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玩物 > 技术改变观看的未来

技术改变观看的未来

评论
摘要: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已然翻篇,2019年虽然没有像2009年那样,诞生一部足以影响整个电影产业发展的《阿凡达》,但世界影坛对于“ 动画/特效”技术的倚重,已是普通观众也深有体会的趋势了,技术的革新,正在并将要越来越多地影响我们的观看方式。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已然翻篇,2019年虽然没有像2009年那样,诞生一部足以影响整个电影产业发展的《阿凡达》,但世界影坛对于“ 动画/特效”技术的倚重,已是普通观众也深有体会的趋势了,技术的革新,正在并将要越来越多地影响我们的观看方式。


阿丽塔

当詹姆斯·卡梅隆把《铳梦》搬上大银幕,让阿丽塔同真人一样表演、互动时,

电影观众相信了CG替代真人演员、技术改变未来的可能。


当我们列举2019年全球最卖座的十部影片:《复仇者联盟4》《狮子王》《蜘蛛侠:英雄远征》《惊奇队长》《玩具总动员4》《小丑》《阿拉丁》《冰雪奇缘2》《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哪吒之魔童降世》,就会发现其中至少8部影片是基于炫目的CG特效和动画技术打造的,而除了成本只有六千万美元的《小丑》,动作片《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也大量使用了CG来代替危险的竞速实拍,只是不像《复联》等超级英雄片那么明显罢了。


此外,年底刚刚上映的《星球大战9 :天行者崛起》,也是特效技术投入不菲、旨在打造太空史诗的科幻大作。正如当年乔治·卢卡斯为了拍摄《星战1》而创办了著名的“工业光魔”工作室,该系列本就是与最先进的视觉特效绑定的业内标杆,就算抛开剧情,仅看片中那些恢弘、逼真的歼星舰空战,也是对科幻这个重工业类型的再次致敬。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中国2019年也在“动画/特效”这个最前沿领域交出了两份漂亮的成绩单:《哪吒之魔童降世》和《流浪地球》不仅引爆票房,更重要的是两部影片充分激发了中国在动画和科幻制作上的技术潜力,基于中国文化的剧情背景和主题诉求,足以打造出跨入世界顶级水平的里程碑作品。以下6部2019年具有代表性的“动画/特效”类影片,在电影技术革新上各具亮点,无论最终票房如何,它们都做出了勇敢的探索,为行业内提供了宝贵经验,也让观众看到了电影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复仇者联盟4》

《阿凡达》保持了十年的全球影史票房纪录,终于在2019年被《复联4》打破,也只有好莱坞,能在这种耗资不菲的科幻特效电影中,保持技术和资金上的绝对领先地位。27.9亿票房对应的是3.5亿制作成本的巨大投入,当然在经历了之前21部漫威电影的漫长铺垫之后,作为大结局的《复联4》肯定是稳赚不赔的,迪士尼/漫威当然不会吝啬在片中使用所需要的任何形式特效。从钢铁侠的科技到奇异博士的魔法,从初代复联守卫的地球到银河护卫队征战的太空,许多已经落幕的角色都因为时空穿越而再度登场,一如最后的英雄集结大决战,几乎把观众所能想象到的画面都呈现了出来,只有一个“爽”字能够表达惊艳。好莱坞顶级特效工作室差不多都被《复联4》“征用”了,全片2500个特效镜头,CG量占到了90%,除了各个自带绝技的超级英雄,灭霸这样的大反派也有自己的专属特效——细致入微的表情捕捉技术,比真人表演更多了一分霸气和桀骜,终于给漫威十年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狮子王

2019版的《狮子王》里所有的动物、场景都是CG构建的,

虚拟空间里唯一真实的,只有图形工作站里的海量数据。


《狮子王》

在《灰姑娘》《美女与野兽》等真人版尝到商业上的甜头后,迪士尼当然不会忘记《狮子王》这部“中兴功臣”。既然导演乔恩·费儒在《奇幻森林》中已经证明了CG技术足够成熟,那把辛巴、木法沙、刀疤和丁满等角色“拟真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2019年这部《狮子王》叫它“真人版”不合适,毕竟里面一个人类角色都没有;叫它“真狮版”也不准确,因为里面所有的动物、场景都是CG构建的,虚拟空间里唯一真实的,只有图形工作站里的海量数据。传统的片场、布景、道具、灯光乃至摄影都不再需要了,导演和团队成员们改用VR创作,连一根狮子毛都“见”不到,却要在银幕上展现一个逼真的非洲大草原。革命性的“Live-Action”技术打造的虚虚实实,对于拍了九十多年动画片的迪士尼来说,既熟悉又新鲜;而对于广大观众来说,看着如此真实的动物们演绎人类的情感,也是一次“反莎士比亚”的体验。


《阿丽塔:战斗天使》

CG替代真人演员虽不是第一次出现,但当打造出《阿凡达》的詹姆斯·卡梅隆真把《铳梦》搬上大银幕,让阿丽塔同真人一样表演、互动时,观众才相信技术改变未来的可能。影片高达1.7亿美元的制作成本,大多用在阿丽塔和动作场景上,尤其是那双基于830万个多边形建模的大眼睛,通透灵动,足以让所有日本漫画家感动流泪;而作为故事背景的未来钢铁城,也没有原作渲染得多么“废土”,反而有种欣欣向荣的活力。一旦接受了阿丽塔的“大眼萌”,观察其神态和动作,就会发现当她单独出场,或与真人同框但没直接接触时,完全就是个十几岁的人类女孩,肤如凝脂,还有点婴儿肥,翘起的嘴唇和偶尔的抬头纹,时而叛逆时而乖巧。即便是在与真人频繁演对手戏时,那些CG磨合之处也不易察觉,大都被快节奏的剪辑和运动镜头掩盖,尤其是酒吧大战和机动球大赛,观众享受的就是速度感和快意杀戮镜头带来的生理刺激。


《双子杀手》

《少年派》之后的李安,一头扎进了对新技术的痴迷之中,《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开始挑战业内标准和观众习惯的120帧/4K/3D,《双子杀手》又找来威尔·史密斯,用表情捕捉和CG特效来让他“返老还童”。为了达到帧数和清晰度,该片的工作量呈几何数增长,一个中年杀手被年轻克隆版追杀的故事里,多次出现“两个自己”的直面对决。史密斯本人和21岁的CG版“小克”,几乎分辨不出“真假”,无论是高速的摩托车追逐,还是在地下墓穴的低亮度搏斗,以及集合了爆炸、喷水和火焰的高潮戏,李安都在挑战高难度动作在高清、高帧下的呈现效果,镜头明显就是为了营造3D“沉浸感”而设计的。唯此才能进入两个主角,尤其是“不存在”的年轻版主角的精神世界,眼含热泪、内心翻腾,丰富的面部特写如此真切,足以让观众体会到“克隆真相”的震撼感,以及不得不“弑父”的宿命感。古老的悲剧母题,因为李安对技术的探索而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力,即便票房口碑惨败,也为后来的电影创作者开拓了道路。


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在2019年年初的横空出世,让中国电影人有底气喊出了“科幻元年”的口号。


《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在2019年初的横空出世,让中国电影人有底气喊出了“科幻元年”的口号,至少让观众看到了我们不缺原创故事,也有足够的特效技术将其搬上银幕。改编自刘慈欣原著的《流浪地球》,是属于中国人的科幻梦,带着地球去宇宙里流浪,花上几十代人才能找到新的家园,这不能只靠悲情的豪言壮志体现。《流浪地球》用1亿人民币的制作预算,做出了堪比好莱坞同类影片的视觉特效,两千多个CG镜头中,75%是由国内团队完成的。除了科幻中常见的太空场景,《流浪地球》里最令人震撼的是冰封的地球表面,主角们开着特种车辆在支离破碎的城市和荒原上前行,只为点燃一个个反应堆发动机……这同时也是幕后团队在特效技术上的拓荒精神,用最高性价比的坚持,为中国科幻电影的“重工业化学”开路。


《哪吒之魔童降世》

从《大圣归来》到《白蛇:缘起》,以及每年都来贺岁的《熊出没》系列,这些年国产CG动画的崛起之势令人可喜,终于在2019年暑假成就了50亿的票房冠军。“史上最丑哪吒”里既有颠覆性的现代改编,也不乏对传统中国动画的传承,而其中“打得爽”这种观众一眼可见的直观亮点,背后则是中国动画制作者付出的巨大工作量。片中的大场面和高潮戏不少,最突出的是“山河社稷图”里的那场长镜头,兼具想象力和复杂的调度,导演饺子作为80后、非科班出身的动画人,长片处女作就能如此把控精准,难能可贵。《哪吒》的许多镜头是分工外包的流程,考验的是中国动画行业的普遍水平,能看出他们在场景渲染、细节表现和动作设计等方面的进步,缩短了与好莱坞顶级动画在算法上的差距,而只要人设立得住,情感上说得通,中国观众当然愿意看到自己熟悉的故事。


编辑— Sandra 撰文— 董铭 设计— Emma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