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乔布斯的天国日记

乔布斯的天国日记

评论
摘要: 说在你去世满一年后,你可以选择回地球上去探望一个人。但你只能去看一个人,而且不知道未来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基本上你可以将这一次机会看成是唯一一次回地球探亲或访友的机会。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伟大又传奇的史蒂夫·乔布斯终于从天国回来了,他最想探访的会是谁?在乔帮主魂归天国一年有余之际,我们特约“冒牌乔布斯”丹尼尔·莱昂斯先生撰写了这篇日记,以慰一众果粉的思念之情。

 

图片1.png

 

据说在你去世满一年后,你可以选择回地球上去探望一个人。但你只能去看一个人,而且不知道未来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基本上你可以将这一次机会看成是唯一一次回地球探亲或访友的机会。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蒂姆·库克,因为,老实说吧,在我离开苹果的这一年里,公司真是乱得要命,看来他们还是该安个乔帮主在办公室里火爆地跳跳脚再踹踹谁的屁股。到目前为止,外界还没太能看出苹果到底乱到什么程度了,但相信我,在库珀蒂诺的总部,每个人都知道实际状况有多糟,每个人都担心得要命。

 

但接着我就想,不要,我不要去见蒂姆·库克。首先,他闷得要死,喜欢跟那些老女人聊。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说的他都不听,因为他认为他才是那个了解得最透彻的人。

 

然后,我又想,好吧,老婆和孩子们。我想我应该是有3个孩子,可能4个也说不定,这我得回头看看沃尔特·艾萨克森给我写的传记,好把那些据称是我的孩子的名字都搞清楚。可我又想,等等,活着的时候都没去见他们,现在去见又有什么意义?至于我老婆,她是很性感没错,但她或许已经开始和别人约会了吧,况且,我活着的时候也没太多话跟她聊。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比尔·盖茨。是的!万兽之王比尔。我的老对手。控制力高强的大怪物。上帝!这些年来微软抄袭我们的创意,用我们的创意来击败我们,再从我们手上偷走整个个人电脑市场,他是如何向我逞威风的呀!看他那副该死的幸灾乐祸的嘴脸!之前每季IDC市场份额数据公布时他还会给我来通电话,说什么“嗨,真是恭喜啊,我看到你们的市场占有率从3.1%升到3.3%了,干得不错嘛,老乔!你们还真了不起呀”!

 

可惜轮到我们在移动空间,也就是我所说的“后个人电脑时代”,比微软占上风时,我已经病到没多余力气去幸灾乐祸了。事实上,在我生命最后几年的光阴里,我们几乎完美地对外界隐瞒了我的病情,不断告诉其他人,我的癌症已经治好了,我已经没事了,但实际上,从2003年被确诊开始,我的身体状况就一落千丈。到2009年接受肝脏移植,就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知道。我身边所有人都知道。只是为了不让股价暴跌,我们得对股东说谎。

 

大约在2007年还是2008年开始,疾病成了我生命的全部。除非你得过癌症,否则你是完全无法想象的。那基本上就是你的全职,你要做的事,都跟患癌症有关,你要去看医生、接受检查、做治疗,吐完又吐,然后你想,想什么呢?想你得了癌症的事,想呀想呀想呀……想的全都是癌症的事。大部分时间你会很生气,因为所有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宇宙超级大玩笑,只不过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简直糟透了。讽刺的是,那时苹果才算

 

如果还有机会回地球的话,我不确定我还要不要这样的机会了。

 

终于有起色,旭日东升。那是我们最辉煌的日子,但我却病恹恹的没法分享这喜悦。

 

正如我刚说的,就像我被开了一个残忍得该死的玩笑。有一段时间,我开始想,或许真有上帝存在,不过他的幽默感糟糕得要命。然后现在我死了才发现,其实没有上帝。所以,如果你想知道到底有没有上帝的话,现在你知道答案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有这的一套体系。但据我到目前所知,这不是由一人做主的地方。而且这里也不完美。基本上,天堂就是那个你一生都想要去但却没去成的地方,直到现在死了,你才终于到达目的地。可对我来讲,这感觉有点微妙,因为老实说,活着的时候我基本上拥有了想要的一切,除了在生命末期,我极度渴望却无法再拥有的健康。不过来到这之后,健康回来了,而且从没比现在更好过。

再说回那头兽王。我承认我是故意的。那天他在迪拜的帆船酒店的房间里醒来时,我就坐在他的床脚。一开始他没看到我,到处翻找着他的眼镜。这时我一跃而起,做势拿着枪抵着他,并朝他大喊:“别动,混蛋!你他妈的别动!你给我他妈的别动!”他吓得尿了裤子。这时我才凑近点好让他能看到我,坏坏地说:“老兄,只是我而已嘛。”

 

因为跟他说话的是一只鬼魂,所以,尽管他知道不会被绑架或谋杀而稍稍松了口气,但难免还是相当害怕。他笨拙地翻出电话想叫保安,可是我已经通过心灵感应断了电话的电。鬼就能做这事。他面转向我,说:“狗屎!真是狗屎!这么狗屎的事不可能发生!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我只好跟他说些只有我们俩才知道的事,像1985年我们和两个女生来了次双重约会,他喝醉了,跟女生走出门的时候还吐了一地。一口气说了好几件事才终于让他相信这真的是我。他说:“好吧。现在你想怎样?”“我想要幸灾乐祸一下,”我跟他说,“我想要看着你的双眼,跟你说,你输了,而我赢了。没错,你是在个人电脑上赢了一局。但个人电脑只是更远大的移动电脑前景的一个小小休息站而已,而在移动电脑这市场上,我们赢了,而你们却输了。你输,是因为你太愚蠢,没看清个人电脑不是最终决斗,只知道忙着保护你在市场上这个愚蠢得要命的堡垒,忽略了投资下一个要塞。而苹果呢,正因为我们在个人电脑上输得一塌糊涂,别无选择地只能投资下一场。所以,真的,仔细想想,你们还真帮了我们个大忙。你们偷走了我们的使用界面,骗得我们跌出了个人电脑市场,但你们最终只落得了伤害自己的结局。某方面来讲,我想我得感谢你呢。是的,还真是得谢谢你!”

 

比尔笑了。我问他,有什么好笑的。他止不了笑,好半晌才开口,“老实说,你还真是我见过的最好骗的混球。即使是现在,即使你已经死了,你还是没看清大势。”

 

他说,苹果算不上在移动设备上获了全胜,只是在重复之前在个人电脑市场上做过的事而已,虽然比其他人早起跳,但却让其他人跟上了,以更低的成本向更广的市场供货,再挨一记狠拳。

 

“谷歌和安卓现在对你们做的事,就是当年我们在个人电脑上对你们做的事。”他冷冷地说。

 

“才不是那样。”

 

“不是吗?”他反问。“4年前,安卓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还只有0,两年前,它们就占了20%,今天,他们是75%的压倒性优势,而你们只有15%。安卓卖的数量可比你们多了,51!全球卖出去的手机4部里有3部用的就是安卓的系统。他们都已经垄断市场了,而你还在那边沾沾自喜到处说自己赢了?老天爷呀!”

 

我反驳说,所有其他智能手机生产商的利润加起也比不上苹果的利润。比尔说,一大票克隆大军能生产出比你家东西便宜得多的产品,在你们抗击那些克隆大军的时候,愿主保佑你们那些利润。“来吧,”他说,“就这么一次,对自己老实点。你其实知道这结局会是怎样的。”

 

“那平板电脑又怎样,”我说,“我们还有平板电脑呢。”

 

“现在来讲还算是这样,”他不急不徐地说,“但你们的市场占有率在过去一年已经下降了一半,未来还会再少一半,这是你我都心知肚明的。”

 

“哼!”我不屑地哼了声,“我们或许在移动市场里要嗝屁了,但微软也不见得能在这里当大腕。”

 

“这话是没错,”他看似有点无所谓地回应着,“微软现在的确是打算有什么就做什么,尽可能撑久一点。不过这也是我抽身的原因。谁在乎呢,老乔?到最后,又会有谁在乎到底成王败寇各是谁家?我把钱花出去,为减少贫困、为消除疟疾、为人们提供更好的教育,那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懂吗?而不是谁生产出最好的电脑,或是最智能的手机!不,你永远不懂,这一点一直都让我感到有点心痛。你是个聪明人,但就是摆错重点了。”

 

我站在那,一瞬不瞬地直直地盯着窗外,沉默不语。

 

“对不起,”他说,“让你伤心了。”我站起身,看着他。

 

“ 比尔,”我说,“ 你那款最新的Surface平板电脑简直就是垃圾。”握紧拳头,我凭空消失了。

 

现在,我又回到天堂里去了,吃着葡萄,喝着最纯净的水。让我惊讶的是,这么多年了,比尔还是没弄懂。他从没懂过,也永远不会懂。

 

如果还有机会回地球的话,我不确定我还要不要这样的机会了。


图片2.png

DANIEL LYONS

丹尼尔·莱昂斯

硅谷高端科技博客ReadWrite的主编

 

曾是《福布斯》杂志高级编辑,2006年开始在个人博客里可以假乱真地模仿乔布斯的语气撰写“史蒂夫的秘密日记”,后结集为伪传记《乔布斯的秘密日记》,还出版过短篇故事集《最后的好男人》和小说《狗日子》。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