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告别青春偶像的华丽蜕变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告别青春偶像的华丽蜕变

评论
摘要: 《暮光之城》让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从一个小明星摇身一变成青春偶像,人们以为她该像其他青春偶像一样走上饰演万人迷的道路了,她却用两部新作品让不屑的影评人大跌眼镜—在《白雪公主与猎人》中,她饰演了一个征战沙场的坚强公主,而在戛纳电影节参赛影片《在路上》里,她更奉上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大胆演出。一切的一切无非只是为了证明,她已比罗伯特•帕丁森抢先一步走上了华丽蜕变之路。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告别青春偶像的华丽蜕变

 

《暮光之城》让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从一个小明星摇身一变成青春偶像,人们以为她该像其他青春偶像一样走上饰演万人迷的道路了,她却用两部新作品让不屑的影评人大跌眼镜—在《白雪公主与猎人》中,她饰演了一个征战沙场的坚强公主,而在戛纳电影节参赛影片《在路上》里,她更奉上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大胆演出。一切的一切无非只是为了证明,她已比罗伯特·帕丁森抢先一步走上了华丽蜕变之路。

 

5月,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与罗伯特·帕丁森在戛纳又相遇了,这次他们的身份不再是“贝拉”与“爱德华”,而是“玛丽露”(《在路上》)与“艾瑞克”(《大都市》)。

 

因为《暮光之城》而声名鹊起的两人,在告别“暮光”之后,似乎急于摆脱这部热门电影打在自己身上的标签,就像“哈利·波特”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一走出哈利片场便开始宽衣解带,斯图尔特在即将上映的《在路上》中也送上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大胆演出。而正在北美上映的《白雪公主与猎人》中,她还穿上盔甲,扮演了一个不一样的白雪公主,似乎想告诉全世界,她也不只是“贝拉”而已。

 

尽管《在路上》在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上没有获得任何奖项,但斯图尔特的表演已经征服了许多人。看来,斯图尔特将会重新回到“演技派女演员”的队伍之中了。

 

暮光的消耗之所以说斯图尔特是“重新”回到演技派女演员的队伍,无非是因为她在演《暮光之城》以前一直参演的都是以演技先行的独立电影,而一切都是因《暮光之城》而有了改变。

 

斯蒂芬妮·梅耶撰写的《暮光之城》系列小说,在全世界引起了轰动。因为青春、爱情、世仇这3个西方文学的传统元素,再加上吸血鬼的噱头,小说一经面世就成为了青少年追捧的焦点。而随着同名改编电影《暮光之城》的走红,斯图尔特也从一个小明星、独立电影的演员变成了全世界的偶像。毫无疑问,这个角色在带给她金钱和名声的同时,也在无情地消耗着她的青春和才华。出演《暮光之城》,是无心插柳的结果。在那个年代里,贝拉总是会被拿来和《哈利·波特》中的赫敏进行一番比较,而斯图尔特本人则很厌烦这样的比较:“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拿来和赫敏比较,这是两部完全不同的电影,除了都是畅销书之外,我不觉得《暮光之城》和《哈利·波特》有什么相似之处。对我来说,这个角色有很大的压力,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涉足过这样的电影和角色……”

《暮光之城》的走红,是一个无法解读的文化现象。这部影片既没有十分出色的故事情节、也没有什么令人瞠目的特效,演员们的表演也谈不上精彩,但是它就是红了。随之而来的,是评论界对影片和演员的批评以及影片对演员的“定型”。当斯图尔特一下变成“暮光女”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去在意她之前演过的那些电影,也不会有人去留心她在《暮光之城》的间隙拍摄的《欢迎来到雷利家》和《逃亡乐队》这样的独立佳作。在《暮光之城》最后一集开拍的时候,斯图尔特曾经公开说,这个角色限制了她太长的时间,终于拍到最后一集了,拍完后要给自己放个假。演了5集的“吸血鬼女友”,她可不愿意再沦为商业片的一颗小螺丝:“我只不过是个想象中的化身,女孩们花几美元进电影院,就可以通过我演的贝拉,一亲爱德华的芳泽。”对于自己的未来,斯图尔特太懂了,与其在票房一跌再跌的过气电影中寻找进步,不如趁现在积累的人气急速成长。斯图尔特其实极其有个性,虽然她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但她的内心远非《暮光之城》里表现得如此柔顺与犹豫。她可以因为不愿意暴露自己的隐私而跟《Vogue》的“女魔头”安娜·温图尔闹翻被撤下封面,也可以被拍到在自家门口“吸毒”却不争辩不撇清,她永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像男人一样杀戮而如今,斯图尔特已经迈出了自己的脚步。在《暮光之城》之前,她已经拍过17部电影,大部分是文艺无比的独立电影,如《凶宅》、《诉说》和《荒野生存》等等,对于一个从9岁开始就在银幕或荧屏中亮相的专业演员而言,斯图尔特显然对选角很有自己的一套。这一次,她选择了一个走上战场很不公主的公主来饰演—在《白雪公主与猎人》中扮演白雪公主,这个选择似乎也非常符合她的个性。对于童话《白雪公主》和改编之后的版本,斯图尔特说:“童话一直不是我的菜,我小时候最喜欢的还是《森林王子》这样的故事。不过好在这部电影里有大量的动作戏,而且影片的故事也很新潮,所以我还是挺喜欢的。如果导演要拍摄一部原汁原味的《白雪公主》,我肯定不会来演。”其实,这个角色带给斯图尔特的不仅仅是一种角色上的转化,更重要的,是她也很喜欢这种颠覆性的故事和新的趣味。她说:“对于我来说,寻找一个不同的角色是很重要的,毕竟不能因为一个角色,而把自己定型。白雪公主,一直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角色,没有一个女演员认为自己能在银幕上饰演她。不过,这部影片中的白雪公主却和童话里非常不一样,她极有自己的性格和特点,这是最吸引我的。其实,是不是颠覆原版童话,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不是能在新的故事里讲述出新的趣味。”在这部改编电影中,白雪公主不再是任人鱼肉的温柔女孩,在被黑王后软禁几年之后,她走上逃亡之路,在猎人的训练下,有了生存和作战技能,还成为了一支人民军队的领袖,开始像男人一样在战场上厮杀,挑战黑森林的树怪,去讨伐弑君夺位的黑王后。显而易见,最易出彩的不会是黑心的王后,也不会是猎人,而是完全颠覆原著的白雪公主。

 

其实,对于选择斯图尔特来饰演白雪公主,《白雪公主与猎人》的导演鲁伯特·山德斯显得很坦然,他并不是因为看了《暮光之城》才敲定斯图尔特,他甚至连《暮光之城》都没有看,就定下了她,这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舒缓了斯图尔特的紧张,原来她身上也并非一定打着“暮光”的烙印。然而,她也从未掉以轻心,在拍摄《白雪公主与猎人》的时候,斯图尔特非常敬业,从小就对骑马有阴影的她,重新跨上了马背,并且没有用替身完成了数个极为危险的镜头。在一些打戏中,斯特尔特也事必躬亲,尽力而为。拍摄的时候,斯图尔特就因为用力过猛,撕裂了自己的大拇指的韧带,还打伤了“雷神”克里斯·海姆斯沃斯。表演如此卖力,难怪山德斯公开称赞斯图尔特是一个非常专业和敬业的演员,她的表演和扮演黑王后的查理兹·塞隆一样无可挑剔。

 

这样的赞扬无疑让斯图尔特获益,好莱坞的圈子时常靠人脉累积,实际上《暮光之城》也是因为她在《荒野生存》合作的演员艾米尔·赫斯基推荐而得到的,可以预见,这个今年才22岁的女演员,前程不可估量。“暮光女”在路上前几年,当米娅·华希科沃斯卡刚刚出道接演蒂姆·伯顿版《爱丽丝漫游仙境》的时候,著名的《名利场》杂志曾经找她拍了一期封面照。和米娅一起出镜的,是斯图尔特和凯瑞·穆里根。当时,《名利场》为这3个分别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和英国的新生代代表女星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才华新秀”。如今凯瑞·穆里根已经得过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而斯图尔特离国际认可似乎也是几步之遥,至少法国人现在认得她了。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斯图尔特主演的《在路上》作为竞赛片上映。虽然影片的水平各方褒贬不一,可是斯图尔特的表演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在影片中扮演的是戏份极重的玛丽露,这是一个疯狂、任性、具有摇滚特质的女人—或者说,她是一个典型的嬉皮士。斯图尔特很喜欢凯鲁亚克的小说,被这本描述垮掉一代的故事深深打动,得知自己可以参演这部电影,她简直高兴极了:“我一直都希望能出演这部作品,或者说我现在有些小小的自满了。”

 

为此,斯特尔图突破了自己的限制,贡献了不少大胆、刺激的裸露表演。作为摇滚的一代,她说自己喜欢吓一吓自己,逼自己去尝试一些不同的事物—比如说影片中的裸露镜头。这个尝试现在来看,似乎是惊喜多于惊吓。

 

其实,当我们在谈论斯图尔特的时候,也在一并地谈论好莱坞90后的年轻一代。他们的未来,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好莱坞的未来;而好莱坞的未来,或许就是国际影坛的商业未来。好莱坞一直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对于老演员残酷,对于年轻演员更是残酷。即便是老牌如辛恩·康纳利、哈里森·福特也曾经为如何摆脱角色定型而烦恼过,又何况是90后的年轻演员—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为摆脱“哈利·波特”而在舞台剧里正面全裸、艾玛·沃特森为摆脱“赫敏”而剪短头发不断爆出裸照、罗伯特·帕丁森为摆脱“爱德华”在《大都市》里与女演员从车里做爱做到办公室,而泰勒·洛特纳将会在各种动作电影中继续剥光上衣显露健美肌肉……在风光背后,谁能体会他们的纠结与煎熬。北美院线联盟的分析师杰夫·波克说:“在这个行业中,你能把握的机会绝无仅有,因此你必须在茶还没放凉的时候榨干自己的所有价值。”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电影学教授乔纳森·肯特兹为这些纠结的演员指了一条明路—里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从《泰坦尼克号》的万人迷到如今马丁·斯科塞斯的爱将必定是经历了相当曲折的过程,但迪卡普里奥的身材日渐发福样貌开始衰老却依旧吸引了日渐增多的成人粉丝与影评人的喜爱。“年轻时取得巨大成功的偶像演员常常会纠结于样貌的衰老,其实这给了他们一个机会重新去建构演员的基本素质,而不是继续当万人迷。”肯特兹说。在这方面,斯图尔特似乎一直在路上,她不注重外表,常常穿着帆布鞋牛仔裤就上街了,参加各种活动穿着高跟鞋却那么的别扭那么的不斯图尔特。她似乎刻意保持着与名利场的距离,也在其中独善其身,这么些年一直没什么绯闻,这实在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她能演会打,无论是青春少女、摇滚明星还是思春少女,又或是被强奸的女孩,她都能拿得起放得下,站在这个角度上说,斯图尔特也算得上是新生代里的全能演员了。无论如何,斯图尔特今年只有22岁,在这个大多数人还很懵懂的年龄里,她已然“在路上”了。

 

1.png

 

2.jpg

 

《暮光之城》的三位主要演员现在都慢慢开始转型,急欲摆脱“暮光”带给他们的影响

 

3.jpg

 

在《白雪公主与猎人》中,斯图尔特(左)饰演白雪公主,克里斯·海姆斯沃斯饰演猎人,查理兹·塞隆扮演黑王后

 

“对于我来说,寻找一个不同的角色是很重要的,毕竟不能因为一个角色,而把自己定型。”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4.jpg

 

《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

 

5.jpg

 

《白雪公主与猎人》

 

6.jpg

 

《血红帽》

 



从童话王国到冷酷仙境

童话原版是怎么个样子,是个需要考究的难题,所以这也变成了电影人常常篡改、颠覆和重新包装童话的理由。不过大众文化的潮起潮落是颠扑不破的规律,对于习惯了智能手机和APP的新人类们,不够重口味实在无法吸引人。

■ 撰文 虞昕

REVIEW 评论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饰演的白雪公主在猎人的训练下像男人一样走上战场杀戮,而莉莉·科林斯饰演的另一个白雪公主则靠着7个小矮人军师的帮助重新夺回权力,6月大银幕迎来的《白雪公主与猎人》与《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如此颠覆,让许多影评人大批如今的电影人毫不尊重原著。其实还不止这两部电影,小荧屏上也有同样被改编得面目全非的《童话镇》与《格林》。现在看来,那个已经被无数影视观众们熟悉到每一个毛孔的童话王国,似乎正在演变成一个陌生、严酷、阴暗的冷酷仙境。当然,要说童话王国变了,首先就得追究童话的“原本”—毫不夸张地说,这其实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中国观众所熟悉的西方童话,主要是源自《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等几个翻译、引进的经典文本,但这“经典”本身,就是个不断演化的过程。以《小红帽》为例,据说广为流传的版本就有一百多个,大家最熟悉的,自然是《格林童话》里头那个,但根据哈佛教授齐奥科斯基的考证,《小红帽》的故事原型最早见于11世纪早期比利时境内教会学校里一部语文教材中的一首拉丁文诗(见齐氏著作《Fairy Tales from Before Fairy Tales》),诗中并无恶狼食人的情节,倒是凸显了宗教教化的主题。经过800余年的流传、演变后,经由格林兄弟的搜集、整理、加工,才呈现为现在这副模样。不过必须指出的是,《格林童话》诞生在19世纪初的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其时的版式情况和内容编纂跟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已然迥异—据说《格林童话》在当时就有六七个版本,现在广为流传并引进我国作为儿童读物的,其实是经过删节的“洁本”,这本书的原貌究竟如何,也得经过专业的版本学研究才好下结论。

 

所以,要说《小红帽》的故事“原本”究竟是个什么样貌,恐怕谁也不知道。齐奥科斯基教授找到的那首拉丁文诗作之前,还有没有《小红帽》的故事,那就得留待今后的研究了。格林兄弟主要依据哪个版本改编,也未可知。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观众所熟悉的影视世界里的“童话王国”,并不是这些童话甫一诞生的“原型”,而是被好莱坞—特别是迪士尼—精心包装后,通过一个个符合“海斯法典”以及日后电影分级制度下老少咸宜“合家欢”的故事所建构起来的。譬如《白雪公主》,故事原型原来主要来自“洁本”的《格林童话》,可主人公究竟是个什么气质,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斯诺·怀特”,而直到1937年,迪士尼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载歌载舞的乐趣和举家同乐的情调,奠定了迪士尼童话王国的第一块基石,此后,一部又一部经典童话被迪士尼打造出来,事到如今—就像迪士尼那个欢乐城堡的logo一样—当今的影视观众已经在脑海里有了一副迪士尼式 “童话王国”的想当然样貌。

 

大众文化的潮起潮落是颠扑不破的规律,“合家欢”玩久了,观众势必会腻歪。于是,随着新世纪的脚步,“黑暗童话”的时代逐渐来临(蒂姆·伯顿那种原创的不算),1998年,两个日本女作家用“桐生操”的共同笔名出版了《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一书,书中用似是而非的精神分析学方法重新拆解了一遍《格林童话》,两位作者号称结合了学者们关于格林童话的种种研究成果,以还原格林童话初版“原貌”的名义,把《白雪公主》、《灰姑娘》、《青蛙王子》、《睡美人》等经典故事挨个重写一遍,全都“还原”成了乱伦、血腥、残忍的重口味故事。桐生操的这一“成果”自然被严谨的学者所不容,但在大众文化中广受欢迎,被翻译成若干种文字,迅速传播开来。承接这一大潮,好莱坞立马迎头赶上。以《小红帽》为例,在2011年凯瑟琳·哈德威克执导的电影《血红帽》和ABC电视网(幕后老板正是迪士尼)的剧集《童话镇》里,狼吃人的主题都被演绎成了人狼的传奇,故事竭尽诡异阴郁之能事,完全成了重口味的成人狂欢。而在2012年儿童节上映的《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与《白雪公主与猎人》里,《格林童话》被迪士尼奠定的气质也被悉数改变—小矮人成了绿林强人,猎人带着公主满世界逃遁。当然,要说将“童话王国”篡改成“冷酷仙境”的典范,还得算那部《童话镇》,这部2011ABC电视网首播的剧集,虽然逃不开对那部名为《成人童话》(Fables)连载漫画的“抄袭”疑云,但剧中把经典的童话人物挨个“冷酷”了一遍,成功打造了一个因邪恶诅咒而阴云密布的“童话镇”。话说回来,所谓“经典”,一定是会被不停地改写重述的。特别是影视作品,如果照本宣科,翻来覆去一个样,那就彻底失去存在的意义了。

 

事实上,只要改编得到位,怎样都行—黑泽明能把莎士比亚的《李尔王》改成《乱》,这部电影在电影史里占据了一席之地。在今年的暗黑大潮以前,好莱坞对经典童话的改写早就不胜枚举,具体到西方童话领域,《史莱克》的粉墨登场,无疑在好莱坞掀起了新世纪重写童话的第一波热潮,梦工厂动画也正是凭借这股大无畏的解构姿态,把以“传统”、“经典”作为圭臬的迪士尼冲得七零八落,不过相较现在的“暗黑系”风潮,《史莱克》为代表的无厘头解构,还是要轻松得多—无非是换了另一种方式来玩“合家欢”。随着电子游戏、动漫这些ACG亚文化的影响,原来恐怖的形象正在变得越来越“亲和”(想想《暮光之城》里那些让少女们尖叫的吸血鬼和人狼帅哥吧),而传统童话里那些老掉牙的桥段,在失去当今观众的注意力之前,也不得不用重口味的包装让自己显得“酷”一点,不然,习惯了智能手机和APP的年轻观众们,实在对老祖母的故事提不起兴趣来。

 

7.jpg

 

8.jpg

 

9.jpg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