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专访英国演员Natalie Dormer

专访英国演员Natalie Dormer

评论
摘要: Natalie Dormer终于达抵职业生涯的巅峰。这位刚刚获得洛杉矶女性电影人组织(Women in Film)的Max Mara“未来之星奖”奖项的英国女演员,凭借过去一系列包括出演《饥饿游戏》以及《权力的游戏》 而备获关注。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Natalie Dormer终于达抵职业生涯的巅峰。这位刚刚获得洛杉矶女性电影人组织(Women in Film)的Max Mara“未来之星奖”奖项的英国女演员,凭借过去一系列包括《饥饿游戏》在内的她参演或主演的影片、电视剧集,以及《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的收官,而备获关注。回顾其职业生涯,Dormer曾成功塑造了一系列强大、智慧的女性角色的女子,在生活中,她却更关注她是谁,而不是她演的是谁。

不久前,Natalie Dormer,《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中Margaery Tyrell的扮演者,在洛杉矶女性电影人组织(Women in Film)举办颁奖典礼并宣布2016年度 Crystal + Lucy Award获奖名单(Dormer赢得女性电影人Max Mara“未来之星奖”奖项)后与我们对谈。

▲Max Mara条纹毛衣及条纹铅笔裙

采访的时候,她对即将发生的剧中惨剧仍然三缄其口,我们从细微表情中也完全无法读出Margaery的命运。其实早在第6季开拍之前,Dormer就已接到编剧David Benioff的电话,并“毫不惊讶地”接受了角色的死亡。

她怀着享受最后一季的心情拍完了第6季,去年9月站在“贝勒大圣堂”演完最后一场,温情地拥抱剧组成员,说着一句句“我会想你们的”(《权力的游戏》幕后似乎总是充满温馨)。虽措手不及地死掉,是这部剧参演者心知肚明的职业风险(据统计,前五集大约有200个有名有姓的角色死亡),但Margaery还是死得比Dormer曾预言的“被龙或者异鬼杀死”提早了很多。

▲Max Mara条纹口袋粉红色外套 & 粉红色阔腿裤

电视剧拍摄进度超过小说的剧情,这一场高庭的Tyrell家族惨剧并没有原著的支撑,其令人震惊的程度更甚血婚和紫婚,书迷为之愤怒,观影者也为之伤心,因为高庭的小玫瑰是剧中很受喜欢的角色之一。

▲Balenciaga 桃红色格纹流苏围巾 & 长裙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年轻的实用主义者,八面玲珑,但骨子里还保有一份善良,这完全得益于Dormer的塑造。书中,Margaery只是个POV(多线叙事)角色,通过不同角色的视角中提到过寥寥几句,2012年试镜时,编剧Benioff和Weiss就坦言,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写这个角色。为了塑造这一角色,Dormer刻意不读原著,看剧本时也只读自己的那条线,这样可以确保自己演出命运无常感,当然另一个原因是不被套出剧情,因为根本不知道。

▲Louis Vuitton丝绸褶皱连衣裙

Margaery前, Dormer另一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也是身穿中世纪束腹胸衣的女王,电视剧《都铎王朝》(The Tudors)中,她扮演被砍头的Anne Boleyn。这一历史中存在的角色与Margaery一样,善用魅力,自信,几乎爬到权力的巅峰,又跌了下来。

最近她又一次穿上紧身胸衣,在《沃斯利夫人的情事》(The Scandalous Lady W)中出演了在1782年的一位确有其人的风流艳妇,涉及通奸、八卦、偷窥,数次出演善于使用性魅力的角色。

▲Max Mara蓝色条纹羊绒大衣 & 黑色布洛克鞋

但实际上,Dormer与角色全然不同,她朴素、真实,被偷拍的生活照常是素着脸汗津津地跑步、打壁球、骑动感单车(spinning)。她是剑桥击剑俱乐部的终身成员,曾获2008年PartyPoker.com女子世界公开赛第二名,亦是个得州扑克好手。“我本人更愿意忽略性魅力这件事,在生活里,我更愿意关注‘我是谁’。我并不是我演的女人。”


我们在戏外勾搭了高庭小玫瑰


MW =《周末画报》

ND = Natalie Dormer


MW: 请告诉我你成长中的偶像们吧。

ND:我小时候不是个大影迷,所以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的偶像们大多都是音乐家:Blondie、Kate Bush、Madonna。当和一位导演(未婚夫Anthony Byrne)合作的时候,才真正开始接受电影的熏陶。但我小时候喜欢讲故事,记得儿时去戏院的经历,真的激发了我的想象力。所以我热爱舞台,想要成为一名舞台演员。

▲《权力的游戏》剧照

MW: 当你获得洛杉矶女性电影人组织(Women in Film)颁发的女性电影人Max Mara“未来之星奖”奖项时,你在获奖感言中提到,这是你演艺生涯的转折点——能解释一下吗?

ND:在过去一系列超棒卡司中,我不再是一个配角,而是有机会担任女主角。我曾在电视剧或戏剧舞台担任过女主角,但在电影里,还是第一次。所以我觉得,自己终于获得了这样的肯定:可以驾驭电影女主角。

MW: 当接下一部新的影片、新角色时,你有什么特别的准备方式吗?

ND: 并没有,这要看角色的不同,以及我如何理解角色。凭借多年来的经验,我想,在接近一个角色的过程中,我学会了更多从肢体层面的接近,而非心理层面的接近。一开始我是个戏剧演员——我往往很实在地尝试、试验。而当我第一次成为一名演员时,我渐渐考虑很多,多年来,我学会了由内而外地依靠直觉表演,当你这样做的时候,魔法自然就产生了。

▲《权力的游戏》剧照

MW: 服装在此过程中是否一个很大部分?

ND:它可以是,还是那句话,不管是什么吸引你进入这角色,关键还是依靠角色本身。几年前,我那时挺忙的,在两个角色 Margaery(Tyrell,她在《权力的游戏》中的角色)和Cressida (《饥饿游戏》)中奔走。前者需要穿长长的丝裙和胸衣,接着便切换成军装,一半头发要剃光——你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所以,有时对于角色来说,需要物理层面的方式。

MW: 可怜的 Margaery,整季都待在监狱里,没什么特别时尚的镜头……

ND:对,但对我来说这太自由了,只用穿个袋子,头发乱糟糟,也不用化妆。因为你知道看起来不好看没关系,重要的是感觉在。我真心爱那些角色。多年前我在《灵界》(The Fades里演过这样的角色,那是部英国BBC的科幻剧,还有在《自杀森林》(The Forest)里也是,无论在外形还是情感上都完成了彻底的突破。

▲《都铎王朝》剧照

MW: 如何描述你的个人风格?

ND: 我是个伦敦女孩,多少会有点伦敦女孩的特质。我觉得自己很都会化。Max Mara非常适合我,它有着古典的女性主义特质,同时有其个性,也有一些衍变。作为一个伦敦人,我也喜欢Vivienne Westwood、Alexander McQueen,他们继承了英国精致剪裁的传统。

▲英剧《风流艳妇》剧照


全国时装总监、采访 | Tim Lim

撰文 | 阿狸狸

发型 | Mark Townsend @Starworks Group

美甲 | Shigeko Taylor @Opus Beauty

编辑 | Jocelyn Zuho

摄影 | Hugues Laurent

形象 | Felipe Mendes

化妆 | Matthew Vanleeuwen @Starworks Group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