事情,找明星代言一直风险很高。而且现在24小时的滚动新闻加上网络的特性以及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使得明星的丑闻更容易暴露。因此广告商更加小心了,也许是因为经济危机使得他们不能有半点闪失。

 

有些品牌为了避免形象代言人带来麻烦,现在干脆不找真人演广告了。起亚汽车的广告片用了一只猴子玩偶,可口可乐则用了动画片《辛普森一家》中的角色。比谁都花得起钱的谷歌做了一个最简单的广告:搜索框在那儿显示一个男人搜索的不同的关键词,先是关于在国外上学,然后是如何吸引一个法国姑娘、去异地工作、巴黎的教堂,最后到如何组装婴儿床。该片把日常的搜索编成了一个浪漫的故事,提醒我们谷歌能够多么高效地发掘我们的好奇心和冒险精神。

 

当晚很多广告还有一个共同之处:男子气概的缺乏。在服饰品牌Dockers的广告中,一群男人在田野里一边唱着“我不穿裤子!”一边漫步,片尾画外音说:“告诉这些男人—该穿上裤子了!”道奇车的广告则叫“男人最后的抵抗”,一个个无精打采的男人盯着摄像头,画外音在描述他们悲惨的生活:“我每天工作到8点。你让我说‘是’我就得说‘是’,我要听你对我朋友的评价,听你的朋友对我的朋友的评价。回到家我要陪你看你爱看的电视。睡觉前我要把袜子脱了,把内衣放在篮子里。这些我全做到了,因为我要开我想开的车!”

 

在多力多滋玉米片的广告中,一男的手持鲜花登门拜访自己的女友,在跟这位女士的儿子打了招呼后,他随手抓了茶几上袋子里的玉米片吃,小男孩马上警告他说:“不要碰我妈妈,不要碰我的多力多滋。”多芬男士沐浴露的广告说,在为孩子和妻子操劳之后,多芬能让你感到放松。这些广告好像在说,美国男人在购买一条裤子、一块香皂或者一辆汽车之后,他们就可以摆脱女性的压迫,安心做男人。像获胜后举起自己的儿子的橄榄球运动员这样的孔武有力的男人形象对他们来说早已可望而不可即了。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