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菊地凛子 冷酷仙境与炙热心火

菊地凛子 冷酷仙境与炙热心火

评论
摘要: 当代最受国际瞩目的日本女演员菊地凛子(Rinko Kikuchi)出现在了我们的镜头前。九年前,一部《通天塔》(Babel)将菊地推到大众面前,也迅速成就了她在全球电影领域的声名;此后九年间,菊地冷峻的面孔出现在了更多电影、剧集,以及时装秀前排和杂志封面中,构成了一个特别的视觉符号系统—供人们去认知揣测女演员的内心世界。某种程度上,菊地像是一座休眠中的火山。外表的冷漠能够暂且安定人心。但,人人都能隐约察觉到,似乎有种力量在体表下肆意冲撞着,只等待合适的时机,迸发而出,燃烧,发射不一样的光芒。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当代最受国际瞩目的日本女演员菊地凛子(Rinko Kikuchi)出现在了我们的镜头前。九年前,一部《通天塔》(Babel)将菊地推到大众面前,也迅速成就了她在全球电影领域的声名;此后九年间,菊地冷峻的面孔出现在了更多电影、剧集,以及时装秀前排和杂志封面中,构成了一个特别的视觉符号系统—供人们去认知揣测女演员的内心世界。某种程度上,菊地像是一座休眠中的火山。外表的冷漠能够暂且安定人心。但,人人都能隐约察觉到,似乎有种力量在体表下肆意冲撞着,只等待合适的时机,迸发而出,燃烧,发射不一样的光芒。

 

1.png

 

2.png

 

3.png

 

4.png

 

菊地凛子散发着一种日本女性专有的性感意味:含蓄又富有强烈暗示,可意会,难以言传。这种略显情欲的感觉贯穿于拍摄过程里她的每一个姿态、神情,又特别是那只流连在唇边的鲜嫩欲滴的红色石榴当中。

 

天生清冷的长相无疑为这种性魅力更添一层神秘,使得效果翻番。当然,偶尔这名女演员也有“破功”之时。拍摄当日,我们特地牵来了一只高大的家犬来作为配角,后者欢跳着追舔菊地手中的食物,逗得她开怀大笑,一瞬间完全是少女姿态上身。

 

再如,菊地的英语并不算好,因此当她难以理解你提出的问题时,便会瞪大双眼仔细追询着你,令采访者也会偶尔失神。

 

类似的眼神,我们在菊地出演的电影中也曾经见过:在2006年的电影《通天塔》中,菊地扮演的日本聋哑少女因受到交流不畅、母亲自杀、性需求压抑太久等多重困扰打击后,近乎失去理智般地想要寻找宣泄的出口。当她脱光所有衣物,赤身走向毫无防备的警官面前寻求安慰和温暖,半是坚定半是胆怯地望向不知所措的男方,那一幕传达出的不是单纯的欲望,而是一种走投无路的孤独。

 

《通天塔》无疑是菊地事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一部电影。一方面,这部影片奠定了菊地作为严肃演技派的身份—早前她还只是刚由模特转行到演员,多出演一些日本本土制作中的小配角;另一方面,《通天塔》所带来的荣誉—第七十九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上,菊地凭借着在《通天塔》中的表演,获得了最佳女配角奖的提名,所引发的关注也为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曝光率。特别是几乎在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在打探好奇这张东方面孔究竟为何人物。

 

后期,菊地顺势出现在了诸多国际电影制作中:《布鲁姆兄弟》(The Brothers Bloom)里,她扮演着和Adrien Brody、Mark Ruffalo一起演对手戏的,身手敏捷的日本女孩;《环太平洋》(Paciic Rim)中,她又是肩负拯救人类责任、文武齐全的勇猛战士。去年的《宝藏猎人久美子》(Kumiko, the Treasure Hunter)中,菊地扮演的办公室职员因为对电影《冰血暴》(Fargo)的情节深信不疑,而至美国寻宝,似乎也有在暗示着其本人从日本走向世界的事业经历。

 

选择国际化路线是菊地与日本同行之间的显著不同之一。尽管当下她仍旧时常出演日本本土制作,但当人们提及她,最先映入脑海的还是那张同诸多西方面孔一同出现在镜头前的倔强面容。特别是,随着如今电影产业频频寻求全球化合作,并以此作为多样性的卖点,菊地几乎是诸多西方制片人和导演们最爱启用的亚洲面孔, 亦成为香奈儿时装屋的品牌好友。

 

并且,比起早前那些偶尔闯荡好莱坞的日本女演员,菊地在角色选择上的自由度高很多。她不需为了满足西方对于日本女人的好奇,而刻意去扮演些柔弱、浪漫的少女型角色——如此负面刻板印象,后者,时至今日还在困扰着某些菊地在日本的同行们。相反,她的角色常常更多是有着坚韧、悲伤、上进、孤寂等较为复杂的情绪内里。

 

菊地的表演内敛含蓄。她不是那种随时随地会献上一大段激情独白的演员,更多是借由剧本,来展现角色每日平淡的生活细节,以此服人。在《宝藏猎人久美子》中,几乎近一半的戏份,都在拍摄菊地所饰演角色的无趣生活:她的避世、冷漠、神经质,都在角色朝九晚五的循规蹈矩中,这些全要靠菊地悉心考量的细节化处理来确保观众在平淡之间仍能怀有兴趣。

 

但,也是过于纠结细节和冷漠的风格,使得菊地在表演时也会招来批评。2010年,陈英雄导演将作家村上春树的代表作《挪威的森林》改编,搬上银幕,由菊地出演的女主角直子受到最多的质疑。很多观众表示难以将菊地和原著中清纯的直子联系在一起,认为过于神经质的表演颠覆了原著中角色腼腆的形象。

 

早前,陈英雄曾拒绝过选择菊地担任主演,但挡不住后期她一遍又一遍的恳求。“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为了原著能被改编成电影作品,我甚至是祈祷了多年。而无论哪一时期翻看这本小说,我总是有新的感受,”菊地回忆道,“当然表演对我来说,永远是块试验田。只有你真心投入到角色中,才能发现自己的潜在才能与不足。”这样倔强坚持的个性帮助菊地拿下过很多角色。试镜《通天塔》时,她便是特意在短期内学会了手语,让导演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刮目相看,决心将原本设定成请真正聋哑人饰演的角色送给这位新人。

Gena Rowlands是菊地最爱的女演员。前者在《权势下的女人》(A Woman Under the Inluence)等电影中,对精神压抑崩溃类型角色的诠释,显然对菊地有着直接影响:“我还记得以前看到Gena Rowlands的电影,心里总是在想,她实在是太疯狂、太神经质了,但也实在是太美了。对我来说,那是一幅挥之不去的画面,也是自己想要模仿的榜样。”

如此般融合了古怪和独立的初设定,加上那张鲜露微笑的面孔,菊地的身份特征也变得更加神秘迷人。尽管大家时常能与她的形象碰面,但依旧每次都是充满了新鲜感。她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和取悦自己,而不是为了他人。

拍摄结束后,菊地一个人躲在梳妆台卸妆,任由周围的工作人员走来走去拆卸道具。外界的喧闹和独处的安静一时间也形成了戏剧化对比。这样的情形也不免让我想起《宝藏猎人久美子》开篇时的鸟瞰镜头:一片冰天雪地里,天地灰白间,只见裹着红色大衣的久美子一人跌跌撞撞地匍匐前进着,那红色像是热血般扎眼。而对我而言,这个镜头更指向着菊地本人—冷酷的外表下,她同样是有着澎湃热血般的热情。或许,当下的菊地过于冷静,但谁也不知道,胸中的热血哪天会突然喷涌而出,释放出灼人的能量。


 

5.png

 

 

MW:我们先来聊下你的新片《亲爱的鹿》(Dear Deer)。整个拍摄过程让你感受如何?

 

RK:因为这是我的好朋友,可以说是兄长一样的菊地健雄执导的第一部电影,所以自然而然,我也想要参与到其中。我的角色是扮演一名历史研究人员。虽然整部电影的拍摄过程时间并不算长,但还是很开心可以见证他导戏的过程。

 

MW:那么,与Juliette Binoche合作的《没有人喜欢黑夜》(Nadie quiere la noche)呢?听说你之前一直渴望着和她合作。

 

RK:Juliette是我青年时期就十分敬重的演员之一。她的表演既大胆且富有张力,又处处体现着她对于这份职业的严肃和尊重。当然在现实生活里,她同样是那种你会期待着与之共事的人。

 

MW:何时意识到自己擅长表演,并可以以此为生的?

 

RK:我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是非常的擅长表演。作为演员,对于每次表演,我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但却并不总是满意最终的结果。但幸运如我,能有机会与那么多才华横溢的电影工作者共事,他们都有从不同的角度激发我。想当年我刚刚入行的时候只有15岁,年轻懵懂到几乎没有想过这辈子就要一直以此为生。正是接下来遇到的人和事彻底改变影响了自己的思维,也让我珍惜在电影业工作,能遇到的诸多宝贵机遇。

 

MW:一般来说,你会怎样准备每一个角色,每一场表演?

 

RK:我会花很多很多的时间在斟酌剧本上面。每次的表演要依据角色的不同不断进行调整转变,但透彻理解剧本总是会帮助你在短期内进入到角色中。除此之外,大量的调查作业也必不可少。对我个人而言,找些与角色身份相匹配的音乐,以及积极与导演沟通总是会很有帮助的。

 

MW:在之前的采访中,你曾讲过日本人不是很擅长展露情绪。这对于作为演员,常常需要情感宣泄的你来说有哪些挑战?

 

RK:其实我觉得,很多时候不仅仅是日本人,当下的所有人几乎都不被社会鼓励去表达情感。但是,表演的过程中,涉及到这样需要情感宣泄的部分时,我却是能格外从中受益。毕竟情感这种东西过于自发随性,并非我能随意掌控。因此只有在感知到掌控情感的困难时,我才会学习体会到表演的复杂性,并因此获得新知。

 

MW:哪位演员对你的表演影响最深?

 

RK:毫无疑问,Gena Rowlands。

 

MW:除去众所周知的《通天塔》,还有哪部电影对你意义深重?

 

RK:所有我扮演过的角色都有着别样的意义。我与每个角色都一起度过了漫长时光。某种程度上讲,是他们构成了现在的我。当然,每部电影也都有它的特别之处:《通天塔》帮我开拓了国际事业路线;《宝藏猎人久美子》是我祈祷了八年多才得到的演出机会;《挪威的森林》则是能够和我喜欢的作家、导演共事……

 

MW:你与自己塑造的那些角色又有多少共同处?哪个角色与真实的你最为接近?

 

RK:我不是很喜欢把我个人性格特点与那些塑造的角色相比。当然,我正在扮演的角色总是与我的一部分相连,因为,我在表演。

 

MW:你会基于哪些原则来挑选出演的影片?

 

RK:它们的导演和导演的品性。当然还有剧本。

 

MW:出演日本本土制作和跨国影片间的区别是?

 

RK:除了预算不同外,并没有其余的差别。

 

MW:那你是如何看待这些国际电影制作中人种多样性的议题的?

 

RK:出演这样的国际制作,会让我更意识到自己日本女演员,或者亚洲女演员的身份。但到头来,帮助你在业内站住脚的还是你去构建的每个角色,怎样打拼事业,而非其余因素。

 

MW:作为受到推崇的女演员,你怎样在公众人物和私我两重身份间寻得平衡?

 

RK:的确,一直受到公众的关注会叫人压抑疲惫,但由于身份属性的关系,我又不能彻底放弃这样的关注。这也就是为什么仅有的与家人朋友共处的时光会显得更为宝贵的原因。

 

MW:作为出色的女演员,你同时也是备受香奈儿时装屋和Karl Lagerfeld先生青睐的品牌好友,如何看待这一身份?

 

RK:能够遇到诸多不同领域的创意人士是我的荣幸。我自己也很乐意与这些人合作,让他们在自己身上尽情发挥才华,进行创作。电影是更长期规划的项目;而参与时装大片拍摄相对要更随性自然。但无论哪个身份,都让我十分享受。无论是精神上还是实际上,每一个领域都让我见识更多。

MW:受邀参观香奈儿在伦敦萨奇画廊举办的“Mademoiselle Privé”展览,你比较喜欢哪些环节?

 

RK:我很欣赏展览展出了香奈儿的历史性一面。特别是对于历史的整体呈现,以及香奈儿艺术创作过程的手法,都让我印象深刻。整个展览的策划语言是全球性的,女性很柔和的一面和坚强的一面能够同时被展示出来。我和香奈儿合作已经十年了,这也是个收获颇丰的深厚合作关系。但在看过后,我希望能够持续和香奈儿的合作。对于品牌,我也是更加尊敬。

 

MW =《周末画报》

RK = 菊地凛子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