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朱莉安•摩尔 活在自己定义的年轮

朱莉安•摩尔 活在自己定义的年轮

评论
摘要: 凭借一系列独立影片崭露头角时已经33岁,10年之后第一次拿到威尼斯影后,50岁还跟年轻小伙在电影里演激情戏,今年凭借《星图》斩获戛纳影后的她也已快奔六……到如今,她已将三大电影节影后收入囊中,只差一尊小金人。她就是 朱莉安•摩尔。她一直从容地活在自己定义的年轮维度中,只要活得足够精彩,年龄从来不是魔咒。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朱莉安·摩尔算是一个异类,她似乎是倒过来活的那种精灵—凭借一系列独立影片崭露头角时已经33岁,10年之后第一次拿到威尼斯影后,50岁还跟年轻小伙在电影里演激情戏,今年凭借《星图》斩获戛纳影后的她也已快奔六……到如今,她已将三大电影节影后收入囊中,只差一尊小金人。但有好事者统计过,奥斯卡痴迷年轻的女演员,20多岁的女演员封后的概率有28%,30多岁高达34%,而年过50岁的女演员只有惨淡的8%。然而,朱莉安也不着急,她一直从容地活在自己定义的年轮维度中,只要活得足够精彩,年龄从来不是魔咒。

 

今年5月,好莱坞女星朱莉安·摩尔(Julianne Moore)因大卫·柯南伯格导演的《星图》(Maps to the Stars)在戛纳封后,助她完成了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影后大满贯(2002年威尼斯《远离天堂》,2003年柏林《时时刻刻》)。

 

喜欢她的人欢喜之余不由为她唏嘘,这个优秀女演员的演技已经获得了全世界的褒奖,无奈却只差一尊本土小金人的加持。

 

毋庸置疑,朱莉安今年的《星图》和《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两部影片会助她成为下届奥斯卡的强劲竞争者。但曾经四获提名四度失之交臂的历史,让人们已开始为她的命数捏一把冷汗。热心影迷们甚至潜心缜密地分析起若是两部影片分别以主角和配角提名,会出现分票的情况,这将重蹈2002年朱莉安因《远离天堂》和《时时刻刻》主配双提却最终双失的覆辙。甚至有人搬出数据,认为奥斯卡更痴迷年轻的女演员,20多岁的女演员封后的概率为28%,30多岁高达34%,而对于出生在1960年,已经过了50岁的朱莉安已经落到了惨淡的8%。

 

对于一切的猜测,最不着急的或许就是朱莉安自己,她是一个最不适宜用年龄和常理来定论的异类。对于女演员来讲,50岁后仍能接到爱情戏的邀约机会微乎其微,如果还能有激情床戏,那绝对是天方夜谭了。但朱莉安却能在52岁出演约瑟夫·高登-莱维特(Joseph Gordon-Levitt)的导演处女作《唐璜》(Don Jon),不单能和斯嘉丽·约翰逊斗艳,还能和血气方刚的“囧瑟夫”上演用身体探寻性爱美妙真谛的恬美淬炼,没人能看出大银幕上的这对眷侣相差了21岁。在《克洛伊》(Chloe)里,她甚至能与青春冶艳的阿曼达·塞弗里德共同上演同性激情云雨的戏码,面对年轻自己24岁的少女她也绝不黯淡跌份。不仅在银幕上,生活中的朱莉安也是人生赢家。她的丈夫独立电影导演巴特·弗伦德里希小她9岁,两人是标准姐弟恋修成正果的爱情案例,且育有一子一女。不久前这对夫妇还被拍到在麦迪逊花园广场看纽约尼克斯的篮球比赛,亲昵甜蜜得就像一对刚刚开始约会的中学生。

 

朱莉安似乎比她的同龄人活得青葱许多,但这其中并没有刻意与时光较劲装嫩的荒唐举措。她是好莱坞少有的公开拒绝使用肉毒杆菌和整容伎俩的女演员,她坦承与其僵着一张“假脸”,不如选择顺势接受自然的衰老。而之所以活得年轻,按朱莉安自己的话说,她26岁时才学会游泳,37岁才第一次当上母亲,她的一切都难以与所谓的“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挂钩,她就像是个活在自己定义的年轮维度中的生灵。

 

好莱坞的“心理学家”

 

朱莉安并不是西方标准意义的金发碧眼美女,母亲赋予她的苏格兰血统,让她顶着一头灿烂狂放的红发以及一身触目惊心的雀斑肤质。虽然貌不惊人,但相比起那些仅靠皮相混世的女演员来说,朱莉安的魅力随着岁月流逝逐渐显现出来。消瘦的脸颊和迷蒙的眼神中透露的执拗和迷惘,让她可以驾驭一切放浪激情、无惧世俗的复杂角色。外加带点雀斑的脸庞似乎比溜光水滑的皮肤更能抵挡岁月流逝,这令她有着比同龄女星更年轻的面相。

 

早年在电视剧闯荡的朱莉安,转战大银幕凭借独立影片《银色性男女》(Short Cuts)、《泛雅在42街》(Vanya on 42nd street)崭露头角时,其实已经超过33岁了。随后参与斯皮尔伯格导演的《侏罗纪公园:失落世界》以及同休·格兰特合作的《九月怀胎》时,她的脱俗气质让自己在主流好莱坞混了个脸熟。人们总是赞叹她总能有幸与显赫有名的导演合作,一长串名单包括罗伯特·阿特曼、斯蒂芬·斯皮尔伯格、柯恩兄弟、雷德利·斯科特、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和托德·海因斯等。但实际上,这源自朱莉安自己的慧眼甄选,很多导演在与她合作时还并未名声在外,换句话说,这些导演是伴随着与朱莉安的合作,而逐步登上神坛被奉为大师的。当年,她敢于在保罗·托马斯·安德森还碌碌无为时,就接拍他以上世纪70年代美国色情电影工业众生相为题材的《不羁夜》,为饰演其中的过气色情电影皇后,她赤裸着下身歇斯底里地放肆宣泄,也因此被提名当年奥斯卡最佳女配角,而这一年,朱莉安已经37岁了。

 

一路以来,朱莉安以多产质优而著称。但无论商业片还是小成本,她总是热衷扮演经历极端、性格特殊的角色。无论是演绎起《孩子们都很好》中的女同性恋伴侣,还是《人类之子》里的极端活动分子均能精细入里。

 

她习惯将这一切归功于母亲的影响,她的母亲安 (Anne)是一名从苏格兰移居美国的精神病学社会学家。由于早年朱莉安的父亲彼得·摩尔·史密斯为美军服役,所以他们一家总是根据部队的需要在不同的地方游牧搬迁。“我母亲是研究精神学科的,她对人本身十分痴迷我想这一点我从她那里得到了遗传。我们都喜欢分析研究一个人行为举止背后的成因。我也如此研究自己的角色,无论我扮演的角色有多么的癫狂化边缘化,其实他们都跳不出人性的大框框。”

 

从小在无数地方搬迁生活,让朱莉安总是要去经历全新的环境,这也让她意识到人是可以根据外在条件的改变,而随意变换和重新定义自己。朱莉安从小像“变色龙”一样在不同的状态里游刃有余,但母亲则告诫她,人还是需要寻找一种任凭斗转星移,都稳定不变的本我。无论搬移到哪里,母亲都会带着朱莉安还有她的弟弟妹妹去图书馆看书,因为无论世界怎么改变,书籍中的东西是稳固不变的。而朱莉安也在阅读中发现了戏剧的力量,因为无论要面对的是东部人还是西部人,美国人或是德国人,契诃夫和易卜生永远如一,《万尼亚舅舅》里的叶琳娜的性情不会偏移一丝一毫。也正是如此,促成了朱莉安在波士顿攻读戏剧学位的契机,就此走上了演艺之路。

 

奥斯卡无冕之后

 

在今年令朱莉安戛纳封后的影片《星图》中,她饰演了一位难以摆脱昔日光辉的过气女明星,为了虚荣可以做出一切癫狂无耻的行径。作为当今现实生活中好莱坞女星的绝对中坚力量,每次被采访,她总是逃不过对影片中展露的乱伦、沉迷和虚妄是否属实的叩问,朱莉安的回答从不避讳,那的确代表了一部分好莱坞人的生活。影片中她所扮演的女演员的一切,就是她一直抵御和警醒自己不要成为的样子。“就像片中的女演员一样,职业属性会导致人们对她的一切评价都起于也止于外表,对外在的过分追求会丧失内心所属,她就难免崩溃发飙。我认为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家人尤为重要,他们是唯一客观看待你,并接受真实的你的人。”生活中,朱莉安拥有一名快17岁的儿子卡尔和11岁的女儿丽芙,一家四口远离好莱坞,生活在超级文艺雅痞风格的纽约格林威治村,她和导演丈夫恪守着家庭孩子第一的原则。“有时我会接到一个很优秀的海外剧本,在电话里我就会直接说,为什么在匈牙利拍,如果能改到新泽西我就一定接!”其实朱莉安除了当演员,还是一名儿童书作家。

 

她出版了一系列名叫《麻子脸草莓》(Freckleface Strawberry)的儿童插画书,书名就来源于她自己小时候由于满脸小麻子而得的外号。整本书有点半自传风格,讲述了一个麻子脸小姑娘由自卑到寻找到真我,认为麻子脸不是缺点相反是特点的成长过程。激起她在40多岁时发行这本逗趣清新图书的契机就是自己的儿子。“卡尔当时才7岁,突然因为自己新长出的板牙而痛苦不堪,时不时觉得自己的耳朵不好看……这让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对外貌分外敏感的事情,所以我想为孩子们出本书。”就这样,她一口气连写了3个童话般的“麻子脸草莓”故事。朱莉安经常为了图书参加和小读者的见面会,在一群小朋友的簇拥下,50岁的她一脸新晋母亲的耐心和幸福。

 

当然,孩子们年纪小也给了朱莉安事业上的一个优势,就是在选角方面更加自由。“我的孩子们还没有到能看我片子的年龄。”这让她或多或少在物色剧本时更加勇敢,50多岁了仍旧能在大银幕上为了艺术放浪形骸着。有人问起当孩子们长大后她是否会介意和收敛时,朱莉安则认为世界上有那么多优秀的影片,其实孩子们没必要去看母亲的表演。“我儿子卡尔如今唯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乐队,你们知道,现在的孩子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他们才懒得关心自己的爸妈做的是什么营生。”

 

朱莉安在2013年成为了留名洛杉矶星光大道的第2507颗星,我们很难预测在明年奥斯卡上,她会否因为一部诋毁好莱坞的影片而获得好莱坞的最高赞许。不过这个女人似乎并不在意好莱坞美式标准价值观的衡量。她在母亲去世后申请了美英双重国籍,用以纪念来自苏格兰的母亲。朱莉安一直记得自己7岁的某一天,母亲回家时默默哭泣着,包里放了一面美国国旗。原来为了当时父亲的事业,母亲迫不得已改变了国籍,余生一直痛苦不已。其实无论年龄和名誉,认同的标准有千万种。50岁女演员、8%的奥斯卡获奖率的确不高,但对于朱莉安·摩尔来说,无论得之与否,仅以现在的风貌成绩,亦足称之为一时之秀。

 

Q&A

家庭才是我真正的重心”

朱莉安·摩尔大概是最没野心的影后了,三大电影节影后加持,她却向外宣称,家庭才是自己的重心,这或许才是最举重若轻的状态,无为中见有为,是高手。

 

Q=《周末画报》A=Julianne

 

Q:在《星图》里演一位神经失常的好莱坞明星,你怎么看?

A:能有机会挖掘一下演员们常见的黑暗孤独的一面,感觉还真不赖。作为演员,我们其实有不少人都很害怕像女主角一样被遗忘、被放弃。你习惯了接受众人的关注,习惯了欢呼喝彩,所以,一旦再没有人要你当主角了,当你的地位下降了,的确是很难适应的。你将一切孤注一掷在事业上,而事业开始走下坡路,自然而然会感觉自己没用、空虚。而女主角的人生,就是通过她作为女明星的成就来确认自我的,没有了这种认可,她便人生失焦了。

 

Q:作为一名从未停止过发掘新戏路的女星模范,饰演一位年老色衰星途衰退的女星,会不会感到有点讽刺?

A:(大笑)能在这行里不停地有演出机会,我很清楚自己有多幸运。我不会有这种感觉,或许这得感谢我从来就不是那种不停有大制作的大明星。

 

 我的事业发展比较平顺地处于上升状态,拍的大多数是独立制片的电影,或者是那种能给我不同身份定位的电影。我一直以来拍的电影类型各异,都是以角色制胜而非以大制作取胜的居多。

 

 当你并非一直是主角,拍过大制作小制作各种电影,人们对你,或者你拍的电影票房如何,就没那么在意了。我从来就不必去担心当不上最炙手可热的女星时怎么办。因为那从来不是我最大的野心,我只想规律地工作,有幸福的家庭生活。

 

Q:你感受过哈瓦娜所感受的那种担忧和恐惧吗?

A:刚入行时,我会担心,要是没能获得你梦寐以求的那些重要角色该怎么办。但之后我发现,能给我带来认可的角色就足以让我的压力消了大半。

 

 哈瓦娜当惯了大明星,享受惯了奢侈的生活和被人阿谀奉承,所有其他的生活方式,对她来说都是噩梦。她习惯了颐指气使,行为幼稚自私,仿佛其他人都必须顺着她那样。她受不了其他方式的生活,这就让她的行为变得很可怕了。她活在好莱坞给她打造的虚幻世界里,我就见过不少人陷进好莱坞的幻境里出不来,痛苦万分。

 

Q:和大卫·柯南伯格合作感觉如何?

A:他是我合作过的最棒的导演之一,我一直都是他的影迷。大卫是个天才,他有非常清晰的视图,对人的心理把握得非常精准。

 

 他很爱将他镜头下的角色推向情感的极限。他的作品最真实的恐惧感就来自于此—在你看他的电影时,让你受惊的不是单纯的物理性暴力行为,而是人类的极端行为到底能达到何种程度。他的作品中最让我感到恐惧,也最吸引我的地方,就在于此。

 

是单纯的物理性暴力行为,而是人类的极端行为到底能达到何种程度。他的作品中最让我感到恐惧,也最吸引我的地方,就在于此。

 

采访 Fred Allen / The Interview People 翻译 区茵婷

 

1.jpg

 

2.jpg

《星图》让朱莉安获得今年戛纳电影节影后,但是否能让她获得小金人,还是未知之数

3.jpg

朱莉安除了是个演员,还是个儿童书作家,她出版的《麻子脸草莓》是畅销书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